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时期,中国积贫积弱,老百姓给人的印象是麻木不仁,官府则腐败不堪,结果,中国被西方人称为东亚病夫。


可是,这个东亚病夫在2000年前,那可是能征善战。


在战国时代,七大诸侯国,各自的军队基本都很能打仗。秦始皇的军队更是能征善战。双方交战动辄数十万军队,比起那时候的西方人,简直是农耕文明与石器时代的差距。


秦始皇统一六国后,派蒙恬率军三十万远征匈奴,将匈奴人赶出河套地区,并在北方沿线筑长城。秦始皇还派赵佗等人率50万大军南下,平定百越一带。从这个数字可以看出,那时秦国至少有100万军队。


到了汉朝,汉武帝时期,卫青、霍去病、李广、程不识等大将都是响当当的角色。霍去病的“匈奴未灭,何以家为”名言至今听起来仍是豪气干云。那时候,从军出塞报效国家是很多男儿的梦想。


在唐朝,仍有一种浓浓的尚武情怀。唐朝有很多边塞诗人,写了一系列边塞题材的诗歌,读起来那也是慷慨激昂。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这种豪气,这种大气,这种昂扬向上的精神,几乎和晚清时期的中国迥然不同。


那么,在短短的千年之间,中国人的气质为什么发生了那么大的变化呢?说到底,要怪一个人。就是赵匡胤。


赵匡胤这个人,皇位来的很容易。人家当皇帝拼死拼活打多少年仗才得来,他呢,黄袍加身,瞬间就是皇帝了。


所以,赵匡胤当上皇帝后,觉得十分不安全。因此,他搞了个杯酒释兵权,把手下大将的兵权都解了,让他们回家养老去。



不仅如此,赵匡胤极力提高文人的地位,压抑武将的地位。此外,还搞了很多制衡的措施。宋朝将领打仗,有不少是拿着文官制定的阵图去行军布阵,那能行得通吗?而且,武将几年一轮防,兵不识将,将不知兵。


为了制约边将,宋朝极力扩大禁军的编制,结果,军费开支无数而国家的战斗力并没提升。


宋太祖赵匡胤制定了严格的家法,不准重用武将,整个宋朝的皇帝基本都遵守了这一家法,对武将几乎没有充分信任过。无论是杨家将还是岳家军,下场都很惨。所以,整个宋朝,岳飞、辛弃疾、陆游等都是郁郁不得志。空有报国之志,而无报国机会。



此外,宋朝时候,理学兴起,提倡存天理灭人欲。这与汉唐时期的主流价值观也是格格不入的。


经过两宋几百年统治,再经过元朝异族入侵的压榨,中国的民族精神基本就残废了。明朝时期,依然采取的是理学的一套。再到清朝,更是处处提防。结果,中国的民族精神就这么被整残废了。


归根溯源,赵匡胤为害不小。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有料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