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近日,特斯拉或将落户上海临港区的传闻曝出,这已是特斯拉近两年来第4次被传在华确认合作伙伴了。随着多方“绯闻”对象相继发布公告澄清,传闻再次被推翻。这距离2015年特斯拉首度传出国产消息,已经过去了两年时间。



不过,如今特斯拉国产的脉络相较之前还是清晰了许多。记者了解到,特斯拉与上海市政府确实已签署协议,但并不是一个最终合作的协议,而是一份意向性协议。谈判还在继续,但也不限于此。有消息显示,特斯拉创始人、CEO伊隆·马斯克(ELON MUSK)还在等待更好的条件。然而,在自主新能源品牌逐渐崛起的当下,国内多地政府并没有为了引进这个美国“大户”而倾尽全力。在接下来的博弈中,特斯拉究竟是降伏还是被降伏,还未可知。但就上海市政府而言,留给特斯拉的时间已经不多。


早在2015年,马斯克来华时就表示,希望能在三年内建立中国本土的生产和设计基地。2016年3月,苏州相关政府部门召开专题会议研究协调特斯拉汽车项目落户苏州的相关事宜。当时,马斯克在香港接受采访时说,特斯拉要争取在2016年内确定国产的合作伙伴。

然而,特斯拉国产建厂的过程却一波三折。据悉,由于特斯拉要求的优惠条件过于离谱,此前苏州地方政府拒绝了对方投资建厂的想法。但是特斯拉并不担心,与多地政府的谈判已同时展开。

2016年5月,有消息人士对外宣称,特斯拉团队与广汽进行了会谈,特斯拉团队一行还去广州南沙看过地;2016年6月,特斯拉将在上海浦东建厂的消息传出,随后浦东金桥(600639.SH)发布公告否认。

记者了解到,特斯拉广州“建厂”事宜,是由广州市南沙区人民政府牵头主办,目前谈判还没有结果,尚属保密阶段。知情人士称,马斯克正在与各地政府斡旋,挑地址、挑政策。也有人分析,目前更可能的情况是,特斯拉以广州南沙选址为保底选项,继续与上海谈判。而一旦上海“谈崩”,落户广州的可能性将大大增加。

从近年来双方接触的情况来看,广东对招揽特斯拉可谓诚意满满。早在2016年5月中旬,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在率广东省代表团访问美国时,就特地会见了特斯拉亚太区总裁任宇翔等人。而据接近特斯拉高层的人士透露,任宇翔正是特斯拉在中国建厂事宜的负责人。今年4月25日,国务院副总理汪洋在北京中南海紫光阁会见马斯克。汪洋曾任广东省委书记、常委、委员职务,在职期间狠抓数次东莞城市名片问题,是一位雷厉风行的领导人。

最新的消息是,上海方面给出的条件并没有让马斯克完全满意,所以马斯克还在等待更好的条件。不过,上海方面留给特斯拉的时间已经不多,根据6月22日签署的意向协议,双方约定了期限。若在协议时间之内,特斯拉能够完成入华建厂合作的签约,上海将在临港工业区提供用地和政策支持。如果在约定时间内双方没能完成相关事宜,则合作取消。

6月22日晚间,特斯拉针对“上海建厂”进行回应,特斯拉首次公开承认,正与上海市政府探讨在该地区建设工厂的可能性。根据特斯拉声明中的表述,在今年年底之前,特斯拉的国产计划将会更加清晰。特斯拉表示,在致力于深耕中国市场同时,为了更好地服务全球各地市场,特斯拉也不断在全球范围内评估潜在的制造工厂的选址。尽管预计大部分生产仍将在美国完成,但仍需要设立海外工厂以确保更多的当地消费者能负担得起特斯拉的产品。

由于关税等因素,特斯拉在华售价高出美国近50%。以MODEL S 85 KWH为例,售价的计算公式:81070美元(在美国的价格)+3600美元(运输与装卸)+19000美元(关税和其他税)+17700美元(增值税)=121370美元=734000元人民币(当时汇率为6.05元美元)。

在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快速扩张的背景下,以国产化降低生产成本,对特斯拉来说势在必行。


滋长的“野心”

2015年初起,特斯拉的重点和核心放在了客户体验方面,并推出了“2015年中国战略”,从四个方面推进发展,包括更加聚焦客户体验,传递出明确的市场和产品定位信息,加强与政府、产业合作,以及加强与车主及各界联动。

在大力建设公共充电桩的同时,陆续推出承诺三年后以50%的价格回收二手车、针对其他充电站推广适配器、与获得CQC认证证书的充电设施企业开展“特斯拉充电伙伴计划”等本土化服务。随之,市场明显回暖。

“在本土化策略推行后,很明显看到了销量的提升,马斯克对此非常高兴,还在其推特上表示了对中国市场的信心。” 特斯拉对外事务总经理陶琳表示。

据2016年财报,特斯拉在华销售量达到10400辆,约为2015年的三倍。营业收入达到10亿美元,为特斯拉全球贡献近15%。但需注意的是,特斯拉的全年净亏损仍达到了6.75亿美元。SPACEX、SOLARCITY等“摊子”越铺越大,为其带来95%营收的汽车业务却“造血”不足,因此特斯拉通过扩张海外市场来缓解其财务压力的需求越来越强烈。

据了解,2016年3月启动预售的MODEL 3,截至目前订单量已突破50万辆,其中中国消费者是MODEL 3的主力群体之一。MODEL 3的开售,标志着特斯拉已经进入低价放量的新阶段。产能需要扩大,成本需要降低,这些都与是否国产化密切相关。

目前,特斯拉在北京、上海、广州、杭州、深圳、天津等城市,获取了新能源汽车牌照方面优惠政策;在中国已经建成117个超级充电站,554个超级充电桩,密集覆盖大西南地区、京津冀、长三角和珠三角地区,贯通全国各大区域连接线、自驾出行线路。全球范围内,已经有5400多个超级充电桩,9000多个目的地充电桩。特斯拉表示,2017年,特斯拉全球充电网络规模将扩大一倍;在中国充电网络的扩建也将紧随全球的扩张速度,超级充电桩将达到800个。

与此同时,特斯拉在中国的研发中心也在着手建设中,并积极筹备充电设备检测中心。坤鼎集团(833913)2016年12月29日发布公告称,公司与特斯拉汽车销售服务(北京)有限公司签署《合作意向书》。特斯拉将租赁坤鼎位于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的房产,作为其在中国的研发运营服务中心,面积为7723.76平方米。租期自2017年3月1日开始,为期5年,特斯拉享有优先续租权。据任翔宇介绍,这是特斯拉继美国之后的独立研发中心,将率先引进新的技术、新车型、新产品到中国。

事实上,特斯拉的野心不仅于此。今年年初,特斯拉(TESLA MOTORS INC.)更名为“TESLA INC.”。删除了“MOTORS”字眼。这意味着特斯拉将不局限于汽车制造领域,早在2016年7月,马斯克就指出,特斯拉将转型成为一家可再生能源公司:将开发制造无缝集成电池存储太阳能屋顶;同时,扩大电动汽车产品线,覆盖所有主要细分市场,包括生产电动重型卡车和大型交通工具;开发出较人类驾驶安全十余倍的自动驾驶车辆;打造“让汽车在闲置时赚钱”的汽车共享经济圈等。为了实现这一目标,马斯克宣布收购太阳城(其控股的另一家上市公司)。

业内人士认为,“未来特斯拉在新能源汽车领域立足后,重心或将逐渐淡出汽车圈,并在电力、太阳能、储能、电池系统提供等几大方面有所作为。”

至此,再回头来看与特斯拉传出合作“绯闻”的上海金桥、上海电气等均与再生能源相关,传闻或许也并非空穴来风。先前上海市政府一度牵线要特斯拉与上汽集团合作建厂,但马斯克表示除上汽集团外,欢迎非汽车制造业企业合资。目前传出的消息是,上海有三家集团在争夺这次合资机会,包括临港集团、国盛集团、上海电气集团,较大的可能是上海电气集团。

举棋不定

在国家利好政策的悉心呵护下,如今以北汽新能源、蔚来汽车、上汽新能源等为代表的多家本土新旧造车势力,在新能源汽车领域的产品及产业链布局已经基本完善,而国家对新合资建厂的资质要求也愈加严格。

政策规定,中外合资企业中外方占股不得超过50%。这就意味着特斯拉一旦在上海成立工厂,只能拥有一半的股权和收益,并对生产环节与合作者实行共同控制。这也被业界认为是马斯克与国内企业“久谈不下”的症结所在。

2017年3月,中国最大的互联网公司腾讯控股斥资18亿美元收购了特斯拉5%的股份。随后马斯克在其推特表示:“很高兴腾讯成为特斯拉的投资者和顾问。”特斯拉披露,腾讯大约拥有820万股特斯拉股票,成为其第5大股东,持股比例低于马斯克、富达投资、BAILLIE GIFFORD和T. ROWE PRICE。对于“顾问”, 一些汽车行业分析师认为,腾讯将帮助其对接中国市场。

不过,相关人士透露,国家发改委并未收到特斯拉国产项目的申请。而依据我国当前的新能源汽车产业相关政策,任何新建新能源乘用车车企项目都必须通过包括工信部及发改委在内的层层严格审批。

而日前又有消息称新能源生产资质或将暂停发放。仅从这个角度来看,即使年底特斯拉的国产化计划落实,想要正式量产,恐怕短期内仍难以实现。

马斯克不仅是一个冒险者,更是一个精明的商人。

近期刚投入运营的超级电池工厂项目,特斯拉就曾经分别和美国加州、内华达以及得州谈判,利用不同合作方开出的条件去威逼另一个合作方,压榨各个州不断提出更好的合作条件,而自身获得最大利益。现在这套戏码还在中国继续上演。不过,在中国新能源品牌快速崛起的当下,特斯拉的“左顾右盼”,恐怕已失去了“先发制人”的机会。



往期精彩图文推荐
Evlook


1
 比亚迪新能源车与校企合作 开启人才培养新篇章


2
 力推电气化战略 宝马这两款新能源车功不可没


3
 直击100万辆销售目标 大众将投放20款新能源车



文章转自:工信部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EV视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