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因文化的发展应该也有七八年了,那么过去实际上我自己是做营销的,做生意的,那么但是从某种角度上我是一名讲师,做到后面呢光做一个讲师,我觉得可能服务不到更多的企业和更高层次的企业家,所以我要有一个公司。那时候从一个讲师的层面来讲,我就创立了一个公司,但是在这个成长史当中,实际上我自己做过物流公司,做过广告公司,人力资源等等,最后转移到教育方面,所以在这个教育领域呢当初是比较商业性的培训。那么最后发现光是商业的培训,光是西方的培训,从某种角度也是不能够真正解决一个企业的基业长青。

 

我自己从小就接受我父亲的传统文化教育,另外呢就是我生命当中有两个非常重要的人,一个就是我第一份营销的工作,当时是在美国友邦,那时候呢我们称之为老爷子的刘明亮先生,他给我们做营销人员的培训,但是那个公司是植入传统文化的,那家公司本身就给我带来很大的启发和熏陶,它有西方的文化,它是一家西方的公司,它本身在西方的管理结构是非常好的。但是呢我们这群营销人员,包括这个公司有很深的文化传统在里面。

 


所以我就一直在想怎么把中西方文化做一个融合,而不是说完全用西方的或者完全用中国文化的。因为必须要和这个时空去结合,所以严格来说,在七八年前我们善因文化就创立了。创立的过程当中我就觉得一直做培训,看到很多的困惑,包括我本人就有很大的困惑,就是要以结果为导向,赚钱,成功。基本上衡量一个企业成功的标志就是要赚钱要成功。但是我觉得这只是小的成功,他不是一个长久的成功,长久的还是要有中国传统文化的部分,那么在这里面呢就是,其实我觉得我受最大的启发就是要决定做这个善因文化的事。

 

第二个呢就是南怀瑾南老师。我是从98年就开始看他的书,点点滴滴几乎所有书都看过了,包括他有本书叫做《历史的经验》,《历史的经验》这本书我看了十几遍,我就感觉到怎么样创造一个好的模式,就东方和西方地域上做一个融合。另外就是从时间线来说就是历史的东西和今天这个时间怎么结合。那么另外呢就是西方人讲科学的层面,中国人讲明道的层面,也就是怎么在这个天人之际这个层面,就等于六个维度,我们找到这个统合的力量,来服务企业家包括服务我们,我们那时候发现,最终极的对这个社会有贡献的其实就是传统文化。

 

从中国的历史来说5000多年来它没有断过,好像断好像没断,但是他最后又复活过来了。而且在这个大唐的时代,汉朝的时代有很多时候,其实就是有很多国际上的人来到这片土壤。但是都能够融合进去,而且呢我们的文化里面他是没有去排斥别人的,他没有去侵略别人的,所以我认为他能够长存下来是有他的道理的。那么到今天来说,比如改革开放二三十年,三十年我们从过去的历史发展到现在,就等于说一部分文化是空缺了,还有一部分呢等我们决定起来的时候呢,我们搞钱了。也就是说这个两三代人是根本没有机会去了解传统文化的。连文言文都看不懂,那你不要说经典了,那么都忙到钱里边了,突然发现钱这个东西是不能解决一个人的智慧和喜悦的,它充其量是一个服务社会的工具。

 


所以在那个过程中我们谈出了一个理念,就是说能不能用文化去引领这个商业,去推动一个新的商业文明的到来。因为这一两百年来我们谈到的都是资本主义的或者说是经济为导向的,那么不是说谈以文化为导向的。所以我们在谈,其实几个关键词里我们谈到的就是文化引领商业这个部分,那么怎么去缔造这个新的商业文明,新的商业文明它就是包含了这个地球生态,说白了他要有这种建设的力量,按照现在的说法就是生态的力量。他的成长、崛起他不以伤害自然,不已伤害别人为代价的,那这叫生态的力量。

 

那么第二个呢我们要谈的就是他是不是有一个很好的机制,所以今天互联网谈的叫去中心化也好,干嘛也好,其实这个部分就是“中”,所谓去中心化这个机制的部分,那我觉的对机制的认识呢就是我们中国古人说的道的力量,道法自然,但是我不是说他是道教的,其实中国的诸子百家到最后的源头都是道,其实我们就是把道当做一个中心在运作,那么这样子呢他这个点不是依赖于某一个人,或者也不是简单的依赖于某一个制度,因为他是依赖于一个道的部分去运作。

 

这就是我们的刘明亮老师所说星辰法则,这些日月星辰挂在天空当中,它们是相安无事的,它们彼此之间大有大的力量,小有小的力量,它耀眼也有耀眼的好处等等,大家都能在这个宇宙当中很好的相处,这个就是星辰的法则,而不是过去所谈到的丛林法则,谁厉害就干掉谁,谁今天成功了讲的话就是真理,其实是不是真理不知道,但是代表了他有结果,所以他讲的话别人相信,但是不代表他的话是真理,那么这样子就有可能造成一部分人盲目的崇拜偶像,偶像有时候也会有糊涂的时候。

 


那我们想设计的这个模式呢就是去中心化,那么必须要有个中心,这个中心是什么呢,其实就是大道,就是道,今天中国人谈的道的文化,那么另外呢就是我们把这个几点做好之后,我们才能像习主席谈到的叫做命运共同体。

 

我们从几个节点来完成,第一个,在商业里面肯定要打造利益共同体,就是大家必须赚到钱,各取所需,这是利益,是最低层次,但是也是最重要的;第二个体呢,我们把它称之为精神共同体,就是我们有没有一个共同的文化的皈依,或者说有没有一个大家共同对文化的认同,由整个文化来引领大家,或者说来管理好大家的精神系统,而这个部分实际上就是文化能做到的;那么第三个呢我们谈到的就是抱团发展,抱团出海,乃至于抱团上市,整个就是叫事业的共同体,也就是你的事业就是我的事业,我的事业就是你的事业,最后把我变成我们,很难说这是“你的”还是“我的”,都变成“我们的”,这是一个事业共同体的时候,我们就不可能左手打右手了,那么这三部曲:利益共同体,精神共同体到事业共同体,这三个完成了,我认为我们最后才自然完成了习主席谈到的命运共同体。



目前100000+人已关注加入我们

善因文化合伙人共富计划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善因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