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硅谷密探(ID:guigudiyixian)


在美国华人论坛的单身板块,常有妹子发帖:如何找到满足12345条件的男朋友?然后就有大神跳出来指点迷津:去硅谷啊!这里单身优质男性多,似乎是不争的事实。

 

下图是美国统计局公布的调查数据,湾区男女比例并不像传说中的那样悬殊,但年轻单身男士偏多这个现象的确是事实,你可以去看看湾区单身男士分布图,默默的看了一下我所处的地区。。。3694个单身男士,2268个单身女士....


(数据来源:http://visualizing.nyc/bay-area-zip-codes-singles-map/)

 

所以说湾区荷尔蒙爆棚是有根有据的!不过话说回来,辣么多的单身男性聚集在这里,除了搞基以外,他们到底是通过什么方法去何释放内心的欲望并安抚那颗躁动不安的心的呢?

 

这次,我们邀请到了两位年轻力壮的同学接受了采访。出于隐私,我们他们成为Tom和Jack吧。Tom童鞋住在硅谷San Jose,经常路过附近的日本城,并看到某店门口的火辣广告:

 


这个广告大家都明白是干啥的,Tom当然也不例外,默默记下了图中大概信息就离开了。

 

某天Tom终于控几不住寄几熊熊燃烧的荷尔蒙,就拨打了图中电话,按照指示去了某小区。很快出现了一个彪形大汉,看到这汉子的瞬间Tom以为中了仙人跳圈套......

 

不过只是一场虚惊,他顺利到了某个公寓。结果开门一个45岁+的女性迎接他,说其她姑娘都下班了你看我行不。“和照片完全不一样啊......”想转身就走的Tom看了看大汉怒目瞪视的眼神,咬咬牙接受了服务,然后逃之夭夭。

 

而另一个朋友Jack,则是兴致勃勃搜索并加入了一个“湾区午夜俱乐部”,以为要大聊特聊成人话题顺便获取“干货”。结果那是万万没想到——里面是一群程序员加班到夜里讨论代码。

 

Tom和Jerry的事儿一时传为笑谈,也让大家对湾区的色情行业产生了极大的探秘兴趣。毕竟这里拥有全美最高的单身男女比例,相关行业应该很发达才对。通常外人对硅谷的印象总是和高科技圣地、前沿、便捷安全物价高等相联系,那么地下暗潮涌动的色情行业,又有多少人了解内幕呢?

 

这是此篇文章的起源。

 

19世纪的西方“东莞”

 

旧金山色情行业历史悠久,早在19世纪旧金山就有全球著名的红灯区“巴巴里海岸(Barbary Coast)”。

 

从1849年开始,来自世界各地的数万淘金者涌入旧金山。初始男女比例接近50:1,直接为旧金山的色情行业带来商机。

 

1851年大批妓女从全球涌入旧金山,大多数来自墨西哥和智利;而随后上千个法国男女融入,而法国妓女也站在了色情行业的顶层。随后大批中国人远渡重洋,加入异国淘金梦的追逐。

 

阿彩(Ah Toy),是第二个踏上旧金山的中国女性,在成为寡妇后被迫从事皮肉生意,也成为了美国西部地区最受嫖客欢迎的中国女性,后来开设了多个妓院成为老鸨,开始管理其他妓女。

 

巴巴里海岸里的女性

 

1860年代旧金山的红灯区“巴巴里海岸“开始繁荣,成为全球冒险者的乐园,这里遍布酒吧、舞厅和妓院。

 

跳康康舞(大腿舞)的姑娘们

 

当色情行业碰撞高科技

 

回到现在,湾区有一种普遍论调是:科技行业的繁荣发展,带动了色情行业的红火势头,就如同当年的淘金热带来了旧金山的色情行业。

 

紧邻着各种前沿科技公司,湾区的性服务者们与时俱进,学习使用各种新兴的社交平台招徕顾客,包括 Twitter、Facebook、Instagram 和 Tumblr 等等。很多人毫不在意公开自己的身份,比如下图化名“Siouxsie Q”的女郎,她是社交网络红人、专栏作家,也是高级妓女,早在 2013 年就收费500美元一小时。

 

这是她在Instagram上Po出的美图

 

姑娘们还早早引入先进的支付手段,比如 Square 公司的便携信用卡刷卡器,然后以“商务咨询”的名义给客户开收据(是的,有些公司能报销!)。

 

我们开头说的 Tom 同学,他去的那家店早早就开通了微信公众号,每天会定时推送新鲜妹子美照(当然你首次登门是绝不可能见到她们的)。

 

点评神器

 

当时湾区有个神器:网站 MyRedbook(及其附属的MyPinkbook)。它是当之无愧的成人点评界“一哥”——整个湾区、甚至南加州(洛杉矶)的性工作者都能在上面建立档案,或者付费打广告。

 

客户会在上面给服务人员写评价以供后来者参考——MyRedbook 就是他们的大众点评网,只不过评价都写的像小黄文。而姑娘们会彼此在论坛上分享不愉快的经历,把粗暴的客户拉入“黑名单”;然后也互相介绍“优质”客源。当然,如同正经点评网站Yelp一样,这上面也有很多虚假信息。代号 Angel 的姑娘说,某一次一个客户在她拒绝的情况下强奸了她,事后居然还跑到 MyRedbook 上大肆造谣,说她的服务“呆板无趣”“像块木头”......但“瑕不掩瑜”,这个网站的存在,对湾区色情服务行业的繁荣起到了巨大作用。

 

网站用户使用种种暗语和代号,这让业内人士备感安心。一位匿名妓女表示:“我们有了私人场所和客户讨价还价;也可以相互交流经验。要是你在其它公开网站或者公共场所讨论这些,那可真是尴尬透顶。”

 

(My pink book)

 

但是2014年6月,FBI 突然出击,逮捕了疑似网站的两名联合创始人,并且关闭了 MyRedbook 以及 MyPinkbook(原因据传和逃税洗钱有关),这给湾区色情行业带来重重一击。有人说:“你能想象 Yelp 的关闭,会对当地小商家造成多大的打击吗?那现在 MyRedbook 关闭,就给湾区色情行业带来更严重的后果!一个简单免费容易上手的工具,就这么一夕之间没了。”

 

这里我们就得普及一下该行业的默认“规矩”:新客户上门,是不可能在前几次见到高水准姑娘的。只有从“生客”慢慢变成“熟客”,中介人方会介绍高素质妹子。很多从业人员是完全依赖 MyRedbook 的广告和上面的资源互推来做生意和赚钱的。该网站的关闭,直接导致一批人转行或出走它州。

 

2005年黑色星期四

 

其实这也不是旧金山色情行业遭遇的第一次暴击了。早在2001年互联网泡沫时期,湾区的色情行业就走向了高潮,一夜暴富的创业者、科技公司高管、风险投资家挥金如土,滋养了这个行业。

 

当时旧金山色情行业主力之一是亚裔按摩店(Asian Massage Parlor,简称AMP),这种店在旧金山曾经红极一时,提供按摩和额外的全套色情服务。在旧金山有数十家亚裔按摩店,主要工作人员是韩国女性,也有来自越南、柬埔寨、大陆和港台等地的女性。

 

但在2005年6月30号星期四这一天,FBI 联合旧金山警方以搜查非法移民为由调查20多家的按摩店。其中就包括当时大名鼎鼎的Golden Flower Steam和Sun Spa。接下来十几个月,FBI起诉了几十个老板/蛇头,仅旧金山就关闭了17家按摩店,大部分涉及人口走私。

 

从此按摩店一蹶不振,而亚裔公寓按摩店(Asian Apartment Massage Parlor,简称 AAMP)成为主流。AAMP 的主体依然是韩国女生,在公寓或者个人房间里打游击,这才为接下来的 MyRedbook 的繁荣提供了契机。

 

高峰期过去,不代表没落

 

MyRedbook 的关闭,让湾区繁荣发展的色情行业步伐突然瘸了一条腿。其它竞争网站都不太成气候,比较出名的如 aampmaps.com,上面只有亚裔姑娘的信息。并且该网站早期疑似编造了很多虚假评论,所以口碑不是非常好,而另外一个网站 fbsa.club 就更不温不火,都比不上洛杉矶夜色论坛。



另外一个重要因素导致该行业发展受阻的,那就是湾区的高物价和高房价。

 

Siouxsie Q 曾在采访中表示:科技行业的发展确实推动了性产业繁荣。因为“压力大却有充裕的可支配收入”的科技从业人员,给她们带来了源源不断的生意。但是这些科技公司也直接推动了湾区的物价高涨房价上扬,然后导致房租节节攀高。

 

在 Siouxsie Q 看来,她的生活成本是过去的两倍以上。“我的生活成本提高了两倍。那我把定价提高两倍了吗?根本没有!”为了应对,她的姐妹们开始开拓其它副业,投入更多工作时间,比如做网络美女主播,甚至白天开 Uber。后者听起来不可思议,但在湾区,它们和谐地融为一体,没有人大惊小怪。


 

这里需要说明的是:性工作者的“贫富差距”是很大的。作为网红,Siouxsie Q 透露自己早早就年入数十万美元。但是 CNN 曾经对这个群体进行了调查,很多受访妓女表示,她们年收入仅为3到4万美元,甚至难以负担自费的医疗保险。收入水平,取决于工作场所和接触的客户群体。比较公开的工作场所,是脱衣舞俱乐部。


脱衣舞俱乐部


在 Yelp 上,你可以很容易找到多家脱衣舞俱乐部,比如它们多数聚集在旧金山东北边的SoMa区域,紧挨着那些最当红的科技公司,以便加班到深夜、满心憧憬公司明年冲击IPO大赚一笔的年轻人,到此彻底“Yo-Ho!”放松一把,把所有精力和汗水都挥洒掉。城中唯二的“完全赤裸俱乐部”(Fully Nude Club),疯马(Crazy Horse Gentlemen’s Club,另一家则是米切尔兄弟 Mitchell Bros),距离Uber总部只有15分钟步行距离。

 

 

这里的姑娘年轻美丽,黑人白人亚洲人拉美人风格俱全,服务热情周到。入场费用男性26美元女性21美元;若想来点私人服务,一支普通大腿舞20美元,脱衣舞40美元,更进一步的服务价格请面询。

 

但是 Yelp 上也有不少差评,一些客人愤懑控诉:里面的姑娘服务态度敷衍,并且质量直走下坡路。

 

 

来自硅谷的客人,姑娘们给几分?

 

色情行业是跟人打交道的。湾区有各行各业的从业者,但是姑娘接触到科技从业者的比例无疑是全美最高。典型的科技从业者形象可能如下图所示:



那么,色情行业的人如何看待他们的顾客?

 

见多识广的 Angel Q 表示:科技工作者相比以前她在其它地方接待过的客户,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不过另一位性工作者补充:“他们对自己的金钱实力和雄性魅力一无所知。”并且举例:“有一次完事后我告诉客户服务价格,他一边掏钱一边惊叹:我要是个女的,肯定也从事这门生意。言下之意——来钱容易又快又多。”但总体来说,她们都承认,搞技术的客户无论是言行举止或者掏钱慷慨度,都比较令人满意。

 

另一位化名“凯伦”的妹子说,她的客人都是非常 sweet、友好的、安静的年轻男子,在高科技行业工作,赚得多却不会花钱;甚至有人在服务过程中咨询她自己是否应该养一只狗狗,不然新买的法拉利副坐空空荡荡;也有很多人直接向她讨教:应不应该找个女朋友、如何才能找个女朋友?凯伦笑言,“我简直像个情感咨询师。”

 

罪与罚

 

整体来说,科技人员在获取性服务时,体现出较高的素质和单纯羞涩的性格。不过,这门生意,总是少不了各种隐藏在暗处的秘密、勾心斗角的盘算,乃至引发剧烈的冲突。

 

2015年,一名妓女 Alix Tichelman 认罪,承认与谷歌高管 Forrest Hayes 的死亡有关。她是一名高级应召女郎,此前服务过 Hayes 多次。2013年,俩人在 Hayes 的游艇上时,Alix 给他注射了过量海洛因,Hayes 因此昏倒后,Alix 独自离开而没有寻求救护,导致后者死亡。

 

这件事导致八卦留言四起。《太阳报》报道, Alix 的父亲曾担任加州一家大型科技公司的 CEO,其前男友也死于海洛因注射过量。 

 


2016年,美国脱衣舞娘巴蒂斯特(Amber Baptiste)控告硅谷硅谷红杉资本的合伙人,著名投资人戈古恩(Michael Goguen)对她进行性侵和性虐待。

 

她在状告书中透露,她当年在脱衣舞俱乐部认识已婚的戈古恩,后被他暴力性侵、情感折磨和强迫服用非法药品长达13年。

 

色情行业努力为自己发声

 

有一个问题我们先厘清:性服务在湾区/加州是否合法?答案是:不合法,但有模糊地带。

 

加州法律定义“卖淫”为“以换取金钱或其它回报为目的,与他人进行性交或其它性行为。”就是说,如果用金钱直接购买性服务,是违法甚至犯罪行为。

 

但是 Escort,在旧金山可以成为一门合法生意。我们姑且将Escort翻译为“伴游”,它是指客户花钱购买另一个人的时间,让后者陪同其出席公开场合、约会、游玩等,但往往以性为最终目的。从事 Escort 生意的,往往是较为高端的应召女郎。Escort 也让这一行业不再那么需要遮掩。

 


但是无论直接卖淫或者伴游,性服务作为一种工作,成为一个行业,业内人士也需要方方面面的工作保障。

 

一位来自伦敦、名叫 Clarie 的姑娘说,湾区比她的家乡要宽容开放得多。在这里,她的工作是“在地上的”,她可以和客人事先讲好价,以发生性行为为前提,出售自己的时间和陪伴。这让她的工作保障性大为增加。

 

这里的人对色情行业抱有比较宽容的态度。湾区有个著名的组织,Erotic Service Providers Legal Education and Research Project (ESPLERP),长期致力为该行业发声。比如他们最近起诉了加州某地方法院,要求卖淫合法化。

 

另一个非盈利组织,Bay Area Sex Worker Advocacy Network (湾区性工作者宣传网络,BAYSWAN),则致力于为合法或非法从事性服务的人改善工作条件、争取更多福利和消除外界歧视。该组织连接了政策改革者,媒体和政治家等,包括旧金山处理性行业的官方机构,为该行业拿到了更多发声的机会。

 

Clarie 初来湾区时,曾和同行们一起参加了一年一度的 SF Pride Parade(旧金山骄傲大游行,原是为 LGBT 举行),她觉得非常开心,和这座城市有了更进一步的融入感。同时也有许多变性者从事性服务行业,Claire 希望他们也能得到更多人们平视的目光。

 


Siouxsie Q 表示:“人们总是乐意讨论性服务行业,因为它听起来性感又令人兴奋。但长期来说,我们必须将其作为一种工作阶层来探讨。这种对话展开的难度很大。”——但是还是在不间断的进行之中。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互联网思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