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对校园欺凌最重要的是让受害者具备防范常识。现在无论官方,还是学校,都称绝不容忍,但并没有教会学生应对方法,也缺乏有效救济机制

记者 周东旭

背景:6月24日晚,网络流传一段北京市延庆二中某学生厕所受辱视频,引发强烈关注。在视频中,该学生躲在厕所角落,被多名学生百般侮辱。6月26日中午,北京警方证实视频内容属实。


经警方调查,该事件发生于22日上午课间,此前,被侵害人还曾遭到涉案学生索要钱财累计100余元和伤害身体等欺凌。经警方鉴定,被侵害学生身体所受损伤构成轻微伤。警方通报,7名涉案学生构成寻衅滋事违法行为,其中5人被行政拘留并处罚款处罚,但因属已满14岁不满16岁依法不执行行政拘留处罚,2人因不满14周岁不予处罚。


北京市教委发表声明称,要求并坚决支持延庆区教委依法依规处理此事,对触犯法律法规的学生严肃处理,并加强对学校的教育和管理,启动问责机制。同时,延庆第二中学安排了专业教师对受害学生进行安抚慰问和心理疏导,并提供相应支持和帮助,尽快使孩子走出阴影。


该事件距离2016年年底的北京中关村二小的校园欺凌争议案件,只不过半年。校园欺凌已经成为社会各界颇感忧虑的顽疾。

一直关注校园欺凌的中国青年政治学院青少年工作系副教授宋雁慧坦言,“现在各界都在反思,希望找到应对校园欺凌的更好解决办法,但是,当事件发生了,又会感到真的很无力。怎么会严重到这种程度?”


校园欺凌是近年才被重视并一再提起的概念。校园欺凌不是法律概念,2016年5月,国务院教育督导委员会办公室印发的《关于开展校园欺凌专项治理的通知》,“校园欺凌”被界定为“发生在学生之间蓄意或者恶意通过肢体、语言及网络等手段,实施欺负、侮辱造成伤害的校园欺凌事件,损害了学生身心健康”的行为。


其中,欺凌既可能体现为身体上的攻击,比如踢、打等,也可能是语言上的攻击或骚扰,威胁、辱骂、制造谣言等,还可能是采取孤立、排挤等交际形式上的欺凌。欺凌与暴力还不完全相同,却又往往相伴而生。


2017年4月,《中国教育发展报告(2017)》一项基于北京市12所学校(小学、初中、高中各4所)的调研结果显示,北京的初中小学是欺凌的高发地,学生几乎每天都遭受身体欺凌、语言欺凌、关系欺凌(被同学联合起来孤立)的几率相比高中更高,分别为7.5%、13.3%、3.5%。


“校园欺凌近几年得到广泛关注,有关部门也开展了专项行动,并出台专门规范,包括李克强总理在内,三令五申,但是,所有举措不可能一步到位,究竟怎么更好解决校园欺凌,理念和政策尚没有完全落地。比如,研究者均认为欺凌在处于苗头期的预警非常重要,可是类似机制怎么贯彻,老师和家长是否有此意识或能力,仍是困扰。”宋雁慧说。


《关于开展校园欺凌专项治理的通知》曾要求各地各中小学校针对发生在学生之间的校园欺凌分两个阶段开展专项治理,范围覆盖全国中小学校,包括中等职业学校。2016年11月,教育部等九部门联合发布《关于防治中小学生欺凌和暴力的指导意见》,是当前解决校园欺凌的统一部署。


2016年12月28日,最高检察院通报,2016年1月至11月全国检察机关共受理提请批准逮捕的校园涉嫌欺凌和暴力犯罪案件1881人,经审查,批准逮捕1114人,不批准逮捕759人;受理移送审查起诉3697人,经审查,起诉2337人,不起诉650人。全国两会期间,有《关于构建遏制校园欺凌长效机制的提案》,建议可以考虑降低刑法中对刑事责任的承担年龄,同时将故意轻伤害纳入到现行的已满14周岁不满16周岁承担部分刑事责任的罪名中。


在宋雁慧看来,法律制裁对于部分学生有一定的威慑和警示作用,但是,警示效果是有限的,治标不治本。亦有学者表示,虽然欺凌涉及侮辱、殴打等行为,如果未达到伤残等级,往往也很难适应刑法或治安处罚,更多是调解、批评教育等。因为很多校园欺凌并不构成违法或犯罪,所以,也不能囿于“依法治校”的狭义理解。


根据财新记者梳理的校园欺凌审判案件,提起诉讼的基本都有较大的损害结果,多以侵害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为由。损害结果大致可分为两类,一是身体伤害,比如骨折、磕掉牙齿等;一是精神伤害,比如精神分裂症等。


宋雁慧认为,治理校园欺凌可分为三个步骤,第一,普及校园欺凌理念,通过老师培训和学生课程,使其认识到校园欺凌的危害,并掌握基本的处理方式。第二,加强对重点学校的治理,尤其是一些校园欺凌频发的学校。实践中,职业技术学校、职业高中,以及合作校,或者留守儿童学校、寄宿制学校,等等,校园欺凌相对比较严重。第三,对已经发生的欺凌或者施暴者,应该有指向性的政策或方法。


“中国起步晚,现在基本还处于普及性阶段,让每位师生都了解这一理念。”宋雁慧说,《关于防治中小学生欺凌和暴力的指导意见》作为治理校园欺凌的纲领性文件,对不同部门和组织提出了具体要求,也形成了教育预防、依法惩戒和综合治理的基本思路,但关键是落实,将职责具体细化到治理过程中,并区分各自权责,形成合力。


宋雁慧举例,欺凌一般都是长期的,有一个“得寸进尺”的过程,所以,最重要的就是告诉被欺凌者,应该怎么防范,如果在起初就了解基本常识,并能寻找学校等外部支持,问题未必都会那么严重。“现在口头上,无论官方,还是学校,都称绝不容忍,但是,大多时候并没有教会学生应对欺凌的方法,也缺乏有效救济机制。”


还有学者建议,应该首先将校园欺凌分类描述,编制清单,建立明晰的标准以及处理办法,同时,在处置方式上做出更多尝试,让学生参与到其中,真正起到教育警醒作用,营造反对校园欺凌的氛围,而不只是简单对个体施以惩处。


宋雁慧在实证调研过程中也发现,如果家长配合教育或处理,预防或解决欺凌事件相对容易,如果家长不配合,反而更容易出现欺凌事件,这已经成为一种恶性循环。“治理欺凌的难点也正在于家长。”


相关链接:【财新私房课】面对校园霸凌,家长的应对技巧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财新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