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丨李岩    编辑 | 邹春霞

不管是在哪儿,钱的流动总是引人关注。

就在上周,审计署新任审计长胡泽君受国务院委托向全国人大报告了2016年度中央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的审计情况,接受监督。

与之同时,军队也在对钱的流动进行更严的监督管理。

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注意到,近日,解放军报披露,军委机关及有关直附属单位银行账户和历年结余经费清理工作于今年8月底前全部完成。

不管熟悉这项工作与否,听到账户、经费清理,大家第一时间都会联想到反腐,没错,这也是清除腐败隐患的重要一招,某种程度上还能挖出一些腐败线索。

总管家接手账户

清理工作由军委后勤保障部、军委装备发展部和军委机关事务管理总局联合组织开展,将对每个账户的存量资金、经费往来、债权债务、结转结余经费等经济事项逐个“过筛子”,坚决撤并不再承担服务保障任务、不符合开立条件的事务经费银行账户,相关资金划转到总局统一开立的银行账户管理。

此前政知君介绍过,军委机关事务管理总局接管过不少楼,比如坐落在北京西长安街,与中华世纪坛、军事博物馆等隔路相望,戒备森严的京西宾馆。接管了楼之后,又来接管钱?

军委机关事务管理总局局长刘志明曾明确谈过“总局”的定位:军委机关服务保障的总枢纽、总协调、总管家。并且强调,要紧盯敏感问题抓监管,对用权、批钱、配车、建房、采购等事项严格审查审核,确保依法依规开展工作。这么一看,作为总管家,集中管好军队的钱袋子是其应尽的责任。

不用担心总局如何管好这么多钱,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了解到,军改以来,军委机关事务管理总局已经逐步探索构建了账户集中统管、资金集中存储、经费集中划拨、开支集中结算的新型财务保障模式,积极探索了军委机关部门负责计划使用、总局负责结算监管的运行机制。

这是什么样的运行机制呢?就是总局只负责审核预算决算、承办结算报销和会计核算,账户的所有权、使用权、计划权、审批权仍归属军委机关各部门,真正实现“花钱的不见钱,管钱的不花钱”。这不禁让政知君想起幼时被父母管钱的日子:“钱在我这,你想买什么你和我说,我把钱给你去买。”

“抽薪之策”后续

这项被命名为“清理”的工作,怎么听都像是一个扫尾工程。

据军委机关事务管理总局领导介绍,之所以开展清理工作,是因为统计摸底情况显示,目前有的军委机关部门仍保留使用原四总部时开立的银行账户,甚至还有多个银行账户,财力分散、资源占用不合理、管理模式粗放以及历史遗留问题多等矛盾问题比较突出,直接影响和制约了军委机关新型服务保障体系整体效能的发挥。

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此前介绍过,2015年2月全军财务工作大清查实施方案开始实施,对全军2013年度和2014年度各项经费收支使用管理情况进行全面清查,着力纠治财经违规违纪问题。

时任中央军委委员、总后勤部部长赵克石任全军财务工作大清查领导小组组长。对开展全军财务工作大清查这项工作,他评价称这是强军兴军的重要之举、整风肃纪的抽薪之策、厉行法治的当务之急,各级必须坚决听令而行。

此次清查按照全面清查、摸清底数、联合检查、分级实施的思路进行,凡是有经费收支的单位(部门)、有财经活动发生的领域,都要纳入大清查范围,做到全面覆盖、不留死角。

对清查工作的任务,赵克石当时指出,要全面摸清财力底数,全面真实地掌握经费收支、银行账户、预算执行等情况。据了解,仅通过各单位自查自纠和全军蹲点督查就发现了不少问题:

  • 一些单位和部门存在擅自调整经费预决算

  • 截留克扣挪用经费

  • 无预算超预算开支

  • 违规开立银行账户

  • 不按规定存储资金和借垫款

  • 违规发放福利补助

  • 超标准超范围接待走访慰问

  • 利用虚假发票合同套取资金

  • 结算手续程序不合规

  • 未按规定签订履行合同

  • 在内部接待场所转移报销开支

  • 隐匿转移预算外收入设立“小金库”

  • 拖欠应上缴经费

  • 擅自扩大成本性费用开支等财经违规问题

账户和结余经费清理,显然与上述行动密切相关。按照方案部署,两个月后该撤并的银行账户撤并率、该结清的资金往来结清率、该核准的结转结余经费准确率、该统管的经费统管率,均要达到100%。

军队账户装“千里眼”

徐才厚落马后,《凤凰周刊》曾大篇幅报道了查抄徐才厚受贿财产的细节,称在北京阜成路一处2000多平方米的徐家豪宅里,办案人员打开地下室,被堆积如山的现金、和田玉、硬木、翡翠、古玩字画吓了一大跳。

十八大后,落马“军老虎”的腐败细节,让军内财务工作更受外界关注。实际上,这些年,作为个中节点、抓手,银行账户从来都是监管的重点,并且被反复强调。

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注意到,2011年3月28日,当时的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签署命令,发布施行《中国人民解放军财务条例》。随后,原总后勤部财务部部长孙黄田在解读中表示,以此规定了党委管财的根本制度。并且,以条例形式系统地规定了党委管财的内容,明确了党委管财管什么、怎么管和应负的责任。同年8月1日,原总后勤部财务部与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农业银行、中国银行、中国建设银行在北京联合签署服务管理协议,正式启动运行军队单位银行账户和资金监管系统。

运用该系统,如同为军队账户资金管理装上了一双“千里眼”,可以实时监测任何一个军队单位银行账户的开立使用和资金流向流量。新华网当时披露,该系统正式运行后,将按照军队银行账户审批权限实施监控,必要时上级单位也可越级监控。

大数据加特别监督

军改后,这个系统已在军兵种等大单位部署使用,用于对全军银行账户资金收付和公务卡交易情况进行实时监控。该系统能够对单位名称、单位级别、单位性质、账户类别、银行类别、所属地域等各类统计主体,以及账户数量、账户余额、资金结存和收支情况等要素随意组合配置,多维度统计分析军队单位账户资金情况。

系统由军委后勤保障部财务局负责,借鉴国家金融机构经验,针对军队单位资金交易过程中的高风险点,建立了13类风险监控数学模型,对实时和历史交易数据进行运算分析,准确定位和预警各类异常交易,相比之前大大升级完善了系统功能。

不过,最重要的还不是大数据,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注意到,在此次开展清理账户行动前不久,军报披露全军财务、审计部门对军队单位银行账户和资金实现共同监管。这意味着,军队总管家管钱的同时,还有人盯住总管家,对其进行监督。

资料 | 中国军网  新华网  澎湃等

校对 | 项战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政知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