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门深深深几许?

白衣天使熬成段子手。

我们不生产段子,

只是日常的搬运工。

没想到医学僧一开口,

外人就颤抖。

出品

医学生中的段子手





看尸体来得毫无预警,就像爱情。

而有一种实验室里的友情,

叫做留只干净的手帮你抓痒痒。

做过解剖实验,

脱下手套,

依旧冲进食堂。

这个时候,最好忘记自己是个医学生。

否则看到那酷似肩关节的鸭腿,

就会背起“头大容小囊袋松……”

 同时也祈祷别人记得我是个医学生,

一见染着赤橙黄绿的白大褂,

抢饭包围圈就让出一条生路。



一切开始的地方——解剖实验室






一般人说今天是个寒风刺骨的日子,

我们会说, 今天真是个寒风刺

颅骨额骨顶骨枕骨颞骨蝶骨筛骨

颜面骨犁骨上颌骨下颌骨……

的日子呢。

就这样过着被专业名词强行植入的生活。

每个医学生心里都住着一个小人,

从骨架到长上肌肉脏腑血管淋巴……

但他是个沉默的美男子,

从不在考试时告诉我,

盲肠是位于右髂窝。

如果你认识中医学生,

那他们会进入看人不是人的境界,

他们眼里,所有人都是一团“气”。 


进阶期间,医学开始改造我们的世界观






十七岁的她,贫困到一无所有,

只有那一腔孤勇和骄傲,

捂着伤口不愿让任何人,

见到自己狼狈的模样,

尤其是放在心底珍而重之的那个人。


陈桉《遇见一场擦肩而过的思念》






身边不再都是皮糙肉厚的医学生,

不能边分析疑似寄生虫的白点,

边吃得香甜。

也不知道在医学生面前暴露病症的后果,

轻则得到一句“多喝点水洗洗睡。”

重则求安慰不成还被当作活标本。


等到实习从业,才是段子厚积薄发的黄金期




第一年:嘿,医学院很难考的,就你厉害,羡慕。

第二年:学医这么复杂啊?佩服你,哪像我们那个破学校哦……

第三年:哇,实验这么多,我们太闲了。

第四年:准备去北上广发展,你呢?……哦,忘了,你们是五年。

第五年:唉,区区一个项目经理而已,不值得提。……你们呢?……哦,实习哈。没事,快了,马上就是受人尊敬的大医生啦!

第六年:日子一般啦,年薪比我高的多得去啦。大医生怎么样啦?……哦,备战考试啊?

第七年:以前那个车档次太低了,所以才换的嘛。对了,大医生怎么样了?……哦,还在培训。

第八年:嘿,在座的,都要来喝喜酒哈。对了,大医生,啥时候该你了?……哦,还在培训啊?

第九年:来,宝宝,叫叔叔阿姨好!对了,大医生,抓紧哈,是不是准备喜酒满月酒一起啊?……哦,还在培训?

第十年:光阴如梭,岁月无情,大家都分享一下十年感悟。来,大医生,该你了。……哦,还在培训啊?

第十一年:唉,以前,那房子又小,在闹市,太吵,所以才换的嘛,叫乡村哈,别说别墅哈。大医生,就你还单身,抓紧哈。……哦,还要备战考试哈。

第十二年:嗯,宝宝上幼儿园了,挺乖的。……耶,大医生怎么没来?……哦,还在培训。

第十三年:唉,不是又换车哈,给老伴买的。……耶,大医生怎么没来?……哦,还在培训。

第十四年:唉,那个小门市而已,留着以后养老的。……耶,大医生又没来……哦,还在培训。

第十五年:还有非洲没有去过。你们也不错嘛,都处级领导了。……对了,大医生呢?……哦,还在培训。

第十六年:小公司,小公司,不值得提。耶,没看见大医生呢?……哦,还在培训。

第十七年:…………


大医生的高中同学会






哥是医学院校的医学生,一天去校医院开药,校医居然问我:“你想开点什么药啊?” 

哥怒了:“我是来看病的,不是来切磋的!”


切磋






一次和同学一起同登手术台,同学和老师同侧,术中老师要和他互换位置,老师说:“来,转一圈。”这时奇迹的一刻发生,我的同学居然在所有人的注目下自己原地转了一圈,原地转了一圈.....

转一圈






某住院医问科比:科比,你为何如此成功? 

科比反问:你知道你城市每天凌晨四点的样子吗? 

住院医:知道,那个时候我一般还在做检查,写病历,偶尔从病房的窗口外望,城市的灯光灰黄一片。你问这个干嘛? 

科比:呃,不干嘛…… 


成功学






一学医女生的男朋友劈腿,男的拉着新欢天天在女生面前高调炫耀,女生实在受不了了,终于在食堂和他们吵起来了,于是拿餐刀捅了男生二十多刀,刀刀避开重要器官,男生受到极大创伤但仍被判定为轻伤,此学姐光荣事迹成为年年解剖课必讲,美其名曰:“知识就是力量。”


知识就是力量






有一次生病输液,坐着玩手机,时间过的飞快。 一抬头看到瓶子见底了,顿时慌神儿了,就喊道:“服务员,满上!” 此后,NINI是这家门诊的名人!

输液


我怀孕了



某女医生前两天终于升级准妈妈了,老公让她赶紧跟主任说下,争取减点工作好好保胎,午饭在食堂碰见主任,她难掩兴奋地汇报“头儿,我怀孕了”周围突然就安静了,主任楞了半天,憋出一句“你老公知道了吗?”她脑抽地答了一句“他让我找你”……周围瞬间鸦雀无声!

开学时曾问一法医同学说“你怎么学了法医?不怕吗?”

“怕啊!只是为了那么一句触到心灵的话吧”

“嗯?”

"为死者言,为生者权!"

......

学习很苦,学医更苦,一切只为自己最初的梦想。

蔑视苦难的最好方法,叫做习以为常。

享受生活的奢华之至,也叫习以为常。

而段子的最高形式,

是医学生张口即来的日常。

然而只有自己知道,

段子背后有怎样的经历。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健康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