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你点 新浪科技 关注都等出蜘蛛网了

文|编译自The New York Times

导读

Uber和Lyft是美国专车市场中一对相互厮杀的对手。相对于有些‘激进’的 Uber,Lyft在人们印象中更加温和、诚恳——没什么丑闻,总是在默默地在做自己的事情。目前Uber陷入了大量内部问题中,正是Lyft追赶Uber的良机。同时Lyft CEO John Zimmer 也表示,他们不会对Uber落井下石


Lyft联合创始人兼CEO John Zimmer 想说,看到死对头 Uber 最近一直麻烦不断,他却高兴不起来。Uber‘飞扬跋扈’的前总裁Travis Kalanick突然宣布离职,在Lyft总部办公室得知这个令人震惊的消息后,John Zimmer居然没有高兴地拍桌子,也没有因为Uber最近的一系列丑闻而高兴地和同事击掌庆贺。


最近Uber公司的境况只能用‘鸡飞狗跳’来形容,包括Uber的最大股东Benchmark在内的不少投资方都向 ravis Kalanick逼宫。上周二,40岁的Travis Kalanick宣布他将卸任该公司CEO一职,作为对其主要投资方的回应。


Uber在之前的数月经历了包括法律纠纷、工作环境问题、性骚扰丑闻在内的百般劫难,由此导致公司进行了大量的解雇和内部调查。


不会落井下石

‘没什么好庆祝的,’Zimmer说道,这是上周 Kalanick辞职后Zimmer首次发表的公开言论。‘但这确实说明了公司价值观和道德观的重要性,’他继续说道。


换做是其他CEO,碰到这种‘良机’或许早就拍手称快了。但作为硅谷最诚恳、温和的企业家之一,Zimmer 却表现得十分冷静。事实上,Zimmer 不愿意去嘲讽此时倒霉的 Uber,他甚至不愿提Uber的名字,而是称之为‘我们的竞争者’。


和崇尚‘狼性竞争’Uber不同,Lyft多年来的自我定位是友好、随和的打车公司。Lyft没有对这个连名字都不愿提的竞争者落井下石,这其实是一种高明的策略。几年前,Lyft 开始打造友好的公司形象,它在司机的车上贴上粉色胡子;鼓励司机和乘客碰拳打招呼;推行让人舒服的营销手段;重视培养友好型司机等。


Lyft认为乘客想要的不仅是低廉的打车费用,还有舒适的出行体验。如果让他们在两家价格、服务都差不多的打车公司之间选择,他们肯定会选风评更好的那家。


Lyft旧金山总部


‘有一段时间,人们一直说:“哦,Lyft 是“好人”,他们不会有很大成就的,因为他们有一个更上进的对手”,’Zimmer 笑道。


然而,随着 Uber 被公司内部一系列问题拖累,Lyft的‘好人政策’被证明是科技领域最有远见的生存方式。


Uber的麻烦不断叠加,但Lyft并没有幸灾乐祸,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安静的,任由‘作死’的 Uber 让这两家打车公司的差距越来越明显。


‘Lyft的大体原则是,我们会认清自己的定位,继续做现在正在做的事,’Zimmer说道,‘要说还有什么,那就是我们想投入更多的精力,提升效率。’


这个月,Zimmer和Lyft总裁Logan Green给Lyft员工写了一封内部邮件,提醒他们要‘走正确的路’。‘我们以 Lyft 与众不同的价值观和行动为荣。现在(Uber正水深活热)不是幸灾乐祸的时候,可以看到Uber很多问题都是由个人引起的,’邮件中这样写道。


把握良机

挥舞着友好大旗但事实上并不手软的Lyft察觉到了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Lyft称今年第一季度的出行交易超过7000万,是去年同期的 142%。今年 4 月,Lyft 完成了 6 亿美元的融资,还和英国汽车制造商捷豹路虎(Jaguar Land Rover)、 Alphabet 旗下无人驾驶汽车公司 Waymo 签署了重要的合作协议。


在硅谷,一夜之间名利双失的例子比比皆是。那些曾经认定 Uber 将会是最后赢家的投资者已经在动摇了,开始把赌注转向别家。


‘过去几个星期 Lyft 的股价肯定是上涨了,’Zimmer 说道。


最近几年,投资者们在打车领域投入了数以亿计的资金。在人人都想分一杯羹的打车领域,Uber 和 Lyft 之间的竞争异常激烈:争相调低价格、挖角对方的司机、甚至使用一些‘手段’。


Uber 还稳坐‘霸主’地位的时候,曾不停地找 Lyft 麻烦。Kalanick 指控 Lyft 没有合适的保险政策、抄袭 Uber 的 app,还在 Twitter 上嘲讽 Zimmer:‘Lyft 要想变成 Uber 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他甚至称 Zimmer 为‘克隆人’。


Zimmer 当然没有忘记 Kalanick 当初的蔑视。当被问道他对 Kalanick 下台是否感到惊讶时,他沉默了许久,最后才慢慢回答:‘公司的价值观和道德观非常重要,我十分认同这个观点,所以我对这件事不感到惊讶。’


Zimmer 表示,今后 Lyft 的营销方向是突出 Lyft 的优势,而不是强调 Uber 的缺点。

向旧金山-奥克兰海湾大桥行驶的 Lyft 司机


巧合的是,每当 Uber 出现失误时,Lyft 总是以更好的姿态出现在人们面前。在今年 1 月下旬爆发的‘DeleteUber’运动中,有超过 20 万人删掉了手机上的 Uber 应用,人们对 Kalanick 加入特朗普的经济委员会也很不满。而此时 Lyft 宣布向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捐赠 100 万美元用来反抗特朗普不得人心的旅行禁令。而这个月,Uber 在 app 中加入给司机打赏小费的功能,但 Lyft 表示他们从 2012 年起就已经这么做了。


虽然不怎么出错,但总体实力上 Lyft 依然处于劣势。Uber 在全球 600 多个城市运营,目前平台上有超过 200 万名司机,是打车服务领域名副其实的老大。Uber 的公司估值约为 700 亿美元,大约是 Lyft 的 10 倍。TXN Solutions 是一家通过信用卡数据估算销量的公司,据它估计,Uber 在美国打车市场中的份额约为 75%,而 Lyft 和其他打车公司的市场份额合计约为 25%(但 Lyft 不认可这一数据,称它在美国的市场份额接近 30%)。


Uber 的麻烦还远没有结束,而东山再起也是需要时间的。所以这段时间对 Lyft 来说是一个提升自我的绝佳机会。


上周,Kalanick 辞职的消息传来时,Zimmer 正在办公室加班。他和 Green 都相当震惊,随后两人一起坐车回家,一路上默默无言。他们一定意识到了,这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既印证了打车公司们多年来的努力,也预示着未来更激烈的竞争。它改变了一切,但也可以说什么都没有改变。


‘很多人都在问,“Lyft 的机会来了吗?”’Zimmer 说道,‘我早就说过,我们肯定会赢。’


长按下方图片识别关注 新浪科技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新浪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