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上方“房金所”关注我们



弱弱地问一句:你属于中产吗?


“只有一项工资收入月入3万的白领”和“在上海有四套房的扫地阿姨”谁是中产阶层


网友抛出的这个话题,让沉寂多日的中产阶层讨论再次浮出水面。你是中产阶层吗?成为中产阶层意味着什么?



不管你是否承认,中国确实经历了财富爆炸式增长


改革开放以来,随着经济的发展,中国人的个人财富也在飞速积累。瑞信的报告显示,2000年到2016年,每个中国成年人的财富从5670美元上升到22864美元,17年翻了4倍多


2000~2016中国成年人个人财富变化图(单位:美元)(来源:瑞信全球财富报告2016;制图:NBD图数馆)


一般而言,个人财富的积累取决于国家经济发展状况。在过去的三十多年里,单从经济增速的角度讲,中国可谓是“打遍天下无敌手”,这是国民财富能够实现累积的基础。我们现在之所以能够热议“中产阶层”,也是因为手里确实比以前有钱了。试想在吃不饱肚子的时代,谁还有心思去讨论“中产阶层”?


我们比以前富了,是讨论这个话题的前提。


但是,我们富裕的程度还不够。关于中产阶层的定义可以说是众说纷纭,有一些还令人啼笑皆非。早在2010年,专业造榜停不下来的《福布斯》认为,“生活在城里,年龄在25至45岁之间,拥有大学学位,是各行各业的专业人士和企业家,年收入在1万到6万美元”,满足这四个条件,就是中国的中产阶层。然后它推论中国有3亿以上的中产阶层,超过了美国总人口。但殊不知当年中国光农村贫困人口就有2688万,直到现在,全面脱贫依然是“十三五”的重要任务。


如果要按这个标准套用“中产阶层”,“月入3万的上海白领”可能就要哭晕在厕所了。显然,中产阶层是一个很难量化的概念。因为它受制于个人财富类型、收支和国家经济实力等诸多因素,尤其与各国的具体国情紧密相连。




掏不出钱的“百万富翁”:四成个人财富被房产套牢


随着中国经济发展进入转型期,消费升级的意义日益凸显。但是作为消费主力军的中产阶层,真的还有富余的消费能力吗?


波士顿咨询公司的报告显示,2016年中国个人财富规模达126万亿人民币,位居世界第二,仅次于美国。但令人咋舌的是,这些财富中的40%都投向了房地产。按这个比例计算,一个月入1万的人,其中就有4000块套在房产上。而令人惊讶的是,在五年前,中国居民居住消费占总消费的比例还不到10%。


制图:NBD图数馆


要实现消费升级,就要引导中产阶层向高端产业的消费转型。而消费的条件之一,就是手里有现钱。但现阶段,中产阶层正在逐渐增加对固定资产的配置。2016年,中国中产阶层的固定资产投入超过了金融资产,成为中产阶层个人财富的最大来源。


▲中国中产阶层个人财富如何配置(来源:瑞信全球财富报告)


按上图的比例,我们来算算“月入3万的小白领”,最终能够用在“消费升级”上的花费有多少。如果是税后3万元,那么小白领实际手里握有的现钱只有15600元,而这笔钱还需要偿还9%的债务,还完债之后只剩下14196元。上海5月的平均房价约为5万元,月入3万的小白领大概率上只能付得起首付,假如首付4成,分30年还清,月均需要还款10445元(忽略上海房市政策中对个人公积金贷款额度上限的规定计算),这样小白领剩下的钱只有3751元,假设上海制定的最低工资标准2300元能够满足小白领生活的的最低需求,最后小白领剩下的可以自由支配的钱只有1451元。也就是说,月入3万的小白领,最后可能用在“消费升级”上的花费只有不到1500元,再加上消费升级主要与文化、娱乐、IT、旅游等产业有关,剩下不到1500元的小白领很有可能选择放弃消费这些花费较多但需求弹性较大的项目。


层层过滤下来,小白领虽然名义上已经是中产阶层,但最终对“消费升级”基本没起到作用。


这不是孤本。从资产的角度来看,随着中国的房价上涨,中国的百万富翁也遍地开花,但是买房者大多是按揭贷款买房,也就意味着购买者从买房的那刻起,就背上了“房奴”的包袱,后续还要支付大量的钱。虽然固定资产增加了,但是实际握在手里的钱却减少了。这也造成了我们看到的很多报告,给人的一种假象:中国人很有钱。但实际上,获得“百万富翁”的名号容易,真正能拿出100万现金的中产阶层却不是很多


怪象:收入渐增却无人承认自己是中产阶层


瑞信2015年的《全球财富报告》显示,中国中产人数为全球之冠,高达1.09亿人。但社科院的调查显示,中国人对中产身份的认同度并没有《报告》中的数字那么高,2014年时,即便是年入30万的劳动者,也有近一半的人认为自己不是中产阶层。而年入4.2万元的劳动者,对中产身份的认同则更低,只有31%。4.2万元是当年城镇个人收入的平均值,也就是说,即便是年收入在全国平均水平之上的人,认同自己是中产阶层的比例也只有三成左右。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现象:从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来看,明明经济在发展,劳动者的收入也一年比一年高,符合中产阶层定义的人也越来越多,但认同自己是中产阶层的人却没有显著增加。


原本应该是较为富裕的中国中产阶层,却伴随着持续的焦虑。


去年中新网曾经算过一笔账,在上海用平均工资买房,不吃不喝要71年时间。社科院的数据表明,2014年,30岁以下青年没有私人房产的比例为8.2%,但这一数字在北上广等一线城市翻了一倍多,达16.6%。而能够买起房的人,又陷入了“换不起房”的焦虑,换第二套房的人,大多数都是按揭贷款,将下半生牢牢地拴到了房子上,数据显示,接近1/3的中产阶层感受到强烈的“房贷月供/购房费用”压力。


这与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特质有关。一方面中国经济飞速发展带来了人们生活方式的巨大变革,激发了劳动者对生活品质和物质欲的追求;而另一方面,中国的公共服务和社会保障水平还无法满足劳动者的诉求,从而使中产阶层产生焦虑,缺乏安全感,感受不到心理预期的生活品质,以致于手里握着钱也不敢花,依旧走着买房置地,储蓄光荣的老路。社科院的研究印证了这一观点:从数据上看,80%的中产阶层子女教育支出占总收入比例低于20%,医疗则更低,只有10%,也就是说,医疗和教育对中产家庭来说不是问题。但是实际调查结果却与数据大相径庭。超过3/4的中产阶层感受到了子女教育支出的负担,其中超过三成的人甚至认为“非常有负担”。换句话说,即便中产手里有了些钱,医疗教育等资源的短缺仍是不争的事实,仍然会导致“看病难”、“上学难”。而这些社会问题,才是中产阶层焦虑更主要的原因。


社科院2015年全国抽样调查数据还显示,34.9%的中产阶层称“生活负担很重压力很大”,超过六成的中产阶层认为“社会保障水平太低,起不到保障作用。”


所以,在笔者看来,在目前的环境下,中产阶层与其说是一个经济概念,不如说是一个心理概念。中产阶层这个名词背后的心理意义,大于其经济意义。“在上海有四套房的扫地阿姨”即便辞职不干,劳动收入为0,但凭借房租,依然可以过上有保障的生活,但“月入3万的白领”似乎很难有这样“任性辞职”的底气,因为他的财务并不自由。对于普通劳动者来说,是或不是中产阶层对他们的意义并不大,能否拥有“底气”,才是每个劳动者更看重的东西。中产阶层更像一道心理防线和一道安全感的屏障,高速的经济发展带来剧烈的社会生活方式变革,节节升高的房价和紧缺的医疗教育等资源加剧了人们对未来不确定性的恐慌。相比于确认一个人是否是中产阶层,消除这种不确定性带来的恐慌显得更为重要。


来源:小易研究局,如有侵权请联系后台删除!

点击菜单➜有房帮 ● 让不动产动起来

〖我要贷款〗极速申请贷款,最快24小时放款

〖额度测评〗在线测评额度,贷多少一目了然

〖房价估算〗输入小区名称,当场能评估房价

〖查公积金〗快速查公积金,余额变动早知道

房金所三大承诺:1、不成功,不收费;2、一次报价,无额外费用;3、一对一服务,多方案解决。回复关键词如“装修”、“买房”、“贷款”等了解更多信息。



点击阅读原文,直通银行绿色贷款通道
↓↓↓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房金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