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再次驻足,踮起双脚,双手抓住高出我一米多的铁门栅栏,脸紧贴门框,向庭院里望。


        “小伙子,甭看了,这儿谁也进不去。”一位身穿园林马甲的中年人朝我喊道。一把长长的剪刀,头朝下,挂在他手上,剪刀啮合处还咬着一根带叶的小枝条,晶莹的汗珠从他黝黑的额头上流下,停在鼻梁左侧。


        “真想进去看看,来好几次了,都锁着门!”


       “是啊,谁都想进去。在这干活四五年了,哪天都有好几拨人来,可都站在门口,看看就走了。就有一天,一辆轿车开过来,下来两个女的,打开门就进去了;可出来的时候,明明就是刚才进去的那俩人,但换了装。”


“五七车站”照片



       这是为啥呢?我有点纳闷:“听说里面有红火车头、绿车厢,还有住房,多少年了,那火车头生锈了吗?”


        “没呐 ! 从墙头上看过去,太阳底下还闪光咧,隔段时间,就有人侍弄。”

他指着铁门上挂着的锁说。


        我顺眼一瞅,锁眼处亮光光的。


       “树这么密,里面啥也看不到啊!”


       “嗯,里面树挺多,白杨、桃树、杏树、核桃树、腊梅什么的都有,前一阵子就有人提着一桶杏出来,给了我一个,又大又黄又甜,真好吃。这树林里还住着很多鸟,叫不上名来。马路上车少的时候,就听到里面叽叽喳喳的,挺热闹。”


        一个生态园啊!我又朝门内望去,两行光滑、一搂腰粗的法桐,相距四五米,擎起的圆形树冠交融在一起,拱成了一条长长的、望不到边的南北向林荫隧道。阳光撕不开相拥交谈的树叶,只好分成一束束的,从空隙间探进来。地上稀疏的浅黄色落叶,吸了这些光线,透出些许的光亮。


        深幽的林荫道、可人的花果树、闲睡的铁轨、静待蓄势的红火车头……这方天地里的一草一木、一景一物,似乎昭示着它不凡的身世。确实,这里就是大名鼎鼎的“五七车站”、神秘的济南“西郊专用线”。自它于 20 世纪 50 年代初建成后,曾一度是中央重要领导人来济南停靠办公和休息的火车专用线。


       1952 年秋,毛主席首次来济南的时候,专列就停靠在这里。他从这里下了火车,去济南的四里山(现改名为“英雄山”)祭奠曾随他工作多年、于一年前牺牲的黄祖炎烈士。黄祖炎生前任山东军区政治部副主任,1951 年 3 月 13 日参加山东军区文化工作座谈会演出时遇刺牺牲。


      那天,在时任山东军区司令员许世友等人陪同下,毛主席登上植被并不茂密的四里山。他围着黄祖炎烈士墓碑缓步转了一圈,对着碑文,神情凝重,低头轻道:“祖炎同志,我看你来了。”此时,松涛声声,遍山肃穆。烽火硝烟中结下的战友情,在十余年不曾相见的时光中,没有减却一丝一毫。


“五七车站”照片



       第二天,毛主席又来到泺口黄河大坝。这一带连同西边的吴家堡、西沙等 10多个乡村,多年来“野生碱卤,地尽不毛”,群众生活困难,“春天一片霜,夏

天明光光。豆子不结荚,地瓜不爬秧”是这儿的生动素描。“黄患!把这里的人民搞得太苦了。”毛主席触景生情。或许因了解南方人种稻的习俗,生于江南的他在对济水之源求证、筑坝固水等权衡后,提出引黄河水、把卤碱地改成稻田的设想。当地人就先在原吴家堡镇肖家屯等洼地试种水稻,成功之后稻改全面开花。如今,沿黄一带成了似江南的“鱼米之乡”,吴家堡大米也在滋养沿黄百姓的同时,开始走向中华大家庭的餐桌。


       岁月的年轮无声无息,但圈圈铭刻时光的印迹。据记载,新中国成立后毛主席共来济视察 24 次 , 其中有 23 次将专列停靠在“五七车站”。惜时如金只争朝夕的主席 , 常常在这里办公开会、简单住宿,接见地方领导,为得就是不给地方添麻烦。“不添麻烦”表现在方方面面。据说 1957 年来济,他穿的是参加开国大典的旧皮鞋。八年跋涉,鞋帮都开裂了,外事活动是不能再穿了,就在济南订做了一双三接头皮鞋。鞋厂得知后,死活不收钱,工作人员只好道出原委:毛主席所到之处,吃的、用的,都是按价付款,这是主席亲自定下的规矩,谁也不能违背,厂方这才收下鞋钱……


      “你真想看,我扶你趴在那边墙上看看吧。”那位园林工的一句话,把我从追忆中拽出来。


       “不用了,谢谢 !”看着他脸上溢出的微笑,我连忙双手致谢。


       伫立烟台路腊山河东路,近观那蓊蓊丛丛深几许的庭院——这处当年毛主席专列停靠的地方,因其坐落在部队营区,一般人鲜有所见,无疑增添了些神秘色彩。可自1957年建成以来,它不光数次接待毛主席,还接待过党和国家老一辈领导人,如周恩来、刘少奇、朱德、邓小平、李先念、杨尚昆等,西哈努克亲王、金日成等外国元首也都曾在这里驻足。


       “呼、呼、呼……”一群飞鸟划过头顶,直奔庭院树木深处。我起步离开这儿时,夕阳正奋力地泻下金丝黄带,曼妙地、均匀地罩在这方葱郁上;微风过处,红光乍现,一闪一闪的,似星星之火。


       “跟我来,跟上队伍!这就是当年的站台,右手边是站房、接待室,远处隐约可见的是生活用水塔……”那天夜里,半梦半醒间,仿佛有导游在讲解,那令我魂牵梦绕的西郊“五七车站”!


徐可顺:山东省散文学会会员


文章来源于《聚雅》第九期





2017年度《聚雅》订阅活动开始


1

订阅方式


一、从杂志社直接订阅


国内统一书号:ISBN 978-7-5386-5848-4

邮发代号:24—282

双月刊       16开本    132页全彩精印

35元/期     210元/年(包邮)


《聚雅》杂志社还有少量2016年《聚雅》杂志,欢迎订阅。 

 

咨询电话:0531-67976168  18396806997


二、微信转账


微信号:hanfb1987


三、邮局订阅


邮发代号:24—282,可通过邮局直接订阅


四、邮局汇款


邮局汇款地址:山东省济南市腊山河西路与日照路口济南报业大厦   山东中国文学艺术博物馆

邮编:250000

收款单位名称:济南聚雅斋艺术品有限公司

银行转账:中国银行济南市市中支行

银行账号:236419675986

备注:转账或汇款时请注明地址、邮编、联系人、电话也所订期数与数量(可开具发票)。


        “中文图书网”公众号,是以中文图书网(www.zhongwts.com)、山东中国文学艺术博物馆、《聚雅》双月刊以及聚雅斋拍卖有限公司为依托的多位一体文化艺术平台(每期都有原创文章)。

投稿邮箱:2213912390@qq.com

联系电话:(0531)67976168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中文图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