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听到朱生豪的名字是在英国文学课上,讲到莎士比亚时不可避免的要提及这位先生的大名。朱生豪是国内翻译莎士比亚作品第一人,文笔流利、文采华美,是我国莎翁译作出版次数最多、发行最广和认可度最高的经典译本。倘若你也看过他的译文,定还会诵吟“晚上没有你的光,我只有一千次的心伤!”,还会扼腕“古往今来多少离合悲欢,谁曾见这样的哀怨辛酸!




可是你可能不知道的是:

他是天才:翻译作品流芳百世则已,可他当时年仅20几岁,所有的参考书目就是两本大牛津字典,他从未出过国。

他很内向:沉默寡言,不爱说话,不善交际。

他是宋清如至上主义者:他给她写了十年的情书,堪称史上最撩妹圣手。


今天,我们聊聊朱生豪写给宋清如的那些最美情书。


1912年2月2日,朱生豪出生于浙江嘉兴一个没落的小商人家庭,家境贫寒。不幸10岁丧母,12岁丧父,孤儿三人由早孀的姑母照顾。而家庭的变故致使他的性格格外沉静、敏感孤僻、沉默寡言。他把心思全部放在学业上,由于学习勤奋,成绩优秀,1924年7月高小毕业后,插入嘉兴私立秀州中学初中二年级,1929年高中毕业时经校方推荐,保送入杭州之江大学,享受奖学金,主修中国文学,以英文为副科。


大学二年级时参加“之江诗社”,他的才华深得教师及同学的称赞。“之江诗社”的社长夏承焘老师评价他说“阅朱生豪唐诗人短论七则,多前人未发之论,爽利无比。聪明才力,在余师友间,不当以学生视之。其人今年才二十岁,渊默若处子,轻易不发一言。闻英文甚深,之江办学数十年,恐无此不易之才也。


大四时,在“之江诗社”的活动中,他认识了当时还是大一新生的宋清如,后来他深爱的女友和妻子。



宋清


宋清如1911年春出生于江苏常熟一户富豪家庭。幼年时接受私塾启蒙,接着到常熟女子高小读书,之后经过自己的抗争与努力,得以在苏州的慧灵女中、女子中学(1932年又改名苏州女子师范)完成初中、高中学业。家人本来希望她初中毕业后回家结婚,但她表示“不要嫁妆要读书”,母亲疼爱这个掌上明珠,还给她一个自由的天空。


1932年,已从苏州女子师范学校毕业的宋清如,按当年教育部规定师范生已享受过公费待遇,就不能报考国立大学,遂考入美国教会大学—杭州之江大学,成为中文系的一名学生。


宋清如在高中时代就喜欢写新诗,也试着创作新诗,但她并不懂得传统诗词的平仄。之江大学有一个“之江诗社”,诗人们不少是古体诗词高手,刚入校的宋清如拿出精心准备的“宝塔诗”作为参加之江诗社活动的见面礼。朱生豪的同班同学彭重熙看后,传给朱生豪,朱生豪看了下就微笑着把头低下,没有言语,没有表情,宋清如一阵紧张。

不想三天后,朱生豪写信给她,并附上三首新诗,请宋清如指正。来而不往非礼也,宋清如立即回信。于是,他们俩开启了长达几近10年的鸿书爱情。那年他20岁,她21岁。


朱生豪写给宋清如的情书


认识朱生豪的人都知道他是个沉默寡言少年老成的人,可是在宋清如面前,他瞬间就变成了孩子。10年间,朱生豪写给宋清如几百封信,好玩俏皮可爱,光是称呼宋清如就有60多种:宝贝、好人、小鬼头、小亲亲、Darling Boy……落款也是稀奇古怪,更有上百种:朱朱、小巫、罗马教皇、叽里咕噜、Lucifen……


书信给性格内向、不善言辞的朱生豪诉说相思之情的舞台。每天除了撒娇还是撒娇,句句都是甜蜜和痴缠。那密密麻麻的小字向宋清如诉说着浓烈的爱,信手拣来任何一句都是金句,堪为情书宝典。动不动就“寄给你全宇宙的爱和自太古至永劫的思念”,温柔的告诉你“世间的苦不算甚么,你看我灵魂不曾有一天离开过你”,了解过后倾述“我一天一天明白你的平凡,同时却一天一天愈更深切地爱你”……如此有情趣又有才华,教人如何能抵挡得了?


他是满腹相思愁怅的。


澄:

别说冬天容易过,渴望着信来的时候,每一分钟是一个世纪,每一点钟是一个无穷。

我实在喜欢你那一身的诗劲儿,我爱你像爱一首诗一样。

告诉我几时开学,我将数着日子消遣儿,我一定一天撕两张日历。

 

亲爱的朋友:

写信总是那么写不痛快,我真是盼望看见你,就是不说一句话也好。


年轻的朱生豪与宋清如

他是情真意切的。


好人:

其实如果有眼睛而不能见你,那么还是让它瞎了吧。有耳朵不能听见你的声音,那么还是让它聋了吧,多少也安静一点。只要让心不要死去,因为它还能想你。


我想要在茅亭里看雨、假山边看蚂蚁,看蝴蝶恋爱,看蜘蛛结网,看水,看船,看云,看瀑布,看宋清如甜甜地睡觉。


他是幽默有趣的。


宋:
要是这世上只有我们两个人多么好,我一定要把你欺负得哭不出来。
我爱宋清如,因为她是那么好。比她更好的人,古时候没有,以后也不会有,现在绝对再找不到,我甘心被她吃瘪。
我吃力得很,祝你非常好,许我和你偎一偎脸颊。
无赖星期日

  

好友:今天中午气得吃了三碗,肚子胀得很,放了工还要去狠狠吃东西,谁叫宋清如不给信我。

 

阿姐:
不许你再叫我朱先生,否则我要从字典上查出世界上最肉麻的称呼来称呼你。特此警告。
你的来信如同续命汤一样,今天我算是活过来了,但明天我又要死去四分之一,后天又将成为半死半活的状态,再后天死去四分之三,在后天死去八分之七……等等,直至你再来信,如果你一直不来信,我也不会完全死完,第六天死去十六分之十五,第七天死去三十二分之三十一,第八天死去六十四分之六十三,如是等等,我的算学好不好?
朱一日


他是缱绻缠绵的。


接到你的信,真快活,风和日暖,令人愿意永远活下去。世上一切算什么,只要有你。
我是,我是宋清如至上主义者。
人去楼空,从此听不到“爱人呀,还不回来呀”的歌声。
愿你好。
Sir Galahad

Ps我待你好

 

澄哥儿:

你已经三十岁,是个老太婆了,实在日子过得真快,我如今也老了,不中用了。总而言之,还是让我这垂朽的残生爱着你直到死去吧!你是世上最可爱的老太婆。

傻老头子

 

好人:

我不打你手心,我待你好,永远永远永远,对着魔鬼起誓,我完全不骗你。你想不出我是多么不快活,虽则我不希望你安慰我,免得惹你神气。我吻你-这里-这里-这里-还有这里。

你的 十六夜


他们的通信里,谈风花雪月,谈三观,谈诗歌,谈翻译,谈文学,谈时事。朱生豪连绵不断排山倒海的爱意殷勤的纪录下当年民国时期的点点滴滴。终于十年的相知相许后,两人终成眷属结成伉俪。


朱生豪与宋清如晚年


这十年间,朱生豪1933年大学毕业后去上海世界书局工作,担任英文编辑。头两年参与编撰英汉辞典,1935年与世界书局正式签订翻译《莎士比亚戏剧全集》的合同。1936年第一部译作《暴风雨》脱稿,并在这一年将历年诗稿整理成册,共三集。到1937年7月先后译出《仲夏夜之梦》,《威尼斯商人》,《温莎的风流娘儿们》,《第十二夜》等喜剧。


这十年间,宋清如在1936年毕业后,成为湖州民德女中的老师。教书是宋清如的工作,副业则是为朱生豪的译作校对、誊写,偶尔作些修改。


这十年间,日军在1937年进攻上海打乱了一切,朱生豪收集的资料和译稿一毁再毁,宋清如则远离故土,辗转重庆、成都等地教书谋生。两人天隔一方,却从不忘千里情书寄相思。


文章来源:英国范儿(ID:uktastes)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中国汉字听写大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