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1年,局促西南的永历朝廷覆亡后,只有东南沿海郑成功、张煌言部和川东鄂西的夔东十三家还在坚持抗清。永历帝被俘杀后,张煌言等忠于明室的文武官员提议由鲁王朱以海继位成为新皇帝,但掌握实权的郑成功和后来的郑经却是有志抗清、无意复明,不愿意新立个皇帝来管着自己,对此毫不热心。西南的南明势力瓦解后,1661 年十月,清朝见郑成功毫无受抚之意,就把拘禁了十五年、已没有用处的郑芝龙等郑家十一口尽行处斩。郑成功受到的压力陡增,控制的沿海岛屿也无法支持庞大水军的后勤,他遂决定渡海东征,收复被荷兰侵略者盘踞的台湾,把那里作为抗清的基地


 

中国领土台湾自明朝天启年间(1624 年)就被荷兰殖民者侵占。1661 年二月,郑成功趁荷兰军主力返回巴达维亚(今印度尼西亚雅加达)、进攻厦门的清军也返回京师休整之际,率两万五千多名士兵和百余艘战舰自金门出发渡海,经澎湖向台湾岛进发。发兵之前,郑成功先礼后兵, 曾两次写信给荷兰殖民总督揆一(Frederik Coyett)令其投降,信中称: “此地非你所有,乃前太师(指郑芝龙)练兵之所。今藩主前来,是复其故土。”

 

荷兰殖民者得知郑成功要进攻台湾,十分惊恐,急忙把军队集中在台湾(今台湾东平地区)、赤嵌(今台南)两座城堡中固守,并在港口沉破船只企图阻止郑成功船队登岸。郑军乘海水涨潮,将船队驶进鹿耳门内海,主力避开敌军港口的火力,出其不意地从禾寮港登陆,从侧背进攻赤嵌城,并切断了该城与台湾城的联系。

 

台湾的汉族和高山族人民听到郑成功大军登陆,成群结队推着小车,争先恐后地提水端茶,来迎接郑军。荷兰侵略军急忙调动最大的军舰、有36 尊大炮的“赫克托”号来攻,企图阻止郑军的船只继续登岸。郑成功指挥战船把“赫克托”号团团围住,郑军的战船虽小,却行动灵活。六十多只战船一齐发炮,将“赫克托”号击中,熊熊燃烧大火把海面照得通红,“赫克托”号顷刻之间就被击沉,另外三艘荷兰船一看形势不妙, 吓得掉头就逃。

 

荷兰侵略军遭到惨败后龟缩在两座城里不敢应战。他们一面偷偷派人到巴达维亚(今爪哇)去搬救兵,一面派使者到郑军大营求和,说只要郑军肯退出台湾,他们宁愿献上十万两白银慰劳。郑成功严词拒绝了荷兰使者,派兵猛攻赤嵌。赤嵌城周围四十五丈,高三丈六尺,城墙上有四座炮楼,防守坚固,郑军一时攻不下来。这时当地人给郑军出主意说, 赤嵌城的水都是从城外高地流下来的,只要切断水源,敌人就会不战自乱。郑成功大喜,立即派人将城内荷军的水源切断。不出三天,外援无望的的荷兰人果然乖乖地向郑军投降——在登陆台湾四天后,郑军就收复了荷兰人占据的赤嵌城。

 

荷兰人盘踞的最后城堡台湾城也被郑军包围,城中的荷兰殖民军只有不足千人,但台湾城周长二百多丈,高三丈多,分三层,下层深入地下一丈多,坚固难攻,荷军在城中负隅顽抗,不肯投降。郑成功鉴于台湾城城池坚固,强攻一时难以得手,为了减少伤亡,命士卒在该城周围修筑土台,开始对台湾城进行长期围困。

 

台湾城的荷军被围数月,军粮得不到补给,士气逐渐低落,不愿再战。荷兰殖民总督揆一为了挽救行将灭亡的命运,企图与清军勾结,夹击郑军。十月,揆一的使者到福建与清军商议,清军却不肯为荷军火中取栗, 反而要求荷兰人先派战舰帮助他们攻打厦门,然后再解荷军之围。揆一无可奈何,只好派雅科布•考乌率领漂泊在海上的三艘战舰、两只小艇前去攻袭厦门。谁知考乌心存畏惧,根本不敢与郑军交战,竟中途转舵驶往暹罗,之后又逃回巴达维亚去了。荷军勾结清军夹击郑军的企图完全落空后,前来增援的海军也被郑军击败,士气更加低落,不少士兵为求活命,开始陆续向郑军投降。

 

到十二月,被围困九个月的荷兰殖民者弹尽粮绝,在郑军的大炮轰击下被迫打着白旗出城投降,十二月十三日,荷兰殖民总督揆一在投降书上签字,带着残兵败卒灰溜溜的乘船撤离了台湾。时人沈文光当时正在台湾,对郑成功光复台湾兴奋不已,赋诗赞曰:

 

郑王忠勇义旗兴,水陆雄师震海瀛。

炮垒巍峨横夕照,东溟丑夷寂无声。


 

被荷兰侵略者盘踞三十八年的宝岛台湾被郑军收复了,郑成功将荷兰殖民者设置的据点赤嵌楼改名为“东都明京”,设立承天府,下属二县, 并颁布永历历法。但由于台湾海峡既宽又险,台湾之地远无福建沿海富庶, 郑成功的许多部下都不愿意全家搬到这僻远之地,有人甚至消极抵抗, 这让一向军令甚严的郑成功十分恼怒,而随后发生的一件家丑更成了郑成功愤怒到达顶点的导火索。

 

1662 年五、六月间,留守厦门的郑成功的儿子郑经,同其四弟的奶妈陈氏通奸生了一个儿子,郑经的妻子是原兵部尚书唐显悦的孙女。唐显悦这位爷丈人为孙女鸣不平,写信责问郑成功:“三父八母,乳母亦居其一,令郎狎而生子……此治家不严、何以治国?”在台湾的郑成功得知后大怒,立即派部将到厦门以治家不严之罪,令斩其妻董氏和郑经、陈氏与所生的婴儿。留守金门和厦门的诸将接令后大惊,力图大事化小, 杀陈氏与所生婴儿,并联名代董夫人与郑经求情请罪。郑成功不依,坚持要杀郑经与董氏。郑经正与众文武商议对策的时候,郑家的部将蔡鸣雷正好从台湾来搬家眷,郑经等人向他打探消息,蔡鸣雷因在台湾有过失, 怕受郑成功处罚,故意夸大其词说:藩主发誓要杀董夫人与郑经,如金、厦诸将拒不遵命,就全部处斩。诸将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最后决定联合抗命。

 

郑成功收到诸将的回信,见部下竟然不遵将令,心中愤懑不已。这时永历帝被俘杀的消息也传来,郑成功深受刺激,五月初一即感不适, 一病不起(可能是疟疾),他仍每天手持望远镜眺望澎湖方向有无船来, 但事实让他失望了。郑成功自诩十七年来为国家“枕戈泣血”,反而弄得“进退无据,罪案日增”。到初八时,也就是收复台湾仅四个月后,完全绝望的郑成功气噎而死——去世前他总结自己一生,感到深不如意,认为“屏迹遐荒,递捐人世,忠孝两亏,死不瞑目!”最后“顿足捶胸,大呼而殂”, 年仅三十八岁。郑成功死后,其子孙郑经、郑克塽相继在台湾坚持抗清, 又将明朝衣冠延续了二十余年。




ZVEN 精 选




本文摘选自《国史001:南明悲歌》



公元1644年,明朝覆亡,天下大乱。李自成、张献忠的农民军,南方的复明势力,想要入主中原的清朝,三方为争夺天下展开了激烈的角逐。本书讲诉了那一段时期民族矛盾、阶级矛盾互相交织,英雄志士、汉奸叛贼纷纷登场的惊心动魄的历史故事。 


↓↓↓点击原文链接快速购买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战争事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