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这么一位女设计师,她不会画设计图,甚至连衣服也不会做,却让山本耀司都为之折服,她就是川久保玲。


这样的她,霸气地宣告:只要我喜欢,有什么不可以?

然后任性妄为地把当时的巴黎时装圈搅成了浑水,最后还名利双收。



   1   

别人:“这个怎么才能卖出去?怎么才能卖得好?”

女武神:“太多人喜欢,我反而会很失望。”


不管是关注时尚,还是不懂时尚,在某宝山寨的巨大影响力之下,应该都见过这样的T恤。



这个T是川久保玲和插画家Filip Pagowski合作设计的,本身是川久保玲品牌旗下的一个非常非常边缘的(圈钱)副线,却没想到卖的超级好,你只要看明星基本人手一件,某宝山寨满天飞就知道了。



但是川久保玲直接把这个副线赚来的大部分钱捐给了慈善机构,一点也不带不舍的。

不光是这个副线,如果是当季主品牌设计的服装成为当红款的话,她也会不高兴!在川久保玲看来,一切非常容易就被大家接纳的设计都不是好设计。

用她的话说就是:“我憎恶自己的作品,如此轻易地就被理解了。”


(所以她的设计一般情况下,画风是下面这样)


这话说出来简直就是在拉仇恨——毕竟在别人绞尽脑汁想把衣服卖出去的时候,她却拒绝着别人求而不得的一切,一点也不在乎。



就拿今年的Met Gala来说吧,主题就是川久保玲(COMME des GARCONS)

Met Gala被称为时尚界的奥斯卡,其地位之重要不言而喻。Met Gala以某位设计师为主题举办活动本身就不多,以尚且活着的设计师为主题的就更稀少了——川久保玲之前就只有一位伊夫 圣洛朗。(就是之前女孩子们心心念念的ysl星辰的那个ysl)



而且据说当年Ysl先生得知要举办以自己为主题的Met Gala展的时候,是超级高兴的,毕竟这种事情是对设计师才华能力的无上认可,也是一个出名的大好机会。

可是川久保玲呢?她果断拒绝了而且没有拒绝成功……

(一脸拒绝的rei婶)


用她的话来说就是:“太多人喜欢,我反而会很失望。”



每个人都生来与众不同,但“从众”的心理会让人们自动磨去自己的“尖角”。就在大多数人为了周围的认可和接纳,而很幸苦纠结的时候,川久保玲从始至终都拒绝主流、拒绝大众的喜爱和认可。



你可以说她怪对她的设计不屑一顾,ok,她原本也没想要你的认同。

从一开始,川久保玲就坚定了自己的目标:

“我所做的一切就是在打破常规,我不想我的衣服被主流所喜爱,因为我要做的就是为少数人群打造独一无二的衣服。”

她只为最少数的那部分人懂她的人设计属于他们那个群体最棒的衣服。



这样的她,会喜欢Met Gala给她办展才见了鬼了。

(再看看明星们灾难般的着装。求川久保玲当时的心理阴影面积……)







   2   

别人:“今年流行什么?怎么穿才显瘦显高显美?”

女武神:“丑,即是美。”


纵观百年时装史,惊才绝艳的设计师也是不少。但是真的去改变人们穿着习惯的设计师没几个。这其中,川久保玲就可以算一个。




高级时装离我们还是太遥远,谁整天去关心发布了什么新款要不要买?那根本不是吃瓜群众在意的事情好吗?可是川久保玲的影响力,就深远到了直接影响了“吃瓜群众”的穿衣习惯。比如,黑色。



因为川久保玲,原本只被用于晨礼服、燕尾服和葬礼的黑色开始流行,在随后的几十年里都席卷全球。

如果没有她,你大概不会这么随意淡定自由地穿着黑色的衣服。

(山本耀司和她一样,也是黑色的推崇者)



同样,如果没有她,你大概也不会这么自信随意地穿着宽松的衣服,或者带破洞的牛仔裤。

这是除去黑色以外,另外最值得一提事:她把“丑”变成了“美”。

老佛爷卡尔拉格菲尔德那么骄傲的人,最后都不得不坦言:她重新定义了美。

在后来得到如此高度赞扬的川久保玲的设计,在最开始,也没少被骂。



36年前,川久保玲的第一场发布会在巴黎时装展举办。那时候她兜里没什么钱,东拼西凑还贷款,赌上了所有办了那场发布会。川久保玲知道自己的设计很“怪”,预测没什么人会买。所以一度产生退意。

但是山本耀司非常认可她的设计才华,那个时候他们两个人趣味相投,惺惺相惜,有过一场柏拉图式的恋爱。山本耀司一直陪在她身边,支持她鼓励她。可以说,如果没有当时的山本耀司力挺,绝对不会有那场发布会。


(山本耀司)


因为法语英语说得蹩脚,所以发布会开始前,他们颤颤兢兢的招待留给当时的巴黎时装界的是非常谦卑内敛的印象。可谁知发布会开始后,那帮大佬全被“吓尿了”。

她打破了时装表演一贯的模式,用古怪的妆容和不整洁的头发,将模特丑化,给她们穿上破破烂烂都是洞的衣服。



现在可能不会觉得有什么,可是在当时,她的这种把“丑”的东西公然搬上时装舞台的行为,无异于往时尚圈扔了一颗炸弹。最关键的是当时的一众买手都疯狂了,一边骂一边也要挤破头去买她的设计。



自那以后她的服装被称为“乞丐装”,她的先锋性一直到现在都从未改变,超前了当时的时尚圈岂止20年?





   3   

别人:“我好崇拜xxx”

女武神:“来,我带带你。”


在“厉害的人”和“厉害但能把别人也教得厉害的人”里面,我们往往认为前者“有才华”,而会叫后者为“圣人”。川久保玲就是一位被奉为时装界的“圣人”的人。

她自己虽然设计这么牛掰,但本身完全不会画设计图,也不会做衣服。就是这样一个人,带出了许多大咖徒弟。


SACAI的设计师阿部千登势



渡边淳弥、阿部千登势,到高桥盾,川久保玲总是致力于挖掘那些有才华却默默无名的设计师,然后尽自己全力去带他们、捧他们、扶持他们。

就拿渡边淳弥来说,他最早是川久保玲的一枚小助理,川久保玲认可他的才华,让他发展个人品牌,还扶持他至今。


(渡边淳弥的设计)



而栗原大最开始则是渡边的徒弟,在川久保玲品牌旗下负责打扮制衣,她的才华被发现以后,被川久保玲鼓励开创自己的品牌。

对于这些有才而欠缺机会的后辈,女武神把自己当作盾牌一样护在他们身边,让他们尽情发挥自己的才华。


(栗原大的设计)


这些后辈们的品牌,部分成为了川久保玲主牌Comme des Garçons的副线,例如,Homme Plus、Junya Watanabe、Junya Watanabe Man、Tricot……

正如每个成功的女人背后都会有一个优秀的男人一样,帮川久保玲运作着包括这么多副线品牌在内的庞大品牌帝国的就是她的丈夫——Adrian Joffe



Adrian Joffe是一个商业运作的强手,从建立品牌副线,到开发香水,Adrian Joffe的出现,弥补了川久保玲在商业运作上的不足,在他的“保护”之下,川久保玲得以继续坚持自己的设计。



他们一起创立了精品店Dover Street Market(2004年开设,发挥至今年销售额在500万英镑左右)。



他还劝说川久保玲让Comme des Garçons开发香水产品线。

Adrian Joffe是她的丈夫、知音、同伴,没有Adrian Joffe,就不会有今天的Comme des Garçons



目标明确,眼光稳准狠,富于行动力,坚定而执着。最后再加上才华,带着要做就要做到极致的决心,最后川久保玲赢得所有人的尊重,赢了现实。

这就是女武神的战绩。这样的她,让山本耀司也一度为之折服似乎也可以理解了。


说起来有首歌叫川久保玲大战山本耀司你们知道么?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丸货商城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丸货waho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