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意阑珊,太阳照的整个京城都一片温暖,然而在这样好的天气,却是十里菊花几乎铺满了墨都京城,百姓们纷纷关紧了门房,却又忍不住探出脑袋来看热闹。

 

    今日,是安定王娶亲的日子。

 

    众人都说,这姜未央命苦,本来能够嫁给太子,却被长姐使计谋给夺了去,只落得嫁给安定王的王妃的位置。

 

    这安定王,是京城最不按常理出牌的王爷,性子也是古里古怪的,他根本不喜欢江未央,不然的话,这娶亲大好的日子,应该是十里红妆,他却好,用祭奠死人的白菊花来洒满了街道。

 

    江未央头戴凤冠,身批霞帔,缓缓踩在漫长的白菊铺满的路上,一袭火红嫁衣裙摆逶迤拖地,红白相间得是刺眼,紧挨着身后的是浩浩荡荡的送亲队伍。

 

    如此怪异的场景迎来无数热议,这到底是成亲还是丧礼啊?

 

    碍于江家跟王爷的身份,不少百姓都藏在了暗处窃窃私语,只有江未央领着丫鬟,凄凉的走着,成亲连花轿都没有,呵呵……

 

    “这真可怜啊,嫁过去还不得是活寡妇啊……”

 

    “就是就是,都说江家千金个个绝色美人,却要去守活寡,真的可怜了……”

 

    “小姐,别听他们瞎说!”跟在江未央一旁丫头晚雪轻声宽慰,小脸蛋却掩饰不住愤怒和悲伤,一双眼睛就差没落泪了。

 

    “无事!”盖头下,江未央唇角微扬,唇角透过一个清浅的弧度,人都不爱要个形式有何用。

 

    她本是二十一世纪一名普通的娱乐记者,通俗点说就是明星们人人讨厌却又惧怕的狗仔!因为一个意外穿越成了墨都王朝将军府上的二小姐,长姐为了有朝一日能母仪天下,使计嫁给了太子,成了高高在上的太子妃,而她,被长姐斩断了后路,她只得成为墨王的妃。

 

    听说说,今日娶她的墨王,是一个俊美无双的男子,也是墨都王朝史上最让人捉摸不透的王爷。

 

    迎亲之日故意让人十里白菊铺满地,处处都是在给她这个王妃难堪,无不是在告诉她,她就算嫁给他了,也只是一个活寡妇而已,其他的东西,她想都不要妄想。

 

    郎无情,妾无意。

 

    他如此,才是能真正的让她心情之好。

 

    江未央心底一阵轻笑,踩着绣着龙凤呈祥的绣花鞋,踢着满地的白菊花,慢慢前进,再跨几步就是墨王府的大门了。

 

    “风君璃,你给我出来!”

 

    伴随着马蹄声,一个愤怒的声音不远处咆哮着传来,带着隐忍般的语气,江未央心头一震,抬脚的动作僵住了。

 

    “哥哥,你怎么来了!”光听声音,江未央就知道是哥哥来了,能这么做的也只有她哥哥江子景了,江府的其他人,都巴不得看她的笑话。

 

    “央央,跟我回家,我们不嫁了!”江子景翻身下马,脸色阴沉如水,隐忍的看着江未央道:“央央,他风君璃不把你放在眼里,藐视皇恩,我们不嫁了,哪怕是闹到了圣上面前,哥哥也有理据争!”

 

    江子景怒气冲冲的冲着安定王王府,那架势怒火冲天,是真要把江未央带走。

 

    这时候,大家都觉得江未央真是命好,有这么一个护她如命的哥哥,为了她,连皇上都敢对抗。

 

    “哟,我以为是谁呢,原来是江小将军啊,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可是在迎娶你妹妹呢,我为了你妹妹,特意让人江整个墨都盛开的白菊都采来了,你这般无视我的诚意,你莫不是要违抗皇命?”伴随着讽刺低沉的声音,风君璃一袭红色锦袍抬脚跨门而出,那张妖孽般的脸上挂满了蛊惑众生的邪笑,慵懒的气质,邪魅的笑容,光一露面,就倾倒众生,在场围观的人,都忍不住屏住了呼吸。

 

    “你…………”

 

    一句话让江子景气得说不出话来,整个墨都的白菊都在这儿了,谁不知道白菊是用来祭奠死人的,好个风君璃,居然敢这样狂妄目中无人。

 

风君璃眯着眸子看了一眼江子景最终将眼光落在江未央那双落地的脚上,嘴角微扬,“王妃,本王给你的盛世婚礼可还满意,是不是觉得很惊喜啊。”

 

“满意,王爷都满意,未央又怎会不满意呢?”江未央冷清冷的声音带着淡淡的笑意隔着火红的盖头飘了出来,透着凉凉的嘲讽味,在场的人浑身一惊,所有的目光齐齐的看向那歌火红明艳的身影,期待着她接下来的举动……

 

    只见她蹲下身捡起一朵白菊,那明艳的笑容,霎那间,美艳的天地失色“瞧瞧,这朵花多漂亮啊。”

 

    语罢,还将花拿到盖头下鼻尖嗅了嗅,下一刻还没等到众人反应过来,白色的菊花,就被别在了火红嫁衣的胸前。

 

    嘶……

 

    刹那间,地上掉根针都能听见声音了,人群各自连呼吸都不敢太过用力,大家都看着美艳无比的江未央,心里暗想,她是不是疯了。

 

    白菊戴在胸前,这可是死了丈夫才戴的。

 

    还没等风君璃开口,王府的侍卫就有其中一人跳出来呵斥道:“大胆,胸前戴白菊,那是祭奠死人用的,你是祭奠……”王爷两个字还没说出来就被女人生生的打断了。

 

    “公子说笑了,在你们这儿,死人不是把菊花戴在头上的吗?”戴在胸前那是她们二十一世纪的人才有的做法么,“戴在胸前,怎么会是祭奠死人呢?明明是……咒人死么!”

 

    咒人死?

 

    天啦,大婚之日敢咒自己的相公死,这相公还是当朝的王爷,这女人是疯了?还是疯了呢?

 

    在场的所有人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直接吓得连动弹都不敢了,

 

    “妹妹……”江子景不由抽气,双眸因为惊吓睁大到了极致,紧张的看着风君璃,深怕风君璃一个怒火,直接把他妹妹给撕了。

 

    风君璃一直风轻云淡的脸上终于有了些许异色,一双好看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盯着江未央的瞳孔剧烈的收缩着,仔细看还能看到他穿着嫁衣的胸膛剧烈的起伏着,情绪极为不稳定。

 

    好一个江未央,这真的是传说中的那个花痴吗?

 

    敢当众咒他去死,还说的如此风轻云淡,风君璃那双盯着的火红盖头的眼睛,眸底的颜色一点一点的加深,拳头一寸一寸的握了起来,他真想看看,这盖头下藏得是怎么一张无法无天,嚣张妄为的脸蛋?

 

    传说中的花痴,怎么就变成了这么一个霸气十足又口才犀利的新娘了呢?

 

    不仅风君璃如此,就连江子景也不可思议的看着妹妹,实在是没想到江未央能说出这么一番话来,难道闹了一次自杀之后连性格也变了吗?

 

    “咒死新郎,新娘可是要陪葬的,江家难道没有教过你这个规矩?”

 

    风君璃步步逼近,慵懒的声线里带着夹着些许凌冽的气息,仔细听还能听出一丝杀意,一个花痴还敢挑衅他。

 

“请王妃净手,跨火盆!”

 

    一个冷漠的声音在耳畔响了起来,低头,稍稍撩开垂挂的盖头,江未央看到了烧的正旺的火盆,一个接一个,足足有三十个个火盆,在她的正前一路摆放着,从门槛一直排到高堂,这是跨火盆,是走火路吧。

 

    “风君璃,这哪里是什么跨火盆,你这是要逼死我妹妹吗?”江子景怎么也咽不下这口气,即便是御赐金婚,风君璃如此过分,他再也忍不了,“够了,不过就不想娶我妹妹么,摆这种招数算什么男人,直接赐央央一纸休书,我带我妹妹回去,养她终身又何妨!”

 

    风君璃这是要为难他妹妹,是个长眼睛的人都知道,难道要他眼睁睁的看着风君璃逼死自己的妹妹吗?

 

    “江小将军多虑了,”风君璃背手而立,站在火旁,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所谓家有家规,这王府有王府的规矩,既然江小姐要成我的王府,就得按照本王的规矩来。”

 

    风君璃漫不经心的说完后抬眼指了指站在一旁的绿衣罗裙女子,紫月一身碧色衣裙,端庄的站在高堂一旁,抬着头,一张清秀靓丽的脸蛋带着高傲的冷意,不可否认这是一个出色的女子,这一站就成了王府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也是,安定王最爱美女,王府之中怎么能少得了美人儿呢。

 

    传说安定王府这位女管家紫月姑娘才貌双全,气质非凡,深得墨王风君璃的喜爱,紫月更是王府女主自居,看这架势是要给江未央一个下马威了。

 

    这也正常,原本想着在风君璃身边某得一席之地的她还没有位置,这个不知道从哪里跑来的花痴女就要成为风君璃的王妃了,好在风君璃并不喜欢她,紫月心中有气,便想给江未央难堪。

 

    堂堂王妃一进门就要听一个下人的,这传出去,岂不是贻笑大方,他妹妹还能有好日子过吗,不用想江子景也知道,自己妹妹以后的日子不好过了。

 

    就在大家为江未央的未来猜测时候,一道更为淡然的声音想起。

 

    “哥哥莫要担心,任何人想要欺负我江未央,都得付出代价来,既然王爷不是真心想娶,咱们也就做个面子是吧,还请王爷早点饶了未央,赐未央一纸休书的好!”火红的盖头下江未央唇角勾起一个清浅的弧度,抬起脚,就在大家以为她要跨火盆的时候。

 

    江未央一脚踢过去。

 

    框框……火盆滚了老远,火盆之中的火星子,溅的到处都是了。

 

    见此风君璃那张如妖孽一般的脸上覆上了一层暗色,虽说在世人眼里,他名声不是很好,即便如此想嫁给他风君璃的女人依然前仆后继,能填平这十里长街。

 

    她江未央一个花痴出名的女人,接二连三的挑衅自己,天下人都知道这个花痴除了太子风君桦,还没对其他男人感兴趣过,想起这女人竟然为了拒婚闹了自杀,风君璃就想杀人,他堂堂一个王爷还被一个花痴拒婚,他怎能忍受,现在更是明目张胆的挑衅自己了。

 

    “江未央,你今日不跨这火盆,就别想进我安定王府的门。”风君璃阴沉着脸色说道。

 

    “我跨得过又怎样,跨不过又怎样。”江未央嘴角勾起冷笑道,风君璃给自己难堪她也报复的差不多了,这会其他火盆的趋势已经越来越猛了,她心里没底,不敢再继续挑衅了,毕竟她除了自己,还有哥哥呢。

 

微信篇幅有限,未完待续

点击阅读原文

即可获取后续全文哦~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说三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