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点击「科学网」↑关注我们!


BiochemiaMedica(《医学生物化学》,克罗地亚的一家被SCI收录的期刊,该刊每年出三期)2017年第2期发表美国科罗拉多大学丹佛分校的图书馆员、副教授Jeffrey Beall的文章,what I learned from predatory publishers(我从掠夺性期刊出版商学到的东西)。下面摘要介绍该文内容。


2012年1月,我创办了“学术开放获取”博客,推出了掠夺性期刊名单。2017年1月,在校领导的压力下,我关闭了“学术开放获取”博客,撤掉了掠夺性期刊名单。不这样做,我饭碗难保。

在20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北美地区学术期刊涨价厉害,原因有三。第一,婴儿潮期间出生的人到了读博、评职称的年纪,发表需求增大。为了适应这个需求,一些半年刊改为季刊,季刊改为月刊。而在纸本期刊的年代,出版量越大,成本越高,期刊价格越贵。第二,90年代时,美元和加拿大元疲软,美国的很多大学图书馆都去欧洲采集期刊。第三,很多新领域(如纳米材料研究)出现了,就需要创办新刊。总之,涨价的原因很复杂,可是,很多人采取政治正确的简单方式,将学术期刊涨价原因完全归罪于出版商的贪婪。

为应对期刊涨价,OA期刊诞生了。

接着,单纯为了盈利的掠夺性期刊也出现了。

我认为,掠夺性期刊出现后,有数以万计的人靠在这些期刊上发文章拿到了硕士学位、博士学位,评上了职称。

当然,并非所有OA期刊都是掠夺性期刊,但是,凡采用作者付费模式运行的OA期刊都面临着利益冲突,因为发文越多,挣钱越多,就总存在着降低录用标准的诱惑。

2012年1月,我推出掠夺性期刊名单后,很多出版商或期刊要求我将其期刊从名单中拿掉。

有的出版商给我发邮件,说他们的审稿过程多么严格,有的还采用我提出的几条标准作自我剖析,说他们的期刊不符合我提出的任何一条应该打入黑名单的判断准则。有的出版商给我们大学的很多人发电子邮件,无端地诋毁我。有的向我们校领导的邮箱无休无止地发PDF格式的邮件,说我如何损害了他们的声誉。他们就是希望把校领导骚扰烦了,哪怕是为了不再收到这些邮件,校领导也要对我采取行动。

我还吃惊地发现,在掠夺性期刊上发过文章的研究人员居然成了这些期刊的辩护人。

关于学术出版的未来,我认为,像ArXiv.org这样的预印本服务将发挥更大的作用。他们将审核工作最小化,而且,审核是基于作者,而不是基于文章。也就是说,偏离科学共识太远的作者会被打入黑名单,其投稿将得不到发表机会。从OA期刊转向预印本服务的一大好处是,由于不收作者的费用,就杜绝了相应的腐败机会。

另一个值得探讨的模式是在不同专业领域创办一些overlay journals(覆盖式期刊),即,将每个月、每个季度在相关预印本文库中发表的本专业领域最佳文章集合到一起在这些期刊上发表,编上目录,配上链接。

5年来,攻击我最厉害的不是出版商,反倒是一些大学图书馆馆员。原因是,他们认为OA是伟大的事业,而我胆敢指出OA的缺陷。

所以,不仅是学术出版产业需要改革和自我管理,大学图书馆界也应幡然醒悟,切实面对掠夺性期刊出版商的问题。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武夷山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557-1062954.html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科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