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篇文章,说了教授维权的事儿,讥讽多了一些,现在做一点补充。教授为自己维权,在事实上的确要比一般人来的更难些,这是不争的事实。就算极少数特别牛,可以惊动上层的教授,也未必会利用自己的地位,站出来维权(他们可以单独勾兑,或者规矩地向上反映)。一般的教授,即使是名校的教授,如果真的摊上了像今天厦大教授这样的事儿,能豁出去的,跟白乌鸦一样的稀罕。

显然,这不是因为教授们权利意识不强,更不是因为他们没有觉悟。骨子里,就是因为怯懦。然而,这怯懦由来有自,具体怕什么,也不好说,就是怕。已经成名的人,怕因此丢了这个名。就算你著作等身,名满天下,只要是“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你不行,你就不行,行也不行”这样环境,哪怕只是在局部存在,罕有成名人物敢冒这个险的,一旦得罪了大人物,很可能原先有的,瞬间都消失了。更何况,有些名教授之所以有名,根本不是因为他们的学术,而是上面赐给的光环。人家能给,就能收回去。由此,在人矮檐下,不得不低头。

没名的人,怕评不上职称,甚至丢了饭碗。担心评不上职称,是大学里青椒最普遍的忧虑。尽管很多人都遭遇不公的对待,但是,却少见有激烈抗争的。因为一抗争,今后就更没戏了。在大学里如果评不上教授副教授(现在还要进一步争级别),等于什么都不是,出去在亲戚朋友面前,都抬不起头。

在我们做青椒的时代,学校要想砸你饭碗有点难。现在都没有事业编了,五年一聘,领导说不聘,你就失业了。而你岁数又大了,像前年被中山大学赶走的那位讲师似的,到哪儿找工作呢?单这一项,就会吓住大多数的青椒,让他们老老实实,即使权益被侵害,也只能找领导哭诉,别的,就算了吧。

成名的名教授,有名利压力,没成名的青椒,有生存压力。大家都在焦虑之中,哪里有心思维权呢?虽然说,在大学里,教授地位并不高,众多行政官员,个个都在你们的上面,动辄指手画脚,你们还都得听着。走到社会上,地方官也不把你们当回事。哪怕是年纪很大的资深教授跟一个他的学生辈的部委的处长出门,到了地方上,人家肯定把这小处长摆在前面。但是,事情就坏在这个但是上了——在社会一般人眼里,教授还多少有点光环。熬到了博士毕业,如果能找到一个大学的教职,在众人眼里,还算是一个不错的职业,尽管工资待遇不高,也不是铁饭碗。为了这点虚荣,进了大学教书的人,轻易是不会放弃的。

大学里从来不乏混子,混子在大学,一般都混得风生水起。做学问的被混子管,是一个规律。混子当然不会维权,他们哪一步都不落,好处都拿了。被侵害的,只能是那些做学问的人。恰是这些人,每每被拿捏得特别很,动弹不得。

当然,这怕那怕,骨子里,还是因为作为知识分子,本质上并没有站起来。即使是所谓的高级知识分子,他们的就业,他们的生计,跟没有工会的农民工一样,是没有保障的。单一个饭碗的把柄,就可以让绝大多数人规规矩矩,更别说人家兴许还有别的杀手锏呢。

被拿捏久了,人就习惯了,人前人模狗样,是个教授,骨子里,也就是个奴才。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张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