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慕清

我们为什么要读《诗经》


  我组织读《诗经》活动,已经快三个月了,目前有160多人和我一起学习。很多人问我,为什么要组织这么多人一起学?现代人读《诗经》的意义和价值到底是什么?


  于我而言,这些问题缘起的答案是兴趣。我很喜欢《诗经》,一直想重新认真读一读,却每每拿起,又每每搁下,总觉得需要读的书太多了,很多书很“有用”,必须现在读,马上读,方能安心。日日读书,读的却不是心中最想读的这一本,令人不胜感喟。


  犹记得儿时,七八岁的时候,家里有一个蓝白相间的书架,上面有十几本墨绿色封面的文学选读本,有一本讲的就是《诗经》。我经常在放学后,坐在小板凳上,背靠着书架,守着一窗的落霞,一边查字典一边读《诗经》,也偷偷地背诵过很多篇,不求甚解,只是觉得很美很美。


  我至今不能忘怀儿时读到《诗经·小雅·鸿雁》的心情:


  鸿雁于飞,肃肃其羽。

  之子于征,劬劳于野。

  爰及矜人,哀此鳏寡。

  鸿雁于飞,集于中泽。

  之子于垣,百堵皆作。

  虽则劬劳,其究安宅。

  鸿雁于飞,哀鸣嗷嗷。

  维此哲人,谓我劬劳。

  维彼愚人,谓我宣骄。


  小时候不明白这几句诗的意思,无法体会到徭役给老百姓带来的痛苦,只是向往着鸿雁肃肃其羽,盘旋蔚蓝天际,振翅而飞的快意。长大后看宋朝崔白所画的《秋蒲蓉宾图》,秋光旖旎,荷叶枯萎泛黄,芙蓉花开正艳,顶风直立,花间鹡鸰展翅腾跃,两只鸿雁生气奕奕,振翅凌空,意在千里,总会让我想起这句“鸿雁于飞,肃肃其羽”。


  这是《诗经》最初给我的美学熏陶。再次精读《诗经》,希望将这份美和诗意传递给更多的人,尽自己的力量做一些普及教育,所以我开始写解读文章,并组织了“晨起温书·和慕清一起读《诗经》”的线上读书活动,希望与更多的人分享我的读书心得,希望更多的人走进《诗经》的世界。


  回到文章开头的问题,我认为读诵誊抄《诗经》是很有现实意义和价值的。为什么呢?


  首先,单纯就知识储备而言,每一个中国人都应该有一定的古典文学修养,而《诗经》是我们古典文学的源头之一,是我们必备的知识基础。


  著名文学家金克木先生在《书读完了》中写道:“只就书籍而言,总有些书是绝大部分书的基础,离开了这些书,其他书就无所依附,因为书籍和文化一样,总是累积起来的。”因此,我想那些不依附于其他,而被其他所依附的书,就应当是我们的必读书,或者说必备的知识基础,《诗经》就是这必不可缺少的书目中最重要的一本。


  其实,在新学以前,《诗经》本就是儿童的启蒙读物,师长还常常用《诗经》来测试儿童的背诵能力,只是当下我们的文化、我们知识积累都是离着西方近了,靠着传统远了一些。


  其次,观今宜鉴古,无古不成今。《诗经》是一部百科全书,也是我国现实主义文学的滥觞,虽然三千年过去了,可它作为一面我们观察社会的镜子,依然明亮,它为我们修身养性、明辨是非提供了很多启示。


  所以,孔子才说:“小子何莫学夫诗?《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迩之事父,远之事君;多识于鸟兽虫草之名。”


  《论语》中还有一个故事,可以从侧面反映《诗经》的重要性。


  陈亢问伯渔:“子亦有异闻乎?”对曰:“未也”。尝独立,鲤趋而过庭。曰:“学《诗》乎?”对曰:“未也”。“不学《诗》,无以言。”鲤退而学诗。


  陈亢,又叫子禽,是孔子的学生,这个人不太地道,上面这段对白简单翻译成白话文就是:有一次陈亢问孔鲤,“你家老爷子有没有给你开小灶学习呢?”孔鲤忙摆了摆手说:“没有没有!”他怕陈亢不相信自己的话,就给陈亢讲了一个生活细节。他说,有一天,孔子一个人站在院子里,他看见了,想开溜,却被孔子叫住了,问他,“你读《诗经》了吗?”他老老实实地摇了摇头说:“没有呢!”孔子说:“不学《诗经》,你怎么开口说话?”孔鲤回去之后就开始认真学《诗经》了。


  “不学《诗》,无以言。”看,在孔子的眼中,不学《诗经》,都不能开口说话。


  再次,重温经典,阅读《诗经》,能丰沛我们的情感世界,提高我们的人文素养。


  当下,我们经常感慨,找一块安放情感的地方特别困难,中国人不缺乏对亲朋好友的善意表达,缺乏的是“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社会情感,缺乏的是体察人心,给予陌生人关爱的能力,缺乏的是一份《诗经》中所涵养的情怀。


  在紧张的社会竞争中,《诗经》就像是润滑剂,能够让德行和知识更加相契相合,让“无用”在“有用”中寻得一丝生存空间,让人找寻到一块心灵的绿地。人的精神和灵魂,总有一天是会寻根的,总会走到传统里去,那就会走到我们文化的源头《诗经》里去。


  最后,重温经典,阅读《诗经》,不仅是我们抵抗粗鄙文化的方式,也是我们传承国学经典的法门。


  当下的中国,那些宏大的意义正在不断被消解,我们不敢想象,再过五十年、一百年后中国人的对话会是什么样子?我们的孩子们会不会满口粗话?粗鄙文化会不会从亚文化状态“翻身做主人”,成为主流文化?


  《诗经》是一条文字之河,因时间的关系,我们永远生活在它的下游,感受其芬芳,接受其哺养。在古人一咏三叹的吟诵中,我们体会着风雅颂、赋比兴,这份诗意和美好,我们的后代也值得拥有,不是吗?因此,我觉得,每一个读书人都应该做点什么,坚持点什么,尊重点什么。我认为,《诗经》不可丢弃,传统文化不能忘记。


  我们阅读《诗经》不会产生立竿见影的经济效益,所能影响的人也非常有限,可是这是我们能做的,对抗粗鄙文化的方式,这也是我们能做的文化传承的方式。如果坚持学习且传播,在今后的山河岁月里,我们的后代能看到每一部经典,字里行间,都会有你我每一次挑灯夜读的身影。

   



本期赠书

凡是“新华视界”的粉丝

均有机会得到

郭慕清的新书

《陌上花开:和慕清一起读诗经

作者:郭慕清

出版社:新华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7年5月


诗经,是先民的吟唱,也是今人寄放心灵的静土。

《陌上花开:和慕清一起读诗经》精选了36篇郭慕清发布在“慕清悦读”公众号上的《诗经》解读文章。文章将《诗经》中的经典篇目与后世的诗词名篇相结合,或讲述历史上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或投射剖析当下的社会现象,或表达对家乡、对父母的缱绻思念。通俗易懂的讲述、妙趣不乏深度的解读,化身为一座古典与现代之间的桥梁,让《诗经》穿越三千年的沧桑岁月,不再晦涩难懂,将先民优雅的吟唱融入现代的诗意生活。


本书作者郭慕清供职于新华社,《新华诗叶》杂志副总编辑,微信公众号“慕清悦读”创始人。她发起“和慕清一起读诗经”活动,成为线上阅读经典活动的典范,吸引全国各地读者参与,广受好评。


慕清用她现代青年的视角和别具一格的文字风格,至淡至浅又至深地解读《诗经》,帮我们实现了一趟千年大穿越,完成了诗歌源头的文学之旅。

——新华社原副社长何东君

诗经虽叫“经”,却很美。跟着慕清这本书到诗的源头看一看,当你再见到身边的鸿雁、杨柳、月出、蔓草时,一定会有别样的欢喜。

——微信公众号“六神磊磊读金庸”作者六神磊磊


跟慕清读诗经吧,沿一曲清溪,寻回迷失的路;跟慕清读诗经吧,掬一捧清水,涤滤蒙翳的魂;跟慕清读诗经吧,引一湾清流,妆点心灵的家乡。当日出东方,晨窗初启的时候,让我们和诗经一起飞翔!

——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主讲人、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毛佩琦

慕清的《诗经》,就像慕清的名字一样,冰清玉润,令人思慕。

——中央电视台《中国诗词大会》嘉宾评委、中央民族大学副教授蒙曼

读懂诗经,需有一颗高古又天真的心,慕清以一顆清雅女子之心,引我们跋涉诗经山水,她将诗经里的古老情爱与自然,活生生引到我们眼前。

——著名作家、第六届鲁迅文学奖得主刘亮程


慕清是国社“文艺圈”的领军人物之一,视界君曾经在《新华诗叶》的活动上与她相识,十分仰慕。这次开设“读书”栏目请她 参加,她也是欣然应允,不但提供三本赠书,而且还附带精美书签:

赠书活动规则

1   关注公号即可留言评论。评论中含有“好看的视界”五个字即视为参加活动。


2   评论需要三观端正,内容不限,尤其欢迎对作者以及视界君的赞美。


3   在48小时之内,评论热度排在前三位的读者得到赠书。(7月5日20时统计票数)


4   每个账号限一次参评机会。



另外,上一期赠书活动的获奖粉丝已经产生。根据7月3日20时的统计,以下3位粉丝获得了刘卫兵老师的赠书《我们这30年》:



请以上三位粉丝后台留言,告诉我们地址和电话。




新华视界·读书

栏目主持:张传奇


好看的视界



往期回顾

六神磊磊 | 杜甫的太太:我嫁的是一个假诗人

刘卫兵 |  一位新华社记者的香江情结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新华视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