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点击上方"史客儿"免费关注!


● 原创投稿请至:historymook@sina.com


打退了东吴侵略者,曹爽论功行赏。司马懿官职已经加无可加,便又增加了两个县做封地,可以说是厚赏了。王凌指挥有功,曹爽对他刻意拉拢,把他连升数级提拔到车骑将军的位置上,授开府仪同三司。这就是蜀汉的李严所朝思暮想的“开府”,王凌轻轻松松就得到了这样的待遇。曹爽之所以肯下如此血本褒奖王凌,正是为了在军界培植势力,制衡司马懿。


孙礼作战神勇,却只得到了一封诏书的口头慰劳,外加七百匹绢的物质奖励。孙礼很清楚原因所在。


当年曹叡托孤,孙礼被任命为大将军长史,辅佐曹爽。孙礼这人性格耿直,心直口快,多次得罪了曹爽。曹爽把这个刺儿头从身边赶走,放了扬州刺史的外任。如今人事赏罚、任免的大权掌握在曹爽手里,他自然抓紧这个机会给孙礼穿小鞋。


孙礼虽然十分恼怒,但却无可奈何;司马懿窃喜,又一个勇将被推到了我方阵营。


司马懿重掌军权,决定借此机会进一步扩充权力。权力这个东西不是别人赋予了,你就拥有了。权力,永远与事务挂钩,有事才有权,否则权力只能是一纸空文。司马懿现在就要找事做。



事情就在眼皮底下。司马懿向朝廷请示:芍陂已经被吴贼破坏,请求恩准我主管此事,兴修水利。曹爽正好借此机会让司马懿在外边做事,以独占权力中枢,何乐而不为呢?于是忙不迭地答应了。曹爽还请求曹芳追封司马懿的父亲司马防为舞阳成侯,曹芳十岁的小孩子懂什么,当然唯曹爽之命是从。


司马懿并不推辞曹爽的讨好。他向朝廷谢恩,便开始着手兴修水利。


司马懿当年在关中,兴修水利可谓熟门熟路;如今重拾老本行,按理说问题不大。可是,司马懿对淮南一带的情况确实不大熟悉,而任务又迫在眉睫。兴修水利的老手司马懿,也不禁挠头不已。


邓艾,荆州人,出身贫寒,且是孤儿。他天生有口吃的毛病,因此在郡里不受重用,担任一些看守稻田之类的低级工作。邓艾不以为意,常常在高山大川之处观察形势,讲论排兵布阵之法,不被同僚所理解。后来,郡里任用他为上计吏,到洛阳汇报本郡的年度工作情况。


在洛阳,他邂逅了司马懿——他的命运从此开始悄然转折。


司马懿从上计吏的位置上起步,他对这个结巴却满腹才华的小上计吏很有好感,留在身边。今天,邓艾跟从司马懿兴修水利,大胆进言。他平素所积累的地理知识,终于牛刀小试,派上了用场。


二十年后,邓艾在司马昭的授意下,策划领导了灭蜀的作战。凭借这一战,邓艾成为三国末期最杰出的名将,并且跻身中国第一流的将星之列。


司马懿兴修水利干得有声有色,朝廷之中也早已经风生水起,曹爽正式开始推行政治改革。


曹爽的目的很明确,他反对以世族论英雄。他想要一扫九品官人法的颓风,恢复曹操时代的任人唯才与昔日荣光,使逐渐老朽的国家机器重上轨道,让逐渐衰微的曹魏重振雄风。曹爽任用夏侯玄为中护军,让他来选拔武官;任用何晏担任吏部尚书,让他进黜朝廷中的文员。


夏侯玄果然不负所托。夏侯玄本来就以看人精准著称,他所选拔的武官,都有方面之才。无论是宫廷守卫,还是州郡长官,都人称其职,职尽其才。


何晏亦是颇有才干,他与邓飏合作,内外众职各得其才,史称“粲然为美”。


一个萝卜一个坑。新人的上台,必会将一批老人替换掉。随着曹爽新党的崛起,王观、高柔、蒋济、孙资、钟毓等一班老臣都逐渐被排挤出权力中枢。


当然会有失意的老臣上门找司马懿抱怨发牢骚,司马懿每次都以“今天天气不错”的方式,不接对方的茬儿。司马懿送走来客之后,关起大门,暗暗祈求:就让曹爽的改革来得更猛烈些吧。


改革越猛,怨气越重;干柴烈火,一点即燃。点火人,当然是司马懿。


不过火候尚未到,司马懿现在要做的,就是既要远离权力中枢不蹚这浑水,又要保证自己大权在握。他祭出了老办法:军事出征。


这一次,司马懿请缨攻打东吴军政两界的超新星——诸葛恪。


诸葛恪的父亲诸葛瑾,字子瑜,是诸葛亮的兄长,东吴现任大将军。



司马懿率领大军抵达前线时,只见皖城上空浓烟滚滚。原来诸葛恪得知司马懿率领大军来攻,自忖不是对手,只好烧毁积聚,弃城逃遁。连叔叔诸葛亮都被你缠死了,我诸葛恪还有大好青春,可没有工夫陪你这个糟老头子玩。


司马懿不战而胜,下令就地驻扎。他兴修水利上瘾,奏请在淮北开淮阳渠、百尺渠,又命令邓艾在颍水南北广修陂塘,灌溉面积达到一万多顷。司马懿又采纳了邓艾的建议,在这里搞军屯。在司马懿的努力下,粮仓米库在淮北遍地开花,从前线到洛阳,一路都设有典农的官员和屯田的士兵。


朝廷里面纷纷传言:司马懿变成老农了。这老家伙,年纪大了,对土地有感情,成天玩种田,修水利,完全不接曹爽的招。曹爽也纳闷:司马懿这老狐狸到底在搞什么鬼名堂?


对这些传言,司马懿一笑置之。


政治斗争的风浪,司马懿见得多了。从来都是咄咄逼人者亡,楚楚可怜者昌。与其巧骗谲诈、机关算尽,不如拙诚质朴、不离其宗。当年曹丕得到贾诩教导,老老实实修炼为子之道,就化解了来自曹植的一切花哨的招数,一举而登上太子之位。


如今我司马懿也并没有什么诈术,不过是谨修为臣之道、为人之道而已。为臣之道、为人之道,说起来也很简单,八个字:低调做人,高调做事。


做人越张扬,便如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实事干得少,则根基不稳,容易毁折。曹爽那批年轻人,的确很有想法,我老朽不及,但是他们也有着致命的弱点。他们锐意冒进,而不知适时变通;轻于实干,而急于成功。他们把朝中老臣得罪完了,而不自知。而且,他们不检点个人的私生活和品德修养,传出很多丑闻来。俗话说: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你们的丑闻,足以掩盖你们推行改革的一切成效。


司马懿不仅自己低调,而且还如此要求家人。常林是河内温县人,是司马懿乡里的前辈。他常常登门拜访司马懿,而司马懿对常林无比谦恭,每次见面都要行大礼。


司马师和司马昭很纳闷,问:父亲乃是当朝太傅,而常林只不过是太常而已,您这么拜他,是不是有点儿于礼不合?


司马懿正色道:太常虽然官阶没有为父高,但他年纪比为父大,乃是乡里的前辈贤人,难道不应该行大礼吗?


司马师和司马昭仍然有点儿摸不着头脑。司马懿见状,告诫这对兄弟:“道家最忌气势太盛,为人自满。一年四季,尚且轮着来,我有何德何能常据高位?不断地自谦自损,再自谦自损,也许才可以免祸吧。”


司马师、司马昭一点即通。司马懿点点头:孺子可教,看来这两个孩子大有可为,不在老夫之下。


不过,司马懿有一点儿看不穿长子司马师。司马师为人豪爽,花钱如流水。据说结交朋友很多,但是从来不见他的朋友。司马师以前也赶时髦,跟何晏、夏侯玄他们混在一起,据说何晏还夸赞司马师“唯几也,故能成天下之务”,算是相当高的评价了。司马懿与曹爽之间已经矛盾重重,虽然隐而未发,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而司马师居然并不因此而回避与何晏、夏侯玄之间的关系,仍大大咧咧地言笑自若有如平常。


这孩子,心机真深啊。


司马懿继续低调做人、高调做事,但曹爽实在坐不住了。他知道,只要一日有仗可打,司马懿就一日不可能被完全架空。在军事上压过司马懿,才是釜底抽薪的办法。


他召集属下玩头脑风暴,想办法在军事上压倒司马懿。李胜和邓飏建议:蜀汉自从诸葛亮死后一直悄无声息,不如柿子捡软的捏,兴兵讨伐蜀汉,一举灭其国,以成大功。


曹爽思量之后,发现这的确是个好机会。司马太傅,很抱歉,即便是军事领域,在下也不会轻易让给你的;你在沙场上的活跃,到此为止了。



曹爽毅然决定讨伐蜀汉。他提拔夏侯玄为征西将军、假节,都督雍、凉州诸军事,也就是身居抗蜀第一线的总指挥。曹爽再任命李胜为将军长史,以随在军中出谋划策。


曹爽继承其先父曹真的遗志,开始了他伐蜀的处女战。


【摘自:老谋子司马懿(最新修订版)秦涛/著 重庆出版社(华章同人)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购买

图书信息

书    名:老谋子司马懿

作    者:秦涛

出 版 社:重庆出版社(华章同人)

定    价:45.00元

ISBN:978-7-229-11837-2

出版时间:2017年6月

 
内容简介

古往今来,谋略家多有。司马懿却颇受诟病,皆因今人对他的看法多出自演义小说,特别是《三国演义》。而正史中有关司马懿的作用,也仅有 “每与大谋,辄有奇策”之句。

司马懿从东汉的基层小吏起步,在曹魏位极人臣,成为西晋的实际奠基者,是继曹操之后中国历史上又一位以军功登龙的枭雄,可以说是三国最大的赢家,也是史上被严重低估和曲解的谋士、政治家之一。

作者秦涛从人性角度切入,以三国真实的诡谲政局为背景,梳理了以司马懿为代表的三国权臣谋士在不见硝烟却攻城略地的时局政变中,如何混迹朝堂、如何谋身立世、如何攻心角逐……透过司马懿,读者可窥见中国传统官场的独特生存哲学,透视我们个人的生活状态,感悟圆融通脱的人生智慧。


作者简介

秦涛:西南政法大学法律史学博士,央视《法律讲堂》(文史版)主讲专家。已出版作品有《老谋子司马懿》《黑白曹操》《诸葛亮之道》《别笑!这才是中国法律史》等。

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购买


注:本公号所推送的文章如侵犯到原作者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进来撩’栏中的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内删除。所推送的文章并不代表本公号观点,请和谐留言。


微信号:skdyh8

温馨提示

长按二维码关注

推荐公号(alphabooks)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史客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