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马格南图片社

在纽约举行的2017年年会上宣布

三名新摄影师加入:

Enri Canaj(阿尔巴尼亚)

Emin Ozmen(土耳其)

Cristina de Middel(西班牙)


三年半后,马丁·帕尔辞去主席

新的主席由Thomas Dworzak取代



托马斯·德沃扎克,1972年出生于德国,2004年成为玛格南正式会员。


作为一位报道摄影师,他出道很早,20岁出头就开始报道高加索地区的冲突。此后,奔波于东欧和中东地区,拍摄局部的战役以及冲突背后难民和士兵的生存状态。 


作为一位报道摄影师,他出道很早,20岁出头就开始报道高加索地区的冲突。此后,奔波于东欧和中东地区,拍摄局部的战役以及冲突背后难民和士兵的生存状态。 



© Thomas Dworzak/Magnum Photos


不同于传统的纪实摄影家,德沃扎克以很个人化(相片收藏爱好)的艺术手法处理他的个人项目。第一本个人摄影书《塔利班》,很多相片就不是他自己拍的,而是他收集的塔利班士兵的古怪审美趣味的影楼照。


© Thomas Dworzak/Magnum Photos


在《陆军战地医院/伊拉克》(M*A*S*H/I*R*A*Q)这书中,他把美国CBS一部黑色喜剧《陆军野战医院》里的截屏照片并置在他拍摄的美国士兵照中,暗喻了伊拉克战争的荒诞。


© Thomas Dworzak/Magnum Photos


在Instagram上,他还通过一些标签搜索和收集到各种主题的网民截屏相片,目前这个称之为《Instagram Artist Scrap Books》的集合还在继续扩大。


© Thomas Dworzak/Magnum Photos


除了不一样的新主席,玛格南提名的三位新成员中,来自西班牙的女摄影师Cristina de Middel也显得很另类。


Middel与其说是一位摄影师,倒不如说是一名影像艺术家,单看她的个人网页就一点都不像摄影师幻灯片式的页面,而是各种图片和字体的拼贴。她最有名的一个摄影项目是拍摄自己虚构的一位非洲宇航员的故事,这些相片充满了电影式的故事虚构感。


©Cristina de Middel


玛格南70周年之际,新主席和新成员的定音,可以说这让马丁·帕尔为玛格南做出的改变得以延续,让我们看到玛格南在维系心中那份人文精神的同时,通过吸收新成员、首次引入风险投资的举措,正一点一点焕发新的朝气和活力。正如玛格南首席执行官大卫•肯高(David Kogan)在会上说道:“此次年会标志着玛格南新的开始。”



由纽约市政府签发的玛格南法人证书    

 © Magnum Group | Magnum Phot





【摄影师】Cristina De Middel


Cristina De Middel是一位来自西班牙的女摄影师,她于1975年出生在阿利坎特,先后于俄克拉何马大学攻读摄影,瓦伦西亚理工大学学习纯艺,2006年在马德里的地面部队学校参加战地记者训练,参与西班牙红十字会的国际人道主义法与维和行动。



人们大多熟悉Cristina那组名为《The Afronauts》(非洲太空人)的作品,是作者通过摄影重塑了1964年一位非洲裔教师试图完成“将第一位非洲人送上月球”这一宏大计划的历史事件,通过有关于梦想的话题来谈论一个积极的非洲。
新作品《This is What Hatred Did》承袭了她过往的创作方式,同样像是一部魔幻现实主义的图像小说一样,Cristina将作品架构在非洲作家Amos Tutuola的小说《My life in the bush of ghosts》(我在鬼怪丛林中的生活)之上,这部小说讲述的是一个尼日利亚的小男孩所在的村庄遭到士兵的攻击,他被救进了一片魔幻的森林之中,里面充斥着大量的怪诞和恐怖,小男孩花了30年的时间在丛林中寻找回家的路…Tutuola的小说完全忽略尼日利亚的社会现实问题,而寄情于非洲神异、鬼魅的民间神话。
受到小说的深刻影响,当Cristina来到尼日利亚的拉各斯,看到了位于拉各斯巷口的大型深水码头——马科科(Makoko),这是一个自成一套系统,有着自己的规则和秩序的贫民区,这也意味着对于那些不属于他们的外人同样存在着某种禁止。她开始意识到这里就和Tutuola小说中描绘的森林有着完美契合的地方,于是,Cristina开始制作草稿,码头代替丛林,她把故事背景移接在了现实的尼日利亚,并把自己在小说中感受到的神奇通过她的摄影重新编写。
作为一位西班牙摄影师,Cristina的摄影实践中有两部重要作品都是有关于非洲的。事实上,有很多关于非洲的故事都是积极的,也有很多才华横溢的人做了了不起的事情。Cristina关注着非洲,这并不是聚焦到关于战争、饥荒和避难者——那些陈腐的凝视上,她通过这样一种半虚构的方式来回避人们对于以往非洲的想象以及那些时常被谈论到的现实问题,通过另一种视角来描述着另一面非洲。






















【摄影师】Enri Canaj


新闻摄影师艾曼·奥兹曼(土耳其,1985)在萨姆松第19大学研究物理学,然后去了伊斯坦布尔的马尔马拉大学艺术专科研习摄影。2008年,他出版了两本摄影集,“安纳托利亚的人类”和“土耳其的小额信贷的故事”。他曾多次去叙利亚,伊拉克,土耳其,希腊,马其顿,塞尔维亚,克罗地亚,匈牙利,奥地利,德国,意大利和法国,看那些被迫成为“难民”的人们。他的一张照片被《时代》选为2013年度十大照片。Emin Ozmen已经赢得了多个奖项,其中两个世界新闻摄影奖和公众大奖苹果白兰地Bayeux为战地记者奖。2015,他收到了玛格南图片社基金完成了他对难民危机的长期项目。Emin Ozmen是2016世界新闻摄影多媒体竞赛的评委会成员。他目前住在伊斯坦布尔,继续他在法新社任摄影记者的工作。












【摄影师】Enri Canaj


nri Canaj,33岁,出生在阿尔巴尼亚自由摄影师,他在11岁时随家人搬到希腊。



他从2011年开始用图片记录希腊底层人的生活。在他的印象中,在奥运会召开前的几年时间,希腊有了很快的发展,许多建筑拔地而起,希腊像是披上了一件新衣服,在希腊运动会期间,城市很整洁并且防卫严密。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运动会过去之后,希腊又会恢复了之前的样子,城市充满了许多毒贩子、吸毒者、小商贩、移民和妓女。他们的生活极其艰苦,住在又脏又乱的房子里,只为了生存。

关于这组作品Enri Canaj曾说:“你不会想要在街上碰到他们。然而,在他们周围举起相机已经是我每天的程序。这种方式让我更容易接近他们。他们是有着许多问题的敏感人群,有支离破碎的家庭摆在他们面前。有时他们会给人没有人会关心他们的印象。他们好像想找人倾诉,就像他们想走出他们身处的痛苦境地。他们中的有些人让我感觉他们在找人打开痛苦的缺口,好让他们发泄出来。有时他们会谈论他们自己经历过的困难,或者别人的事情。或者这样能让他们感觉好一些。”

对Enri来说,用镜头记录的这些人的生活,是他从童年起就见到的场景。他希望人们在看到这些照片时,能像他一样感受到照片中人物的敬意和尊严。

























快拍快拍/一个有人情味的摄影APP

点击阅读原文,下载APP投稿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快拍快拍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