无人便利店应用场景多,复制加盟快速,理论上能快速把销量做起来。这种有想象空间的新型便利店,即使暂时看不懂未来,某些资本还是愿意进来尝试的;如果真能看明白,那资本就会大批量涌入。


作者 | 刘全

来源 |投资界

(ID:pedaily2012)



  不到半个月,两家共享单车倒闭,而共享充电宝也有些偃旗息鼓的味道,处于焦虑的投资人更焦虑了,还好,无人便利店来了。


  刚刚过去的一周,无人便利店领域诞生了2起融资,金额超1亿3000万人民币,此外,娃哈哈也宣布要3年开10万家,而真正的高潮是阿里首家无人超市“淘咖啡”真面目曝光。蹭着“新零售”的热度,无人便利店似乎火了。


  一周2笔融资超1.3亿元  娃哈哈、阿里“入局”


  6月28日,创新工场宣布完成对F5 未来商店的 3000 万元 A+ 轮融,这是一家依托自主研发的机械臂和后台管理系统来构建 24 小时无人值守便利店。此前,F5 曾获得创大资本 200 万元的天使轮融资,以及 TCL 创投的 1000 万元 Pre-A 轮融资。


  投资方对其很有信心。创新工场华南区投资总监熊昊表示,F5无人便利店在保证用户体验的前提下,大大缩减了人力成本,单位面积盈利能力较好,模式和产能均有利于快速扩张。完成融资后,F5 计划在 3-6 个月内开出 30-50 家门店。


  两天后,另一家无人便利店企业缤果盒子也宣布已完成 A 轮融资,金额超 1 亿元,由纪源资本领投,启明创投源码资本银泰资本等跟投。据了解,缤果盒子定位是全球第一款真正意义上的可规模化复制的24小时便利店,于2016年8月开始在广东中山地区启动项目测试,2017今年6月初落地上海、开启针对一线城市的大规模人流测试。


  根据该公司测算,成本方面约为传统便利店的四分之一,占地 15 平方米的盒子 SKU 与 40 平方米的便利店基本持平。由于采用无人方案,因此每月运营成本约 2500 元,低于传统便利店。


  不过,缤果盒子目前铺设数量不到10个,该公司6月初曾与欧尚集团合作,为后者在上海铺设一家门店。融资完成后,缤果盒子 CEO 陈子林表示预计今年铺设 5000 个网点,主要面向一线城市的高端社区。


  不到一周时间,两家无人便利店企业获得融资,资本相继入局,再加上娃哈哈和阿里“助阵”,这把火彻底被点燃了。


  不久前,饮品界老大娃哈哈和研发无人零售店铺技术的深蓝科技签订一份“3年10万台,10年百万台”Take Go无人店协议。随后,乳业大佬伊利也计划在2000多个社区内推广和深兰科技合作推出的无人便利微店。


  而真正引发轰动的则是阿里无人超市“淘咖啡”。据说这是阿里实验室筹划已久的大招,顾客进店、选货、结账一切自助。比如离店前,用户必须经过一道“结算门”:这是由两道门组成,当第一道门感应到用户的离店需求时,它便会自动开启;几秒钟后,第二道门将开启,然后完成了扣款。


  互联网巨头历来是风向标,从亚马逊的Amazon Go到阿里的淘咖啡,无人便利店似乎已成风口。


  这一盘好生意?


  事实上,除了互联网企业,传统零售业也十分关注无人便利店。据了解,继欧尚、大润发之后,连锁巨头沃尔玛也在6月初推出了自助杂货售卖亭,而北京居然之家也将于今年7月开出无人便利店EAT BOX。


  入局者不断,无人便利店真的是一盘好生意?


  显而易见,无人便利店解决了很多传统便利店的痛点,尤其是降低人工、租金成本。对比传统便利店,无人便利店不需要常置店员,只需要一到两个配送及补货员即可维护5-7家店,而且可以省一半多的租金。


  更何况,无人便利店变现渠道似乎更多。目前无人便利店的盈利渠道大体上由营业收入、广告收益以及消费金融构成。它们的门店面积在30平方米左右,拥有200至500个sku,通常投放在社区、写字楼、停车场等区域。


  以缤果盒子为例,除了一般的上架费以外,还有跟大品牌合作的一些主题活动,想象的空间也是不小的,随着缤果盒子密度的增加,他的媒体价值会显著地提高,同时,基于用户以往的消费记录,能做到精准投放,未来或许可以成为广告投放的精准渠道。


  理想很丰满,现实可能很骨感。正如共享单车的遭遇一样,无人便利店恐怕也要面临一些超出商业范畴的考验。想当初共享单车刚出现时,便遭到了各种破坏,“尸骸”随处可见,所以无人便利店面临的挑战并不小,比如顾客恶意弄乱商品,趁机盗走货品,甚至破坏店内卫生。


  这方面,自动贩卖机便是一个血淋淋的教训。事实上,早在90年代末期,上海等地就已经出现了自动贩卖机,但是到现在也没有形成气候。曾经有人把自动贩卖机当成垃圾箱,或者恶作剧,动歪脑筋取货,假币使用等等,后面演变成了自动贩卖机前面还要有专人看守,现在的无人便利店也存在发生类似风险的可能性


  对此,缤果盒子CEO陈子林总结出一套方法:首先,把无人店部署在封闭管理的小区,或者高端的商务园区里,就已经把最大的风险过滤掉。因为这些地方的常住人口一般是不会小偷小摸的;技术上,实名认证和全方位的24小时视频监控,增加了犯罪的心理成本;再加上有图像分析和全时中央客服,可以保证及时、准确地发现恶意偷盗行为。但需要指出的是,在偷盗行为捕捉方面,目前的视觉技术都不成熟,是否能有效地防治偷盗行为尚未可知。


  “三管齐下”的缤果盒子保持着一个不错的记录:连续运营超过180天,零偷盗、无损坏。而深兰科技创始人陈海波认为,未来无人售货便利店可以接入芝麻信用评分,通过信用评分机制来规范消费者的行为。


  投资人:用户还没达到10%,不投


  “最近除了充电宝和人工智能还能投点什么?”


  眼下正值蓝湖资本合伙人殷明所说的“中国 TMT 风险投资历史上最焦虑的一段时光”,市场上标的本就不多,嗅觉灵敏的投资人自然早已注意到了风头强劲的无人便利店。


  创新工场华南区投资总监熊昊很看好这一领域,他认为当前我国处于便利店的快速成长期,无人值守便利店可以差异化切入并且竞争,市场相对空白。最终,创新工场投了F5未来商店。


  而某电商高管、互联网观察家云阳子说,上个月和一个知名投资人深度交流,达成一个初步共识:自助便利店(减少人工),O2O模式(+电商),茶饮水果吧(+体验式消费),可能是新型便利店的三个发展方向,简称之为“两加一减”。不过目前资本观望的多,下手的很少。


  他认为,无人便利店应用场景多,复制加盟快速,理论上能快速把销量做起来。这种有想象空间的新型便利店,即使暂时看不懂未来,某些资本还是愿意进来尝试的;如果真能看明白,那资本就会大批量涌入。


  曾投过滴滴、ofo以及小电科技的金沙江创投,也已关注到了无人便利店,切确地说,是无人便利店的“缩小版”——无人便利货架。大概两、三个月前,无人便利货架作为一种新的业务形式出现在融资市场上,这种新的形式立刻引起了金沙江创投合伙人江澜的注意。


  她花了两个月时间跟市场上所有在做类似项目的团队聊了一圈,比如怎么拓展新的货架,拓展速度如何,成本如何;单个货架的月订单多少,销售额多少,客单价多少,利润率多少;怎么做配送,配送频次,配送成本多少,损耗率多少等等,整体了解到业务的进展和发展趋势。


  最终,江澜没有投这个项目。在她看来,无人值守便利柜这个新的形式仍然有机会,但目前市场上的创业者们都还在起步阶段。朱啸虎曾在演讲中说过,做投资千万不要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先行者基本上还是会成为先烈的,“任何一个新东西起来的时候,先让子弹飞一会。当你觉得周围朋友 5%-10%开始用了,你可以开始做起来。10%的人开始用了,我们就可以早期关注,投资了。增长到20%的时候,我们就开始引爆了。”


  如今,无人便利店是否达到朱啸虎所说的“10%”尚无切确的数据,但资本争先入局,话题火爆,对于大多数的机构来说,一个现实摆在面前——再不出手恐怕就要缺席了。


 *本文由微信公众号投资界(ID:pedaily2012授权新芽NewSeed转载,转载请联系原出处。


推荐阅读

点击下方图片进入阅读

怼马云新零售论的宗庆后进军无人零售,共享经济后又一风口来了!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新芽NewS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