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郊外》(Suburban



吉米·德·萨拉(Jimmy DeSana)于 1949 年 出生在亚特兰大,并在 1972 年结束乔治亚大学的艺术学习之后移居纽约,并迅速开始变成固定在所有他通过相机来创作的几个世界之中的人物。


他是纽约东村一个受人喜爱的成员,有人称之为“最后的先锋”。朋友们对他的印象是敏感而友善。也许对于作为摄影师的他来说,最重要的是他从来不拍摄那些没被允许拍摄的照片。


▲ 自拍像



吉米的相机与他的性生活一样,都是非常亲近珍贵的东西。这两者互相构成彼此,再加上他与 BDSM 亚文化的接触带给他了灵感——包括他的艺术家身份和同性恋身份。吉米用一系列的黑白银明胶描绘 BDSM 场景的印刷制品,补充道他色彩丰富的商业和肖像图像中去。




在他 1979 年出版的书《投降》中,一种有意的暧昧不清被影像传达出来。1975 年的《冰箱》则是很典型的例子,由混合角度与阴影组成的图像打开了高尚与羞耻的门,在里面我们发现人的身体被美味地捆绑起来。


在他《投降》的引言中,William S. Burroughs 错误地宣称这些照片是在性爱过程中的纪实照片。实际上,每一张照片,不论多么逼真传神,都是表演出来的——由吉米和他的朋友们作为模特。因此,吉米处于表现的多条大路的十字路口,并不是纪实但也算不上纯碎艺术性,并不是商业摄影却也算不上高雅艺术。




吉米对于摄影媒介,规范的性,以及商品文化有着尖锐的批判,但是作为一种批判的工具,概念摄影的叙述性在一种古怪的评估之中消失了。看上去,在艺术史的话语之中,同性恋男人只在一个单一平台上扮演着他们作为朋友,爱人,管理者,或是艺术家的身份——艾滋。这也就产生了一种少数人组成的历史,即那些“酷儿”艺术家被从这些由照片概念论组成的时间之中被排除出去。




再次观看吉米的这些照片,我们可以修复这样的疏忽,并重建这种长久以来的,来自照片自身的叙事手法。作为一个同性恋者,一个摄影师,一个艾滋病领域的艺术家,一个爱人,一个儿子,以及一位朋友,吉米本人如同他的照片一样,充满了美丽的复杂感。




在他 1990 年因艾滋病去世之后,吉米把他的遗产留给了他最好的朋友,也是他的缪斯——艺术家西蒙斯(Laurie Simmons)。西蒙斯说,“我给了我自己 20 年的时间去整理这些一生的价值惊人的材料。同时我非常确定,这些作品在二十年后看起来就如同它们刚被拍下时一样新鲜。”吉米革命生涯的复活,在这样一个不能更合适的机会来临。他的全部作品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为重新组建酷儿方式视觉和批判的照片的一代提供一条出路。
















第15届IPA国际摄影大赛作品持续征集中!

你离IPA国际摄影大奖只有一步之遥!


PS:成都影像艺术中心已正式成为IPA国际摄影奖中国大奖赛(IPA China)的中国区战略合作伙伴暨活动承办单位,是奖赛中国区的唯一报名机构,并提供专属的报名码。


报名者可享用CDPC的报名专属优惠代码:CDPC2017,使用代码后报名费用将在原来的基础上优惠10%的金额。


截止日期:2017年6月30号

IPA中国大奖赛网站(大赛官方唯一报名平台):http://photoawards.cn

▼点击阅读原文

获得IPA国际摄影奖中国大奖赛参赛最全指南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影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