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心坏了”之后

  赵磊

  (西南财经大学《财经科学》编辑部)

  作者按:这是我在2011年一次学术研讨会上的发言。几年过去了,文中指向的“人心”问题,当下依然是一个严峻的问题。今年是中共建党96周年。蓦然回首,“初心”还在? “人心”是“初心”的出发点和归宿,人心散了,队伍就不好带了。若能“不忘初心”,方能“凝聚人心”。拙文重新挂出来,我做了删节,敬请读者谅解。

  2011年10月中旬,中共召开了17届六中全会。全会的议题——“文化繁荣和发展”,吸引了国内外的广泛关注。这个议题之所以引人瞩目,是因为现在大家都很关注“道德问题”,而道德问题又是嵌入在文化里面的。六中全会出台了一个关于文化繁荣和发展的《决定》,各种解读见仁见智。我也有一些肤浅的思考,提出来和大家讨论。

  一、是谁把人心搞坏了?

  如果说,对于中共改革前后两个30年的成败得失,人们的评价还难以取得共识的话,那么,对于目前中国道德状况的判断,人们却有着相当一致的共识:“人心坏了”。在这个背景下召开六中全会,出台这么一个《决定》,是有积极意义的。有什么积极意义?我认为《决定》至少开了题。

  但是,开题仅仅是解题的起始,离解题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事实上,对于如何解题,目前没有一致的认识。于是我们看到,虽然“人心坏了”是大家的共识,但对于 “人心为什么坏了”的诊断,却分歧很大,开出来的药方也大不一样。下面,我举五种有代表性的看法:

  第一种看法,认为是毛泽东思想把人心搞坏了。这个看法的依据是:改革开放之前的WG破四旧,1949年以后的以阶级斗争为纲,再早一点的打到孔家店等等,正是这些“打打杀杀”的革命思想和革命行动,把人与人之间的美好关系搞得很血腥,很暴力,摧毁了几千年以来的“礼义廉耻”,践踏了中国传统的人伦秩序。如果追根溯源,马克思主义是毛泽东思想的祖师爷,所以,“人心坏了”的祸根是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持这种看法的代表人物有:马立诚,徐友渔,秦晖,李锐,等等。

  第二种看法,认为市场经济改革不彻底。比如张维迎在《南方周末》写文章:《市场制度最道德》(《南方周末》2011年7月15日),煞费苦心地论证“道德只能在市场中实现”,现在“人心坏了”,那是因为市场化改革还不到位。为了给自己的观点辩护,张维迎不惜将市场经济神话到“不食人间烟火”的地步,下面引几段他的高论:

  ——“认为市场的逻辑和伦理宗教对立,完全不对。与市场的逻辑真正对立的是强盗的逻辑。强盗的逻辑随处可见。值得注意的是,有些强盗行为的出发点可能非常善,当初搞计划经济就是这样”。

  ——“如果没有自由竞争,靠政府垄断,只允许一部分人干,这就不是市场的逻辑,是强盗的逻辑。就像国有银行,赚那么多钱,有相当一部分是靠强盗的逻辑”。

  ——“世界范围看,哪个地方市场经济比较发达,比较健全,哪个地方人的道德水平就比较高,更诚实守信。不诚实守信你企业是存在不下去的,很快就会完蛋。相反,哪个地区的市场经济不发达,受到政府的干预多,哪个地方坑蒙拐骗就多。”

  ——“由于否定了市场的逻辑,才使得社会变得如此虚伪,如此假话连篇,这是让我最痛心的。”

  其实,现实令人“最感痛心的”,并不是“否定了市场的逻辑”,而恰恰是市场逻辑的泛滥成灾。尽管都在为市场经济辩护,樊纲却比张维迎要诚实得多。樊纲说:“市场经济不讲道德”,换言之,市场经济不相信眼泪。张维迎的混乱在于,本来要追问市场中客观存在的坑蒙拐骗问题,他却去纠结政府垄断。政府垄断的是非当然要讨论,但是,能不能因为政府女公务员当了第三者,就必须给红灯区的妓女立牌坊呢?拿政府垄断来证明市场的贞洁,靠谱么?这是两回事。

  第三种看法,认为没有贯彻普世价值。比如,在歌颂了市场经济的贞洁之后,张维迎坚定地高呼:“普适价值,第一是必须的,第二是可能的。如果不承认这一点,就只能走向强盗的逻辑,世界没有宁日,只有末日。” 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冯兴元,也在《财经》上写文章,说“改革要循天下模式”(《财经》2011年9月)。虽然他表扬了广东模式的“市场取向特征是比较明显的”,但认为广东模式仍然不够他心目中的标准——“西方模式”,理由是这些个“中国模式”都没有搞宪政(就是多党制)。所以,什么“某某模式”、“广东模式”,统统都背离了天下模式,用他的话说:

  ——“无论是所谓‘广东模式’‘某某模式’,还是所谓的‘中国模式’,其实质仍然是把经济自由维持在一定的高度,但不是依靠宪政,而是依靠威权政府来保障一个稳定的经济运行环境。”

  ——“经济成功的这些必要条件是人类所共需的,与东方、西方的地理划分没有关系。因此,所谓‘西方模式’背后,实际上是需要人类普遍遵循的‘天下模式’。”

  ——“在未来,核心经济领域的改革难以在现有政治法律体制下推进,反而‘国进民退’问题严重,经济自由的继续增进与维护受到严峻考验。”

  ——“未来的中国只有建立和维护一种普适原则的竞争秩序,加之以宪政体制的保驾护航,才能达至较高人均收入,实现‘富国梦’和‘强国梦’。竞争秩序的存亡与宪政转轨的发生与否,关系到这种‘中国梦’的实现或者破灭”。

  大家看见了吧,冯研究员的这个“天下模式”,其实就是西方的“普世价值”,说白了,就是多党制,就是所谓的宪政。

  第四种看法,认为搞市场经济忘了自己的老祖宗。这个老祖宗,当然不是马列毛,而是孔夫子。所以,解决的办法是:一边继续高唱市场经济“就是好”,一边赶紧把孔子像“立起来”;用“孔子、老子和墨子的思想”来拯救人心,用“市场化”的改革来约束道德。如果用数学模型来表达,这个看法的基本公式就是:“孔老墨加市场化”,简称:X+Y=中国文化的未来。

  比如,我从新闻报道里面得知,最近成都著名的树德中学开了一门新课,叫《回到2500年前》,就是在实践这个模型中的X——就是那个“孔老墨”。为了拯救冷漠自私的人心,为了拯救日益衰败的道德水平,老师和学生扮成各种角色,穿越时空,向孔子、老子、墨子求药问道。据报道,在墨子的开导下,几个扮演佛山“小悦悦事件”中冷漠的路人,终于明白,“只要像爱自己一样去爱别人,这个世界就没有不和谐”。于是幡然醒悟,痛改前非,从此走上热爱别人的康庄大道。

  至于文化体制的市场化改革——也就是模型中的那个Y,我的印象一直就在“进行时”。是不是以后还要加大力度,我就不得而知了。就学术界来说,有些人特别兴奋,说是“什么什么的春天”又要来了。我所在的学术界正在流行一个说法:今后学术期刊必须推向市场。其实,做学术编辑的人心知肚明,那些所谓的“版面费”、“挂号费”、“赞助费”等等学术腐败,就是市场化的伟大成果。

  第五种看法,认为是丢掉了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这个看法基本上被定位于“左”边的认识。左边的认识虽然遭到主流刊物和媒体的封杀,但在非主流的学术网站却有很大影响——比如《乌 有之乡》,而且得到了民间人士和广大百姓的普遍认同。鉴于目前学术的“权威性”主要是用右边的标准来衡量的,我不能让今天会议的主办方太为难,所以这里就不展开了。

  二、谁来搞定人心?

  除了第五种看法以外,上述四种看法开具的药方看起来有所不同,但“合并同类项”之后,无非就是三种主张:(1)废掉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2)贯彻普世价值,实行宪政;(3)“孔老墨加上市场化”,一手捞钱,一手读经——两手都要硬。问题是,这些药方真的就是中国文化未来的希望吗?我在这里提三个问题,与大家一起思考。

  第一个问题:是不是打到了共产党,把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灭了,就能搞定人心?就能拯救败坏的道德?

  问题是,人心坏了,恰恰是在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早已被边缘化了的背景下发生的。但凡有良知的人都不会否认,尽管毛泽东时代有这样那样的不足和缺憾,然而那个时代的道德水平如何,且不说是不是中国历史上最高的,也远远不是今天能够望其项背的。如果大家不健忘的话,应当记得鲁迅先生的《狂人日记》,里面有一段相当深刻的描述:

  “我翻开历史一查,这历史没有年代,歪歪斜斜地每叶上都写着‘仁义道德’几个字。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是‘吃人’!”

  这就是孔子“仁义道德”教化下的社会,这就是有些人无比向往的美好社会的真实写照。如果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要对这个美好社会的“礼崩乐坏”负责的话,那么,这个“美好社会”在2000多年的历史中周期爆发的农民起义,难道还不够血腥,还不够暴力吗?

  第二个问题:是不是贯彻了普世价值,实行了宪政,搞了多党制,就能搞定人心?

  过去我总认为,有人拿“普世价值”忽悠人,或许他们自己就真的相信那个东东,虽然很幼稚,却也不失真诚。可是,在《中华论坛》网站上看到普世价值粉丝的跟帖以后,我对普粉仅存的一点“怜悯”都消失了。比如其中一个跟帖说:“卡扎菲被人爆了菊花,很暴力?是的,很野蛮,很暴力!但是,这就是革命!革命本身就是暴力的,是不拿革命的对象讲道理的”。

  看了这些话语后我明白了,其实这些“自由派”人士一点也不幼稚,更谈不上什么真诚,他们心里清楚的很:“革命就是暴力”,神马民主、人权、宽容、博爱,都TM的是扯淡。

  民主好不好,好!但要看是“谁的民主”。有人说:“民主就是ji女,谁有实力谁就可以上”。这话很难听,但这就是资本主义的现实。且不说卡扎菲被“普粉”性虐后又被乱枪打死,这件事质疑了普世价值到底能不能“普世”到非西方国家,即使在西方发达国家,普世价值也同样是一个笑话。事实就摆在美国:99%的人为什么要“占领华尔街”?不就是1%的精英“良心大大地坏了”,才搞出了次贷危机、债务危机、金融危机、经济危机的吗?普世价值连自己的人心都“吼不住”,又怎么去吼住全世界的人心呢?

  黄奇帆说:“‘占领华尔街’事件之所以会发生,是因为美国人的‘美国梦’破灭了。‘美国梦’是什么?就是不管多穷,只要在美国的民主程序下,认为只要努力就可变富”。其实,黄市长说的这个“美国梦”,就是张维迎和冯兴元津津乐道的“普世价值”。

  在“占领华尔街”和平示威运动持续两个月之后,11月15日凌晨1点,纽约警方出动大批警力突袭了“占领华尔街”运动的大本营——位于曼哈顿下城华尔街附近的祖科蒂公园,对公园内驻扎的抗议者实施强制清场,并逮捕了两百多名示威者。美国警方的清场我一点也不感到意外,我感到哭笑不得的是:如果这些示威者出现在利比亚和埃及的街头,那是“民主斗士”,而在美国却成了暴徒和无赖;如果这种清场发生在中国,那是镇压民主,而在美国却成了维护正常的社会秩序。面对这种自相矛盾的滑稽表演,我们又怎么去相信普世价值的庄严承诺呢?

  第三个问题:是不是“孔老墨加市场化”就能搞定人心?

  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我们当然要重视市场的作用。但是,光讲文化体制的市场化改革如何紧迫,却丝毫不提市场经济的社会主义内涵(比如公有制为主体的经济基础、必要的计划调控、马克思主义的指导思想),事实证明,这不仅搞不定人心,而且只能给道德沦丧的社会风气火上浇油。

  那么,是不是立一座孔子像就能天下太平呢?我们当然要发扬光大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精华,问题是,如果把拯救人心的希望,仅仅寄托在办几所孔子学院、开几个老子学习班,那么请问:在一个“雇佣劳动万岁”的社会,在一个“两极分化”的社会,在一个“资本至上”的社会,“孔老墨”连一个范跑跑都对付不了,又拿什么去拯救世界呢?

  提倡文化上的“礼义廉耻”,办个学习班也不是不可以。在市场经济的残酷竞争中,大家一起来读《三字经》,或许能把个别资本家教化成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雷锋,但是,它能不能改变整个资本的本性?在不改变资本雇佣劳动制度的前提下,单纯靠“尊孔读经”来提高资本家的思想觉悟,也许能把王石、任志强惟利是图的本性改造过来,但你能改造千千万万个王石和任志强吗?在不触动现有生产关系的条件下来“大爱无疆”,来“礼义廉耻”,这只是在“反对结果”,而不是在“反对原因”。

  在我看来,对于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和大繁荣的任务而言,上述三种主张既无文化自信,也无文化自觉,更谈不上文化自强。事实上,这三种文化主张已经深深地影响了中国今天的道德状况,并催生出了自卑、自虐以及自废武功的“软实力”。这种软实力,“软”倒是够软的,可就是没有“实力”可言。

  三、结 语

  17届六中全会的《决定》提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是兴国之魂”,这说明,中国光有肥大的肉体是不行的。问题是,究竟怎样理解社会主义核心价值?遗憾的是,目前的解读语焉不详。由于立场不同,要在短期内取得共识恐怕也很难。

  需要指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的构成元素当然包含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然而,有人据此总是想把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中清除出去。这种别有用心的切割值得警惕。丢掉了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不仅特色理论成了无根之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也不过是一个空壳而已,哪还有什么灵魂可言呢?

  我以为,不论怎样解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离开了“为人民服务”的立场和“共同富裕”的纲领,“社会主义”又将何以安身立命?总之,只有科学定义并准确把握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我们的文化才能真正繁荣、发展,我们的文化才能真正成为“兴国之魂”,我们的文化才能真正无愧于“软实力”称号,中国的文化才会有光明的未来。

  (注:此文是2011年11月26日,笔者在西南政法大学公管学院与重庆市委党校《探索》杂志主办的研讨会上的发言,原标题:《某某模式与中国文化的未来》)

  更多文章请进入赵磊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zhaolei1957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红歌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