壳,这个堪称A股市场中此前最为“性感”、股价也最带“动感”的“美女”,正在遭遇资产“型男”和资金“媒婆”的渐次冷落。

随着对“借壳”监管的持续推进,从2016年至今,先是顶着“高富帅”光环的中概股借壳戛然;此后,IPO经历提速后的“匀速运动”,同步伴随规范重组上市、限制重组再融资、规范原股东减持“三重利剑”并行,致使不少净利润高达亿元级别的新兴行业公司也对“借壳”不再迷恋,甚至心生惶恐。

此前是“一家养女百家求,九十九家空回头”,现在却是“A家有女早长成,养在深闺人不识”。在2017年,壳股将必然经历了一场名副其实的“逆蜕变”——曾经的炙手可热遭遇飞流直下,从众人追捧的“万人迷”迅速坠落凡间,其中不乏无人问津的“低颜值剩女”。

1、新都退:不再与“剩女”谈恋爱

梳理多数男士不愿意与大龄剩女谈恋爱的原因,我们大致可以归纳为如下几点:

1、择偶眼光近乎挑剔;

2、个性鲜明强势;

3、交际圈子较窄;

4、消极等待心态较浓。


而反观A股市场,资产与资金对壳股的疏离,则主要原因可以归结为借壳的不确定化以及其他融资路径的畅通化。

其中,重组新规中借壳的认定和再融资新规的出台使得借壳上市越来越难,壳资源的价值也日趋减小,资产方都越来越明显感觉到,随着监管打击囤壳、炒壳的利剑持续高悬,借壳市场的不确定性正在迅速增大;尤其随着完善退市制度的呼声高企,壳本身是否在具备“牌照价值”本身也已经成为一个问题。

新都退便是“牌照价值”急剧缩水的典型,公司在A股市场的末日之旅将于7月6日正式告终。不仅华图教育此前借壳上市的计划在新都酒店2015年4月30日披露年报时戛然而止,新都酒店拟以2亿元现金向广州铭诚增资购股的方案也存在可能终止的风险。

不再与“剩女”谈恋爱的并非资产方,资金在二级市场对壳股的竞逐也正在发生微妙变化。就在新都退在“退市整理期”放量成交时间段内,不少参与交易的资金并非是等待“剩壳”的复出,其短期博弈的计划已日趋暴露。


折射这种短炒心态蛛丝马迹的一个线索便是诸多营业部资金频频采用“T+1”交易模式。以平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深圳金田路证券营业部为例,该营业部在6月27日买入89.25万元,但28日迅即实现反向操作,当日卖出金额则高达139.30万元,清仓迹象明显;东吴证券股份有限公司苏州吴中区木渎镇证券营业部在6月26日买入428.17万元,居于买一席位;但在6月27日,该营业部又现身当日卖出金额排名前5名营业部名单,且以282万元的卖出金额位居卖出首位。


整体来看,新都退复牌后股价已经从8元附近跌至1.4元附近,市值更是大幅缩水了80%。那么,公司股价在A股的最后三天会否出现逆袭呢?从长油退、国恒退等案例来看,这种概率几乎为0。


从2014年10月“史上最严退市新规”发布至今已有两年半时间,*ST二重、*ST国恒、武锅B、博元投资、欣泰电气、*ST新都等公司均陆续走上了退市之路。如同剩女青春时光不再来,这些退市公司中,也尚无重返A股市场的先例现身。

因此,不少市场人士认为,即便有短期资金参与退市股的炒作,但大概率为事先被套住的大资金通过制造交易假象吸引零散资金进入,从而借道跟风盘逃离。有判断认为,钓鱼式走势或成为新都退末日之旅的最可能形态,投资者需要警惕公司股价缓步推升之后的突然跳水。

2、恋爱次数越多,得到真爱概率越小

但资本市场的并购重组和借壳交易永不会停止。德勤中国相关负责人指出,即便在相对成熟的香港市场,壳生意也存在较大市场,这也是近来一则监管限壳传言便引发仙股集体暴跌的重要原因。

但不同的是,香港股市上被交易的“壳”大多都是被清理“洗”过的“净壳”,结构单一、资产简单、价格便宜,而A股“壳”的基本状况存在很大的差异,可以说A股的“壳”更像垃圾或僵尸上市公司。

在A股市场,由于牌照价值的存在,不少公司在重组、借壳的路上愈战愈勇、愈挫愈奋。他们就是市场戏称的“重组专业户”,如同一位剩女虽几经周折却依然走在追求的路上一般,对并购重组优质标的充满了执着。

温州系上市公司W便是这样一位“大龄剩女”。虽然遭遇资产重组方案接连被否,但新的重组方案又层出不穷。而根据投行人士介绍,此类壳公司并不在少数。“A股中一直存在这么一类上市公司,一直将更换实控人、重组并购作为真正的‘主营业务’。因此,公司年报里披露的主营业务利润实际上主要依靠做账,比如一年巨亏后就可以几年微利,好比女人的美容一般。”

但随着监管对忽悠式重组的持续高压,这种“恋爱次数过多”的情况开始遭遇新挑战。以今年前四月为例,统计显示,并购重组上会数“腰斩”,过会率也已经降至92%附近。

而与此同时,A股的借壳资产也在趋向优质化。除了借壳ST云维深装总之外,借壳ST天仪的贝瑞和康也是国内基因测序行业第一梯队成员。这种趋势的演进,实际上折射出作为“型男”的优质资产的话语权增在增强。

当一个人成为爱情沙场上的“老油条”,却仍然找不到自己的真爱,只能说明她被困在虚幻的感情里,让自己走入了恋爱的误区。通常而言,恋爱次数越多,得到真爱概率越小。而对于上市公司来说,一个真正的产业才是我们渴望已久的情爱,是我们温馨、幸福、安宁的家。

3、ST:你在追忆似水年华,我且看你明日时光

谈到壳股,就不得不提到一个特殊板块——ST。这个“剩女”群体,不仅从资质上看更加“矮挫丑”,而且脸上还被印上封印——绩差ST的威力,并不亚于《水浒》中被发配流离者脸上的刻字。

目前来看,在ST族“剩女”中,有不少“老大姐”已经先行离开。既有老年的ST水仙,也有“轻熟女”ST国恒、ST长油和ST二重。而仍然留在A股之中正常交易的,目前尚有70余家。

但此类壳公司日子并不好过。2017年以来,在白马行情掌声不断的同时,不仅多数ST类个股股价遭遇腰斩,而且A股目前的“一元股”阵营,全部由ST公司构成,折射出A股“壳”价值的缩水阵痛。

此前,重组、卖壳通常被看作ST公司实现乌鸡变凤凰的“杀手锏”。但今年以来,这种趋势已经发生深刻变化。有统计显示,今年以来ST板块中累计15家公司披露了重大重组事项的最新进展,其中已经完成重组的为零;宣告重组失败的则包括*ST金宇、*ST万里等多家公司。

但在重组上市监管趋严的背景下,ST公司的“自救”路径出现“转弯”。

其一,以央企及地方国企中的ST公司谋求混改与重组;

其次,以*ST沈机等公司为代表,有实力的大股东在一级资产或二级市场加紧资产腾挪与运作;

第三,以*ST墨龙为代表的公司寻求政府资金援助,如果仍然资不抵债,申请破产重整以求得新生也成为一种路径,*ST吉恩和今年即将恢复上市的*ST川化等公司都走了此路。


通过对A股“壳市”的分析,我们最终得出的结论是,沦为“剩女”并不可怕,上市公司必然会在经济的大潮中遭遇跌宕起伏,如同美丽女孩儿都会经历爱情中的受伤和流泪一样,但这,都是我们成长的宝贵机会。即便最终成为剩女,我们依然可以看作“折翼的天使”,最重要的是,与其自卑、自负、自闭,远不如自我成长和自强。


(编辑:方舒雁)


戳这里,下载e公司APP锁定上市公司实时资讯!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e公司官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