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微信号力荐 (长按红色字复制)

小白读财

xbducai

无论是演员还是观众,既没猜中开头,也没猜中结尾。不过,到现在,报幕员已经暗示式预告,没有悬念了。

王石辞任万科董事长,郁亮无疑是最合适的接任人选。如果他兼任总裁,无非是因为现在团队暂时没有足够信服的人选。别着急。

稍显意外的,是第二大股东宝能系没有获得董事候选人提名,并由此失去万科董事席位。有人说是深铁万科巧妙利用了万科公司章程,有人说是几方达成了抽屉协议。

在我看来,此时宝能系即使推荐两名董事候选人并且当选,亦只具有象征意义。旁观者嚷嚷,以为所争为程序正义,其实也仅为名分和面子。要是我来建议,事已至此,宝能不如事先声明,拱手谦让,倒能落得深明大义的喝彩。

必须承认,股权争夺战揭幕伊始,我是最先站出来发表多篇文章强烈反对宝能系举牌万科的人(或之一)。由此还被贴上了“情怀党”的标签。

作为公司治理最规范的上市公司之一的万科,是深圳改革开放的符号性企业,其股权发生重大变化必然备受关注。这方面没有哪个企业能与之相比。

举个例子。几乎同在万科因宝能系成为第一大股东而临时停牌的2015年12月,远洋地产(现远洋集团)第一大股东位置也发生了激烈争夺,同样是央企与险资。但有多少舆论垂注?

市场派认为,只要是市场化的合法举牌,就无可厚非。但市场原教旨主义不适合当下中国。我不可能预料到后来对以险资为代表的金融资本日趋严厉的监管环境,但毫不讳言,从一开始,我就将万科股权之争定义为金融资本与实业的角逐,应阻止不怀好意的高杠杆资本围猎治理规范、社会美誉度高的标杆企业。


我个人有关万科股权战的主要观点,总结如下:


宝能系战术误判,举止失措。宝能在低点买入被严重低估的股票,战略是非常正确的,但战术上选错了收购标的。如前所述,可以是金地、远洋、金融街,但最好别盯上万科。如果特别喜欢万科,买入万科开始就表态是财务投资,绝不会有那么大的反对声。

恰恰是宝能系的步步紧逼,令外界不安,令管理层惶怒。到宝能系公告提议罢免万科所有董事监事,其试图控制万科的野心终于显露无遗。事实也证明,这是宝能系的一个败招。

原大股东前期严重不作为,后期贻误时机。作为原第一大股东,华润对支持万科的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但股权结构的漏洞,长期被忽视。如果说原来持有万科15%左右的股权,是适当的,那么,至少到2014年金地发生险资争夺股权后,就应予以重视并付诸行动。

2015年6月,股市巨幅震荡,为原第一大股东提供了另一次增持万科的最佳时机,而且也是响应监管层的号召。可惜,原大股东视而不见。后来万科管理层提请定向增发和H股增发的建议,被否决也就不奇怪了。尔后围绕几次董事会的争议,更像是在挽回面子。

恒大高位杀入,其意不明。彼时,宝能系已是第一大股东,恒大即便想越过华润从第三大股东变成第二大股东,市场筹码也已不多。所谓意在接盘宝能以实现并表,不过是传说罢了。如今以亏损90亿退出,而赞以谋略深远,然代价未免过大。

管理层存在疏忽大意之责。君万之争险失控制权,教训够沉重的吧,但管理层对股权结构的致命缺陷仍然长期放任不补。直到2014年初才意识到野蛮人可能来袭的危机。此后推出的合伙人制度,受制于资金筹集额度和速度,临阵磨枪,为时晚矣。

但指责万科管理层行内部人控制之实,是不公平的。否则就无法解释,管理层多年前为何要对股权激励设置如此之高的门槛,以至于该激励条款两次流产。实在不行,管理层还可以在香港上市的万科企业通过增发持有重要股份,再暗渡陈仓,将部分项目装入。

王石特定时期言辞有失当之处,但他依然是一个了不起的企业家。看客们故意将王石所说的情怀与市场原则对立起来,就如同刻意制造民企与国企的冲突一样,有阴谋论之嫌。在伪善的圣人与个性化的企业家之间,我宁愿选择后者。

其他如独立董事的万言书之类,是股权之争过程里溅起的漩涡,增添了戏剧色彩,但没能根本影响到事件走向。倒是资本市场卷起的其他意外波澜,助推万科股权之舟加速抵达岸边。

为何没有提到深铁?因为,对深铁更多的是期望。正如傅育宁不是宁高宁,深铁也不会是华润。王石与宁高宁的韵合律齐已成历史遥远的回响,郁亮与深铁的节奏磨合才刚刚开启。我想,在屡屡创造奇迹的深圳,从来不缺大智慧。

也许无须声明,这是一位观众的总结陈词,而不是导演的。

今日(6月30日)下午14时,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000002.SZ,02202.HK)股东大会即将举行,股东会议文件中,主持人赫然写着: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这可能是王石最后一次在公众场合用这个身份,这届股东会上,将选出万科新一届董事会成员,候选名单中已经没有王石的名字。


回顾一下股权风波:

6月21日,万科发布公告,新一届董事会方案出炉,66岁的王石宣布将接力棒交给郁亮。

当天一早,王石通过其朋友圈贴出一张他和郁亮的合影,并表示:“今天,万科公告了新一届董事会成员候选名单。我在酝酿董事会换届时,已决定不再作为万科董事被提名。从当初我们放弃股权的那一刻起,万科就走上了混合所有制道路,成为一个集体的作品,成为我们共同的骄傲。未来,万科将步入一个崭新的发展阶段。今天,我把接力棒交给郁亮带领下的团队,我相信这是最好的时候。他们更年轻,但已充分成熟。我对他们完全放心,也充满期待。”

始于2015年的万科股权之争发展至今已有2年时间,从一开始的宝能系强势进攻到国有股东华润退出深圳地铁入场,期间争议不断。而作为万科的创始人,王石一直都是股权之争中的核心人物。

2015年7月13日,他在微信上转发《野蛮人敲门!一位潮汕大佬花79亿狂扫万科股票》,点评:“深圳企业,彼此知根知底”。

宝能系持股比例达到5%,首度举牌。

2015年7月24日前后,王石曾与姚振华夜谈四个小时。王石和姚振华的唯一一次会面是在冯仑的办公室,对双方来说,那次见面都是一段不愉快的回忆。王石和姚振华在冯仑的办公室谈了四个小时,从晚上10点谈到凌晨2点。但双方没有达成共识。姚振华在谈话中暗示宝能系成为万科大股东后,“王石还是万科旗手,还会维护王石这面旗帜”。但王石对此并不买账。

在那次谈话中,他们还谈到了万科的另一位大股东华润。姚振华问王石,你怎么能保证华润一直做第一大股东呢?王石说他没办法保证。姚振华问,既然这样,你为什么接受华润不接受我们,就是因为你不愿意接受我们的管理?我们也可以像华润这样做,信任你王石培养的团队,不插手。王石说,你错了,你们对万科根本不了解,你们对华润更不了解。双方的谈话不欢而散。

彼时,宝能系持股比例已达10%,二次举牌。

2015年7月25日,王石朋友圈转发《前海人寿万科股权逼近华润“野蛮人”二度举牌持股增至10%》。

2015年8月26日,宝能系第三次举牌,持股比例增至15.04%,成为万科的第一大股东。

2015年8月27日,王石微博发布:滨海爆炸,万科三个小区首当其冲,一万多居民撤离家园;股市过山车,野蛮人强行入室...,此值特区成立35周年,万科进入31周年之际,万科人应对的姿态。

2015年12月4日,姚振华继续增持,宝能系持股比例增至20.008%。

2015年12月8日,王石发布朋友圈:“青梅煮酒(137)”的留言——2015年开年,“万万想不到”;年末圣诞节前,万科股票骤然两个涨停板,都是刷屏的财经新闻。1988年万科股改时,老王就放弃了股权,表明了对拥有财富的心态,也表明了我同团队一起做职业经理人,把万科打造成现代优秀企业的自信。既然放弃了股权,作为一家上市公司,谁想成为或实际成为万科的大股东,不是职业经理管理层能左右的。但能做的只能是为全体股东创造财富,为消费者提供满意的产品,为社会承担责任,并捍卫以尊重自然、尊重人类为核心的价值观和万科文化。

2015年12月17日,王石首次宣战:不欢迎宝能入主。

王石发表万科内部讲话:“万科是上市公司,一旦上市,谁是万科的股东,万科是不可能一一选择的,但谁是万科的第一大股东,万科是应该去引导的,不应该不闻不问。因为我们我们要对中小股东负责,万科股权分散,我们这么多年,就是靠制度、团队。中小股东这么多年跟着万科,也是看重这个制度和团队。宝能系可以通过大举借债,强买成第一大股东,甚至私有化。但这可能毁掉万科最值钱的东西。”

同日晚间,王石发布微信朋友圈:“为什么不欢迎你做万科第一大股东?当宝能系增持万科股份到10%的节点时,我同姚先生有次4小时的谈话,其要替代华润成为第一大股东的意图非常明确,我的态度也很清楚:你不够格成为万科的第一大股东,因为宝能系的经营纪录的信用不够资格,万科团队不欢迎你。几个月前的事了,只是当时还没超越华润,也不适合公开对股东说三道四。现在已很明朗,我也不用客气了,姚先生,我、郁亮和团队不欢迎你的宝能系成为万科的第一大股东,因为你的信用不够格。股市,资本很牛X,但掌控资本后面的人或有底线或铤而走险,无论如何,资本之外还有信用的力量、道德的力量。这场较量才是开始。”

2015年12月19日,王石微博转发题为“万科被野蛮入侵背后的真相,一场大规模洗钱的犯罪”的文章,并评论“下周一见”,不过该微博随即被删除。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澎湃新闻网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金融第一课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