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科股份实际控制人 黄红云



两个月前的一则停牌公告,成为金科股份(000656.SZ)实际控制人黄红云抵御“入侵者”孙宏斌的有效屏障。如今,公告所言事宜生变,消停许久的“金-融”股权纷争再次进入公众视线。

 

7月4日晚,金科股份公告称,公司终止筹划重大资产重组,公司股票于7月5日开市起复牌。这场历时两月之久的重组,最终落得竹篮打水一场空。这个结果或许黄红云未曾想到,也或许早已预料。

 

那么,这究竟是一场怎样的重组?为何这场重组进程一拖再拖,最终落得终止的下场?

 

和万科股权大战中首次引入深铁的路径类似,在孙宏斌阵营增持金科股份股票两日后,5月4日,金科也采取停牌方式,紧急构建临时防火墙。公告所言停牌原因简洁明了,即“以现金购买房地产重大资产”。

 

融创增持金科股份至25%后,距离黄红云26.24%的持股比例仅一步之遥。对外公布《关于筹划重大事项停牌的公告》,这在当时被看做黄红云迅速抵御孙宏斌霸道强攻的招数。不出意外,复牌或转入重大资产重组程序,将成为10日之后金科的下步举措。

 

5月8日晚间,金科股份发了一连串8个公告,大致分两类;一是披露融创中国(1918.HK)对深交所关注函的回复;二是公布下一届董事会成员提名名单。

 

5 月 12 日,金科公布《关于筹划重大事项停牌的进展公告》。值得注意的是,这一天恰逢金科董事会届满,金科股份事先的一系列停牌举措恰好错过董事会换届日期。有业内分析认为,对融创谋求董事名额来说,停牌无疑成为间接阻碍。

 

事实验证了猜测。重组过程中,标的性质发生改变,由“重大事项”转为“重大资产”。要知道,今年4月底,黄红云早已通过修改重大投资决策制度来确保权力集中。包括资产重组在内的重大事项,需要三分之二董事会成员同意。

 

而在此前,黄红云至少实施了三步计划连番加筑防火墙。通过修改公司章程,限制董事会成员有不少于1/5的职工代表,他的两名亲信如愿入会;虽然与陶虹遐离婚,但两人签订了一致行动人协议;4月10日,引入外援安尊公司。

 

5月24日下午,金科股份召开2017年第三次临时股东大会,选举出第10届董事会和监事会。目前,在董事会9席董事中,金科控股占7席(含职工代表董事),继续主导董事会,而融创方谋求3席董事的愿望落空,获得2席(1名非独立董事,1名独立董事),与第9届董事会2席(2名非独立董事)持平。

 

董事会的席位决定着谁才是真正的权力中心。换届后的董事会中,融创处于明显的劣势地位。金科股份管理团队成员基本与上一届相同,黄红云拥有绝对控制权。但很明显,在强劲的对手面前,他从未松一口气。

 

视线回到这则公告。表面上看,这场重组进行得很不顺利。时间表说明一切。

 

5 月 19 日,金科转入重大资产重组程序继续停牌,并于同日公告《关于筹划重大资产重组停牌的公告》。 5 月 26日,公司公告《关于筹划重大资产重组停牌的进展公告》。6 月 2 日,金科公告了《关于筹划重大资产重组停牌期满申请继续停牌的公告》。此后,6 月 9 日、6 月 16 日、6月 23 日、6 月 30 日公司分别公告《关于筹划重大资产重组停牌的进展公告》。

 

基于控制权纷争,这次停牌举措确实为黄红云争取了时间上的缓冲。但还有一点耐人寻味。既然整个董事会的话语权最终归属于黄红云,为什么这场重组最终还是没搞定呢?

 

有分析认为,此次重组中,黄红云的重组资产标的很有可能是其亲属名下资产。通过购买这类资产,黄红云或有意继续上演“一致行动人”戏码,增大话语权之后,也可为自己在金科的控制权赢得更多筹码。

 

知情人透露,个中原因或与黄红云的弟弟黄一峰有关。据未具名的金科内部员工介绍,在资产重组问题上,黄红云的弟弟及黄红云弟弟的儿子在股份处理中出现问题,最终导致流产。

 

黄一峰有何来头?他是重庆市中科控股有限公司(下称中科控股)的控股股东之一,属于自然人股东。自2010年成立以来,中科控股已投资或设立21家企业,其中不乏房地产公司。值得注意的是,上述房地产公司中,有3家公司与金科存在关联。

 

有分析认为,如向中科集团采取定向增发,董事会通过概率较大。一旦股东大会也通过未来重组方案,黄氏家族控制金科股份的地位将更稳固。但事实上,证监会早前已出台新规,18个月周期内不可再度融资,金科距离上次融资不过半年时间,定增方案明显不太可能。

 

在融创中国旗下三家公司第五次举牌金科股份之后,金科股份宣布停牌实施重组。两个月后,这场重组化为泡影。就目前看来,这场重组交易更像黄红云的“虚晃一枪”,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有一点值得注意。在公告对外刊发当晚,金科对外贴出大举招贤纳士的帖子。根据今年6月金科集团内部一份不完整材料显示,金科为千亿计划制定了四大方面十条政策,涉及布局、激励、人才等,业内称之为“金十条”。人员架构稳定后,金科正在开启狂奔“加速度”。

 

此前,6月15日,金科给自己定了一个“小目标”:2020年,销售金额达到2000亿。对于尚处500亿级的金科而言,这个目标难度不小。碧桂园模板不好学,摆在黄红云面前的,不仅仅是质变。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地产K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