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鲜电商竞争越发激烈,以自提模式打开市场的许鲜正陷入一场系统崩溃的风波。6月28日,北京商报记者发现,许鲜App和电脑端下单系统全部陷入瘫痪,北京、上海、杭州等全部城市的提货点均无法正常接单,消费者也无法下单消费。页面显示所有提货点为“装修中”或“即将开业”,其中仅北京朝阳区就涉及近百个提货点。下午,记者来到许鲜公司进行核实,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对于提货点瘫痪一事不做官方回应,也不接受媒体采访,但透露“公司领导们都在为此事开会”并称,不清楚何时恢复系统。截至截稿前,许鲜未对此给出任何官方回应。

1
提货点异常 系统陷入瘫痪

生鲜电商行业中,许鲜一直表现得很“高冷”,并不像多数电商平台为消费者提供配送上门的服务,而是要求消费者去提货点自取。6月28日,北京商报记者从许仙APP发现,许仙提货点全部陷入瘫痪,此前标有“新店”、“装修”的门店标识均变成了“装修”,且所有提货点都无法点击进入,点击时显示为“店铺装修中,去看看其他提货点”。但北京商报记者发现,APP中并没许鲜指出的“其他”所谓正常使用的提货点。同时,原本覆盖的配送范围也显示“该地址周围无配送店铺”,许鲜的网页版也出现了上述情况。


一位提货点的店主对北京商报记者称,在系统瘫痪后许鲜负责人通过微信发布了内部声明。这份内部声明显示,“所有显示装修中的店面,系统崩溃,技术在修复当中!所有缺货,统计顾客手机号和缺货的份量这边统一退款!”另一位店主则告诉记者,许鲜负责人称预计今天晚些时候系统就会修复好。但截至记者截稿,许鲜的APP端和PC端仍处于瘫痪状态,依旧无法下单购买。


对于系统长期瘫痪,但官方却没有给出明确的原因,多数提货点店主对记者称,已经开始怀疑许鲜是否被黑或者即将倒闭。此外,多家店主对记者表示,许鲜昨日的配送还正常,但今天配送的产品数量和品种都出现了错误,与消费者的订单存在差异。


北京商报记者实地走访许鲜总部,许鲜官方人员称,对于提货点瘫痪一事不做官方回应,也不接受媒体采访,只是向记者表示领导们都在为此事开会,并向记者表示不清楚系统何时恢复,只能等待APP的公示。北京商报记者从今天上午9时左右发现提货点瘫痪开始到截稿,许鲜的官方客服和工作人员的回应均是,公司高层在开会,无法明确系统恢复的确切时间。


许鲜官方客服人员对记者表示,提货点瘫痪无法下单,是因为许鲜正在对存储和配送产品的库房做调整,调试系统,且现有的供应商有所改变,或将增加一些新的产品,但并不清楚会增加哪些新品。对于自取点何时恢复正常,该客服称并不清楚,尚未收到系统恢复的通知,公司高层正在开会商讨。同时,该客服向记者确认,许鲜在北京所有的提货点都已经瘫痪。

2
许鲜提货点不断撤离

一位提货点的店主表示,许鲜的订单数量非常不稳定,送来的水果有时候一箱或者两箱,有的时候连着两三天都难以有订单。该店主透露,许鲜给店主的提成是十分之一,即消费者的订单金额的十分之一为店主的佣金,“每天也就7元、8元,销量最多的618大促期间,也只用十几元的收入,每月也只能挣200元—400元,而且许鲜对店主并不是很大方”,该店主解释称。


以许鲜在朝阳区的提货点数量来计算,朝阳区的校园提货点和商圈提货点一共为103家,按照每家店主平均每月300元的平均佣金来计算,许鲜每月需要为朝阳区的提货点支付支付一万元,一位曾就职许鲜的内部人士对北京商报记者称,许鲜为提货点店主支付的佣金,、低于许鲜早期自建提货点的支出,并且许鲜多余社区超市、便利店、烟酒超市合作,也可以利用这些门店提高许鲜的提货点的密度,间接增加对市场的覆盖度,最终目的是减轻开设门店的资金压力。


2016年前后,许鲜大面积关闭自建的提货点,目前市面上已经难见到许鲜自建门店。一位许鲜的常客对记者称,去年8月,位于石景山区银河南街的许鲜自提门店关店,门店的LOGO也已经被撤掉,关店前自己经常去许鲜购买水果,关店后就基本不再关顾。同样,一家许鲜提货点的店主告诉北京商报记者,此前隔壁门店就是许鲜的提货点,去年许鲜撤租,自己的烟酒超市才开始与许鲜合作,不过合作并不是为了盈利,而是为了增加人气。

3
多元化尝试摆脱单一生鲜

许鲜从校园起家,后来延伸到城市,服务周围一公里的城市人群。伴随着服务半径和人群的扩大,许鲜的品类也在扩张,从单一的水果到零食、果汁、蔬菜纷纷上线,甚至还有绿植盆景、日用品。许鲜起步之初广为人知的口碑是“便宜”,因此在销售的水果品类上与普通水果店的品类差异不大,毛利高的进口水果不多,增加水果之外的其他品类一方面可以作为关联销售提高客单价,另外,也可以在利润方面有所补充。


不过,从北京商报记者调查的多个提货点的情况来看,水果依然是许鲜销售的主要品类。 但是从许鲜尝试的线下店来看,突破水果已经成了其主要诉求。线下是生鲜电商绕不过去的一道槛,天天果园、本来生活等规模型生鲜电商都在线下布局过,也折戟过。对于习惯用线上流量吸引客流的电商来说,线下门店的选址和运营都是完全陌生的事情,仅仅作为提货点存在又无法承担高房租和人力成本。据北京商报记者调查,许鲜从去年中期开始关闭各个城市自营的线下门店候,逐渐转向原有线下店周边的小店进行合作,超市、便利店、小吃店、报刊亭、宾馆、健身房、网吧等都进入了许鲜的合作范围。 


但是许鲜并没有完全放弃自营线下渠道,在保留的不多的自营提货点处,开起了许鲜的UP优品便利店,首家开设于北京建外SOHO,不同于以往提货点需要提前下单次日提货,在便利店内可以直接购买,商品品类也扩张了不少,有果汁、鲜果、零食、烘培、甜品、咖啡、沙拉等,随着各种茶饮品牌的火爆,许鲜线下门店甚至开卖了茶饮。许鲜网CEO徐晗“2017亚布力青年论坛创新年会”面对许鲜网是否是可以定位为生鲜电商的提问时回答到,许鲜是从生鲜品类来切入,做女性的高频消费,共享的是现在线下所有的门店。

精彩回顾


包容性增长:经济全球化的“中国方案”


你以为变形金刚真的只凭票房赚钱吗?


争霸无人驾驶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北京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