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7点40分,苏德矿来到浙大紫金港校区东教学楼2幢203室。周二的早晨,他将在这里给竺可桢学院人文社科试验班金融专业大一的学生上微积分课。

人称“矿爷”的苏德矿,今年59岁。年轻时他被学生叫“矿哥”,年纪大了,变成了“矿叔”、“矿爷”。如今苏德矿已经从教30余年,他说,只要学生觉得他还有用,他愿意被叫成“矿渣”。

浙大教授苏德矿,人称“矿爷”,曾因讲课幽默获百万元奖金

浙大连续多年都出现了“挖矿热”,“矿”就是数学系教授苏德矿。虽然教的是数学,在浙大,“矿爷”却是偶像级的老师。“在浙大,苏德矿的课你一定要去上”,浙大人把这句话写在自制的学生手册里,届届相传。

“矿”爷讲座盛况 资料图片


有个学生跟记者说,选“矿爷”的课要靠抢,“选中的几率跟彩票中奖差不多。”有一年,他给本科生开课,一个班150个名额,选课的学生竟多达3000人,实在是“太抢手”。有些同学没座位,就在过道处随便找个位置,有的甚至就在后排靠墙站着听。而苏德矿老师为了让大家都听得到讲课的声音,都得带两个话筒,一个挂在自己身上,一个放在讲台上。


“矿爷”课前会先放一曲《卷珠帘》。课堂上,“矿爷”能把微积分理论和生活里的段子结合起来,讲到兴起,还能唱歌助兴。他还擅长将抽象的数学原理与生活实际相结合,创造出为人津津乐道的“矿爷哲学”。有学生惊叹:数学课可以这么文艺。微博则是“矿爷”的“第二课堂”,每天有数十位同学的问题在这儿得到回复。


新学期,“矿爷”又玩出了新境界。他将自己的微积分课,搬到了网络直播间,最多的时候有1.3万人在线!网友感叹:直逼那些“蛇精脸”的网红了。

一部手机加一个三脚架
“矿爷”兴致勃勃玩起直播

  苏德矿在直播微积分课


苏德矿说,大学老师用直播的形式上课,他之前从来没有听说过。

为什么要尝试呢?“我看到现在的大学生喜欢玩手机,连走路甚至上课都在玩游戏、聊微信,或者看一些直播消磨时间。”他说,“我就想,现在有那么多直播平台,干吗不试试把平时讲课内容拿去实况直播?”


好处是,那些没能来上课的同学,也可以通过手机上课。而且,直播的内容是可以储存的,数学需要思考,有时候听课时来不及思考,课后可以抽时间看回放。

没有了时间、空间的限制,全国的同学都可以听自己的课。对于自己这个想法,“矿爷”挺得意,还额外解决了教育资源紧缺的问题。

他说:“大学老师也要占领网络阵地,不然孩子们都去打游戏聊微信了。”


说干就干,一部手机,一个三脚架,整堂微积分课就呈现在了千千万万网友的手机那头。


“这是个几乎不需要成本和复杂设备的事情,只要上课的时候,教室里无线网络保持畅通就行了。”“矿爷”说。 

3周27堂课“赚”到7000多金币
“矿爷”劝学生:把钱留着结婚用

浙大竺可桢学院大一学生吴伟和方艺璇,是帮“矿爷”做直播的小助手。


竺可桢学院里的学生,都是学霸,给学霸上的微积分,比普通院校的微积分课难度要高一些,涵盖范围也更广。微积分本来就够难了,“矿爷”的课还要难上加难,真的有人会跟自己过不去来看直播?


“其实,很多其他高校的学生都会来看,毕竟上了‘矿爷’的课,简单些的课就不在话下了。”吴伟说。


头两次直播,在线人数都在三四千人,后来听课的人逐渐多起来。在线人数最多的时候,有1.3万多人。


“苏德矿老师的教学方式能与现代科技接轨,非常棒。”方艺璇也说,“网络直播授课有自己的优势,在传统课堂,同学们无法插话,但是网络上可以通过即时发送评论与老师交流,老师也可以根据同学们的反应调整上课节奏。


对于一些比较难的题,老师看到反馈后可以更通俗易懂地解释,大大提高了课堂效率。”

浙江大学紫金港校区


当然,这对老师来说,要求更高了。“讲话要更清楚,推导要更仔细,平常上课么,偶尔讲错也不怎么要紧,如果直播了讲错,那就传遍全国了。”不过,苏德矿依然认为这是个很好的教学方式,“尤其是一些好的大学的基础课程,我看都可以采用直播的形式,无偿为全国的学生服务。”


“矿爷”的微博有将近8万粉丝,直播结束后,他都会把视频放到微博上,让网友学习讨论,“这种互动,也是对数学的一种推广。”


“吃着早饭,看着‘浙大矿爷’的直播,假装我还在2011年春天的紫金港。”浙大校友周陈彬这条在直播时发的留言,打动了很多人。他说,“当年没选上他的课,现在却在直播中圆梦了。”


“矿爷”的直播,每周两节课,到昨天已经进行27次,共获得网友打赏金币7000多枚。按照直播平台的兑换比例,这些金币大概价值70多元。


“有些学生说要给我打赏,我劝他们不要打,钱要省着花,将来留着结婚用。”“矿爷”开玩笑地说。他现在还不知道怎么把这些金币兑现呢。

“矿爷”的教学心得:当老师不能“端着”

数学是枯燥的学科,而学生们特别推崇“矿爷”为学科难点编出的段子。一般一堂课要准备多少段子呢?苏德矿说,一堂课顶多一两个,越照着书本上讲,学生越不愿意听,讨论好玩的事儿他们更来劲,索性就融合了段子。“我会去努力让学生不止记住段子,更要记住重点。”


很多高校师生间距离比较远,而在苏德矿看来,亲其师,信其道,老师不能端着,不能因为是老师就“有架子”。


“我最大的特点就是能跟学生互动,能研究他们的心理,满足他们的需求。至于好不好,还是用学生的评价吧,他们评价我是“说学逗唱”:说,指我在一些大会上爱发言,而且愿意用数学知识来表达;学,是指我教的他们愿意学;逗,是说我比较幽默;唱,有时上课我还会即兴唱两句。”


“当年小沈阳特别火,我有时解题就会模仿着说“这是为什么呢?”,学生笑了,兴趣也来了。快到期末要和大家分别了,我会唱一段《敢问路在何方》或者《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当被问及“你心目中最好的老师或教育家是谁?”,“矿爷”先是打趣地反问“要活的还是死的?先说活的吧”。他赞扬了同在数学系的郭竹瑞老师,“他把关心学生放在第一位,教学也特别认真负责”。论及教育家,“矿爷”则特别推崇陶行知知行合一的教学理念,“生活即教育”、“社会即学校”、“教、学、做合一”都值得学习。

“矿爷”语录揣着文艺范来教微积分

♡ 他是你的严格递增函数,你的生活一天比一天幸福,一天比一天快乐,一天比一天美好,希望你们的爱情像一条射线,只有起点没有终点。”苏德矿在浙大校庆115周年集体婚礼上的发言)


♡ “从前有棵树,叫高数,上面挂了很多人;旁边有座坟,叫微积分,里面葬了很多人。”


♡ “开车为什么会撞树?一是朝着大树的方向,再一个就是车速太快,因此,在P点沿L方向的函数值的变化率,跟撞树一样,一个是方向,一个是速度。”


♡ “当你喜欢一个人,他的一点变化你都看在眼里,别人都变成了常数,TA才是唯一变量,你特别偏爱她,就要对她求偏导数。”


♡ 生活中有些问题,始终找不到答案,就像一些数学题学生死活搞不懂。不懂没关系,可以慢慢来,活着更重要。


♡ 问:你一般都怎么回应“非学术性问题”?


苏德矿:我会帮他们考虑。比如有个女生说她喜欢上一个数学系的男生,我会跟她讲,先别直接表白,可以一起去爬山、参加学校活动,像是在数学上取近似值,越来越接近,最后水到渠成,那就是取极限,这就是逼近理论。

购买杂志请戳下图

来源:浙江大学学术小咖

版权说明:我们转载的文章涉及版权问题,请您与我们联系,将在第一时间删除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经理人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