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向女神表白,结果失败了,伤心欲绝的问女神:“你为什么要拒绝我”。女神说到:“我太丑了配不上你。” 我“你以为我是那样的人,你再丑我也爱你。”女神:“可是我受不了你比我更丑。”


2.吃完饭去看电影,看到一半,感觉肚子疼,想放屁,往左看没人,右看也没人,于是我肆无忌惮的放了起来!放了整整一串...突然后面伸出一只手打在我的肩膀上,“哥们,你手机响了,我坐在后面都感觉到震动了!”额...


3.我:大妈愁的啥啊?邻居:大儿子让我去北京住,小儿子让我去上海住,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您儿子了真孝顺啊。邻居:孝顺啥啊关键是我大儿子在上海,小儿子在北京!!!


4.古时候男子上门提亲,若长得好看,姑娘满意,就会一脸娇羞的说:“终身大事全凭父母做主。” 如果长得丑不满意就会说:“女儿还想孝敬父母两年。” 古时候英雄救了美女,如果英雄长得帅,美女就会一脸娇羞的说:“英雄救命之恩,小女子无以为报,唯有以身相许。” 如果不帅就会说:“英雄救命之恩,小女子无以为报,唯有来世做牛做马,报此大恩。” 从古至今,全都是套路。


高手在民间


5.在网吧打游戏,一位小学生凑了过来:哥哥,你这么大的人了,怎么打简单电脑还打不过呢?我恼怒的说:不是打不过!我是给电脑面子!小学生哈哈一笑:这样吧!我们打一次,你不用给我面子……于是,我把他拉进厕所揍一顿……


6.昨天跟女朋友分手了,原因是我在打王者荣耀没去接女朋友回家,然后越吵越厉害,导致游戏也输了女朋友也没了,现在想想好后悔,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的话……………


7.今天去星巴克买咖啡喝,碰到1个美女对我说:”帅哥,出门忘带钱了、能不能加你微信发你个红包,然后你帮我买一杯?“我特么上去就是一巴掌,对她说:”你特么当我傻?你微信有钱自己微信支付买呀!“说完我就走了!我特么真是太机智了!


好狗架不住群鹅


8.突然发现一个有趣的规律:不管我们看的是爱情剧还是青春偶像剧,到最后男主角和女主角结婚了,电视或电影就大结局了,这说明了啥?这深刻的说明:男的和女的只要一结婚,后面就没戏了!


9.朋友:我刚应聘幼儿园老师,今天就被解聘了!!我:为什么??朋友:小朋友问我会折纸么?我说只会折金元宝,之后他们就跟我学习折纸!!第二天家长带了一兜子金元宝来了!我就被辞退了!我:……


10.手机响了,一看是我朋友打来的,立马接听。电话那头:“喂,我们有个工程项目,我负责招标,分4个标段同时施工,由于赶工期,可直接进场施工,目前还有一个标段,你考虑下做不做?”我顿时激动万分:“什么工程,好不好收款?”电话那头:“好收款,不垫资,现场结算。”我欣喜若狂:“什么工程?现在过来和你谈。”我放下电话,就按着约定地点赶过去,我一进屋哭了,尼玛:“打麻将,三缺一。”


(来源于网络)




精彩内容推荐


  明媚的天光,丝丝阳光透过淡蓝色的窗帘侵袭而入,点点斑斑落在房里大床上闭眼沉睡的男人身上,男人英俊而深邃的面部轮廓完美的被勾勒出,浓密的眼睫微微颤动,晃出魅惑的阴影。


    他慢慢睁开眼,却被阳光刺得别开头,待适应了之后才又转过来,微微蹙眉,目光懒散的看着站在落地窗前的女子。


    她恰好站在阳光的缝隙中,身体一半被阳光笼罩一半却在阴处,她的肌肤白得几近透明,身上套着他的白色衬衫。


    衬衫松松垮垮的套在她身上,若隐若现的娇躯玲珑有致。


    听到男人呼吸的频率变了,慕之婳咬住下唇,双手慢慢攥成拳头,但是转身之时,脸上却已经是淡然如水。


    贺霆鋆盯着她的脸愣了好一会儿,意识渐渐回笼,这才记起,他结婚了,昨晚是他们的新婚夜,和这个见面不超过五次的女人。


    “怎么不多睡会儿?”贺霆鋆的音调没有丝毫的情绪起伏,长臂往床头探过去,摸过一包烟,优雅的点燃一根,靠在床头,半眯着眼睛开始吞云吐雾。


    慕之婳努力克制着身体的颤抖,身体却不自觉的想要后退,却发现后背已经抵了墙,没有后路,她沉吟了一会儿才回道,“我……我认床。”


    “呵……”贺霆鋆发出一声若有似无的讥笑,他要是没有看错的话,这个女人身上有一种叫做矜持的东西,可是,被送上门的女人,有那东西可很麻烦。


    慕之婳甚至不敢直视贺霆鋆,那一双黑色的眸子深邃如海,她总觉得一不小心自己就会被吸进去,而那里面透露出的疏离感更是让她觉得恍惚。


    “你,你要在家吃早餐吗?我现在下去做。”


    “不用了,我没有吃早餐的习惯,不必麻烦。”贺霆鋆淡淡的拒绝,两指用力掐灭烟蒂,将烟头扔进床边的垃圾桶,然后掀开被子下床往浴室走。


    慕之婳看着他高大的背影,依旧觉得不真实,昨天之前都还称得上是陌生人的两个人,却在昨天成为了夫妻,目光再转向那张混乱不堪的大床,她的脸上升起一抹红晕,他们还有了夫妻之实,这一切,发生的实在是太快了,她都有些接受不过来。


    贺霆鋆擦着头发从浴室出来,慕之婳已经换好了衣服,端坐在房间里那张单人沙发上,双手叠放在膝盖上,低着头一副乖巧的模样。


    他鼻间发出轻轻地一声冷哼,如果他道行不够的话,肯定会被表面所迷惑,以为这个女人是一只乖巧温顺的小猫,但是其实,这女人其实是只有着锋利爪子的小野猫吧。


    慕之婳抬头看他,只一瞥就重新低下头,战战兢兢的开口,“贺……先生,我们谈谈吧。”


    贺霆鋆边擦着头发边走向衣柜,语气里依旧透着淡淡的疏离,“谈什么?”


    “我们的婚姻……”


    “这个没什么好谈的,婚前咱们的利益关系都已经谈得很清楚了,我对你只有一个要求,不要指望我履行丈夫的职责,哦,除了上~床。”贺霆鋆丝毫不避讳的解开浴巾换衣服,声音清冷,却又霸气的让人无法抗拒。


    慕之婳低着头苦笑,这个男人,当真像外界说的那样寡情呢。


    不过,她只是一个交易的中介品,她确实没有资格向他要求什么。


    “嗯,我有自己的工作,我希望你不会干预。”


    “放心吧,你可以有自己的私生活,只要不带男人回来这里,其他都随你。”


    慕之婳自嘲的笑,她这是在自取其辱吗?这样的男人,怎么可能会在乎她怎么样呢?


    “嗯,谢谢贺先生了。”


    “谢我救了慕家?这个大可不必,我不也睡了慕家的女儿。”贺霆鋆扣上袖口,西装笔挺的站在全身镜前。


    慕之婳无话可接,只能沉默。


    贺霆鋆从床头柜上拿起手机,经过慕之婳的时候停住脚步,“慕……之婳是吧?作为贺夫人,我希望我的家人那边,你可以尽你的责任,同样,慕氏的生意我会照拂着。”


    所以说,他们之间,只有利益的关系,无关其他。


    “我会的。”


    “那,再见。”


    “再见。”


    婚后第三天回门是A市的习俗,可这对于贺霆鋆和慕之婳这对关系怪异的夫妻来说,这显然就是空话。


    慕之婳以为,贺霆鋆这一走,之后就很难会想起还有一个她,可是,婚后第三天的晚上,在慕之婳吃晚餐的时间,贺霆鋆竟然又出现了。


    慕之婳看着直接开门进来的贺霆鋆,一惊,差点没把面前的泡面桶给弄翻,她咽下口中的面条,手足无措地站在餐桌旁。


    贺霆鋆只着了一件白色衬衫,领带松松垮垮的,外套随意的搭在臂弯,姿态慵懒。


    “你……你怎么回来了?”


    贺霆鋆随意地扫了一眼穿着一条粉红色卡通睡裙的慕之婳,眉峰微不可察的轻挑,然后目光移到桌子上那桶泡面上,抬起腕表看了一眼,“现在是北京时间9:43,这是你的晚餐还是夜宵?”


    慕之婳抿了抿嘴,她闻到空气中飘着淡淡的酒味,毫无疑问,贺霆鋆喝酒了。


    “晚餐,你要不要来点?”


    贺霆鋆嫌弃的看了她一眼,走到客厅将外套随意的扔到沙发上,高大的身躯也随之倒下去,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闭上眼假寐。


    慕之婳战战兢兢的飞速解决掉晚餐,最后在贺霆鋆对面坐定。


    她打量了他半天,不敢开口叫他,不知他是醉的厉害还是只是在闭目假寐。


    就这样对坐着不知道多久,贺霆鋆终于幽幽醒来,慵懒的支起身子,看了一眼对面和前天早上他离去时动作一致的慕之婳,鼻间发出一声冷笑,这个女人好像很喜欢用这个姿态来谈事情,像是在防备着一切,竖着任多么锋利的矛枪都刺不破的盾牌。


    “去给我放洗澡水吧。”贺霆鋆揉了揉隐隐作痛的太阳穴,今晚的应酬喝得有点多,饶是自诩很会喝酒的他都有些犯晕。


    “你打算在这里过夜吗?”


    “你有意见?”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慕之婳看着面带愠怒的贺霆鋆,意识到自己问的问题有多愚蠢。


    “觉得即使和我结婚后你还能保全自身吗?”贺霆鋆能感觉出来,或许这个女人和别的女人有些不一样,不管是装的还是真的,她和他一样,对于这场婚姻都是不情愿的,这样的情况对他来说,或许也是个契机。


    “你喝醉了。”慕之婳并不顺着他的话说,她明白,她只是慕行文作为回报送给贺霆鋆的,在他面前,她没有傲气的资格。


    “还好,起码还清醒记得我来这里的目的。”贺霆鋆撑着站起身,步伐虚浮的往楼上走。


    慕之婳脑子里冒着问号,但是看着他的背影却问不出口,只能跟上去。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房间,贺霆鋆直接走向大床,悠悠地躺上去,慕之婳识趣的走进浴室,给他放洗澡水,她就算再不情愿,也明白她的职责。


    贺霆鋆伸手去摸裤袋想要抽烟,却发现口袋里空荡荡的,这才翻起身去开床头柜,抽屉里很空,自然没有他要找的烟,只有一个白色的药罐。


    他拿出来去看瓶身上的标签,而看完瓶身上的字之后,双目骤然阴冷,周身霎时笼上了一层寒气。


    该死的,这女人竟然背着他吃避孕药!


    慕之婳放好水,一出门就撞上挺立在浴室门口的贺霆鋆,抬头看他,下一秒就被他面上的表情吓得不禁踉跄的退后了两步,摆出防备的表情。


    “你怎么了?”


    贺霆鋆慢慢举起那个已经被他捏变形的白色瓶子,恶狠的说,“你是不是应该先解释一下这是什么东西。”


    慕之婳看清他手里的东西,也是一愣,但是随即便沉着声开口,“这么简单的字你都不认识?”


    “慕之婳,我没有多少好心情陪你开玩笑,你是觉得我看起来太和善所以无法无天不把我放眼里还是怎样?”


    “贺霆鋆,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慕之婳努力稳住声音,不让自己的紧张泄露。


    说实话,她是真的不明白贺霆鋆的意思,她以为,在避孕这件事情上,他们应该是站在统一战线才对,但是他现在的反应却完全在她的意料之外,他们这样的婚姻,如果有了孩子,不应该是乱上加乱吗?


    “那我就让你明白明白!”


因微信篇幅设置

更多高潮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一起看好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