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戏,我们上演着悲欢离合,试过欢声笑语,也试过痛哭流涕;人生如戏,我们经历过顺境逆境,尝过成功的甜,也尝过失败的苦。当中的滋味,只有身处其中的自己才能彻底体会。别人可能会以为我们表演得太夸张,其实那都是我们最真实的反应。感谢小儿推拿,感谢易仁堂。

1

生活

为什么总是不遂人意



在从事小儿推拿行业之前我是个兢兢业业的办公室上班族,每天怀揣着梦想,朝九晚五,虽然不够大富大贵,倒也柴米油盐平平淡淡,直到我去年3月份,我的第一个孩子出世了,那时候我已经37岁了,大家可以想象,老来得子,我是多么的开心,但是,随着孩子的长大,我们发现,孩子总是体弱多病,每当到感冒高峰期,我跟妻子就格外的紧张,别的孩子感冒,我家孩子也感冒,别的孩子好了,我家孩子还在感冒。一发烧总会反反复复折腾半个多月,退烧了就腹泻,腹泻过后咳嗽,各种症状总是延续好长时间。生病跑遍了所有的医院,情况都没好转,能想到的办法都想了,孩子依旧柔柔弱弱,吃药打针,日不间断,在孩子出生之后,开销多了不少,在孩子生病与经济能力窘迫的情况下,我都有点心灰意冷。

直到有一次我在回家的路上看到了有人在我租房的小区里面来了一个叫什么易仁堂的做免费的讲座,我本来对这些不怎么相信,可能是上天注定的,我在旁边的花坛上坐下来听听他们讲讲说的啥,最开始他们讲的人体的穴位,但是这些我也不懂,也就没怎么注意,但是后面他们说到给小孩子做全身的穴位推拿,对小孩子常见病有传统医学无法达到的效果的时候,我死气沉沉的心,又一次充满了希望。我家孩子免疫系统紊乱,一直无门可投,这个讲座对我来说无疑是黑暗中的一点星火。

第二天,天刚刚亮我就抱着孩子去了老师给我的地址,到了之后,老师还没来,我在门口等了半个多小时,老师才来,看到我来的这么早,老师很惊讶,看着我怀里脸色苍白有点水肿的孩子,眼中满是心疼。连忙开门,连水都没来得及喝一口,就开始给孩子做推拿,上午做了2个半小时,做完了,我要请老师去吃饭,老师亲切的说不用,你在这里等了这么久,也累了,就在这里休息下,下午继续推拿2小时,连续半个月,孩子的情况会有明显的好转,我听到了之后,心里一阵感动。就这样,我带着孩子连着在老师那里做了15天的小儿推拿,孩子的情况好转了,跟健康的小宝贝一样,能吃能喝,能哭能闹,开心得我们夫妻俩一夜没睡着觉。

2

希望

原来一直伴在左右



孩子医好之后,我制作了一面锦旗,送给老师,老师说这是我理所当为的事情,我也是孩子的父亲,我很能理解你的那种感受。我听到之后,感觉老师德艺双馨,考虑到现在窘迫的生活和想让更多的孩子受益于小儿推拿,心里突然涌起了想拜老师为师的的想法,当即请求老师收我为徒,让我也学会这门手艺,让更多的孩子免受打针吃药的痛苦。老师看我如此的诚信,就痛快的收下了。此后我就跟老师学习小儿推拿的手法。

跟老师接触的越多,也更多的了解老师的为人,原来老师姓宋,名东骏,是易仁堂中医研究院的院长,也是五代中医世家传承人国家高级健康管理师;《全息小儿推拿》创始人太原市刮痧协会经络养生委员会秘书长。就算如此,老师平时上课对我们的问题依旧很耐心的一个一个解释,完全没有高高在上的样子。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宋老师对我说,你要不要留在这里,跟着我一起做这个小儿推拿的事业,学习小儿推拿我已经辞去原来的工作,所以我满怀感激的答应了。

日子这样慢慢的过去,就在今年,宋老师跟我聊天,说你要不要出去也开一个小儿推拿的店,我们这边给你一点扶持,也让你有更好的发展空间,听到这个话,我当时就呆住了,没想到宋院长给了我孩子一次重获新生的机会,现在又要给我一次展翅翱翔的机会。

就这样,在宋院长跟其他同事的帮助下,我自己的小儿推拿所开起来了,虽然刚开始规模不大,但是经过半年时间的发展,现在已经初具规模了,从最开始的入不敷出,到现在的一个月稳定收入两万多元,改变了我落魄的生活,而且现在还在上升期,我对我自己的未来,充满了希望。

3

感恩

使得这个世界更加美好



生命里某些当时充满怨怼的曲折,在后来好像都成了一种能量和养分,因为若非这些曲折,好像就不会在人生的岔路上遇见别人可能求之亦不得见的人与事;而这些人、那些事在经过时间的筛滤之后,几乎都只剩下笑与泪与感动和温暖,曾经的怨与恨与屈辱和不满仿佛都已云消雾散。要不是当初在小区楼下听到了宋老师的讲座,要不是遇到了宋院长,我跟我的孩子现在可能是另一番光景吧。

冥冥之中,一切自有定数,善有善报,我现在也跟宋老师一样,慢慢的帮别人的孩子解决吃药打针的痛处,希望给别人带去希望的同时,也能让小儿推拿这个行业给更多的人带去更多的福音。

           

Hello,伙伴们

长按二维码就可以关注我们啦!


点击下方“阅读全文”了解更多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中医养生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