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彪与蒋介石的三次交锋,师生之宜最后却兵戎相见


蒋介石对唐纵等人说:“张国焘在中共干了这么多年,地位那么高,最后也变了,说不定林彪也会变的。我的学生中,林彪的军事才干是非常突出的,你们对他在重庆的活动,应多加注意。有重要情况,要及时告诉我。”  

1940年底至1941年初,国民党顽固派阴谋策划了第二次反共高潮,国共两党关系陷入低谷。1942年7月21日,蒋介石约见驻重庆的共产党领导人周恩来,表示要改善国共两党关系,以利抗战。


周恩来当即将蒋介石的意见报告了中共中央。


当时,周恩来一再提议由林彪作为毛泽东的代表去见蒋介石,加微信yf543212,看更多内幕猛料。是因为林彪是将介石的学生,又是影响颇大的抗战名将,再加上他回国后在乌鲁木齐、兰州、西安做 的统战工作颇有成效和影响,由他见蒋介石比较有利。另外,周恩来考虑还摸不清蒋介石要见毛泽东的底细,而毛泽东是党和军队的一把手,担心毛泽东到重庆后安 全难有保障,故力主毛泽东暂不出面。

8月22日,中共中央召开政治局会议,专门讨论毛泽东与蒋介石会谈的问题,会议决定先派林彪去见蒋介石,然后根据谈判的情况,再定毛泽东是否与蒋介石见面。



         

1942年10月7日,林彪带着助手伍云甫到达重庆,林彪此次到重庆,蒋介石较为重视,而且还抱有幻想,希望林彪的思想能在他的战时首都有所转变。蒋介 石还专门指示戴笠、康泽、唐纵、腾杰等从黄埔军校毕业的大特务,要他们做好林彪在重庆期间的监视、接待工作。其方法是:表面要热情,暗中要监视,在思想上 要多对林彪施加影响。

蒋介石对唐纵等人说:“张国焘在中共干了这么多年,地位那么高,最后也变了,说不定林彪也会变的。我的学生中,林彪的军事才干是非常突出的,你们对他在重庆的活动,应多加注意。有重要情况,要及时告诉我。”


与蒋介石的第一次会谈不欢而散。


10月13日,林彪、周恩来在张治中的陪同下,进入曾家岩德安里101蒋介石的办公室。



          

双方入座后,林彪说:“我们接到校长的电报后,毛先生即提到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作了专门讨论,还约我商谈数次。毛先生托我转给委员长的意见主要有三点:抗战建国、国内统一团结及对校长的期望。”接着,林彪将上述三点意见一一转告了蒋介石。


谈到国共团结问题,林彪记起毛泽东的嘱咐,想多谈几句,便说:“毛先生要我转告校长,为了赢得抗战的胜利,国共两党应彼此接近,彼此相容,彼此打成一 片。这三个彼此,已成为我党的普遍共识,也写进了公开发表的宣言,并已成为全党所一致遵从的、不可动摇的行动准则。这一原则,不但现在不能动摇、违背,将来也是如此。我们对校长个人也是如此,不但现在拥护,将来也必拥护。”


蒋介石对这段话很感兴趣。他问林彪:“是真拥护,还是假拥护?”

“当然是真拥护。”

“那好!”蒋介石面带笑容点头称是。

林彪又说:“如果国共两党真正做到彼此接近,彼此相容,彼此打成一片,也许将来两党可以合二为一。”




“你们共产党喜欢搞阶级斗争,国民党怎么能与你们合二为一呢?”蒋介石的这句话,林彪反驳说:“共产党强调的阶级斗争,是维护大多数人民的利益,反对极少数特权阶层谋取不正当的利益。在目前,共产党就是团结一切爱国政党、团体和广大人民,反对、打击日本帝国主义。”


对林彪的这段话,蒋介石颇为不快。由于是国共两党的会谈,蒋介石心里虽有意见,又不好发作。


林彪继续说:“我们希望今后国共能长期真诚合作。但是,我们也要指出的是:有些人对共产党看不惯,总想挑起内战,消灭异己。中国的现实又不允许发生内战。哪个党派挑起内战,必会遭到全国人民的共同反对。人民一反对,挑起内战者就必然失败。”


坐在蒋介石身边的张治中不时朝林彪、蒋介石的脸上瞧,周恩来也在观蒋介石的脸色。他们都发现,蒋介石很不高兴了。周恩来看出气氛不好,示意林彪不要再讲了。这样,林彪与蒋介石的第一次会谈,在不愉快中结束。




林彪与蒋介石的第二次交锋


1942年12月14日,林彪接到国民党方面的通知:蒋介石于16日与他举行第二次会谈。

林彪掏出原先拟定的几条“要点”,首先讲了要统一不分裂,要团结不要内战的问题。

蒋介石听后说:“对统一及团结的问题,我们国民党是有诚意的,现在要求全国各政治团体集中起来,所有问题均应得到解决,你们要的药品也可以解决。”



 


接着,林彪向蒋介石提出了第十八集团军的编制、人数、驻地、军队干部的使用等问题。蒋介石没有马上表态,而是对林彪说:“这些问题,涉及到全局,待我通盘考虑后,再答复你们。”显然,蒋介石不同意林彪的要求。


随后,林彪提出了恢复新四军番号的问题。蒋介石十分恼火:“新四军一不抗日,二系叛军,我已下令取消了番号,还谈它干什么?”林彪说:“新四军是真正的抗日军队,皖南事变是政府的一个错误。此事一日不明,日久终要明。我党为了壮大抗日队伍,增强中国的抗战实力,已于1941年1月20日宣布了重建新四军的命令,并任命陈毅为代理军长,刘少奇为政治委员,其部队也有好几个师。新四军既要抗日,就必须有合法的名分。因此,请委员长允许恢复新四军的番号。”


蒋介石余怒未消:“你们既然一再表示拥护政府和我,现在又来提被取消了番号的新四军。我明白地告诉你:新四军与药品不同,承认新四军,等于不承认政府;要恢复新四军,就不是真正拥护我。今天再不要提新四军!”

这次谈判,又毫无结果。



林彪与蒋介石第三次会谈    


林彪、周恩来将第二次与蒋会谈的情况电告毛泽东后,毛泽东马上以中央书记处的名义给他们回电,告知下次与蒋介石会谈,可提出如下四条要求:


一、在蒋承认中共合法条件下,可同意国民党到边区及敌后办党;

二、军队编为4个军12个师,包括新四军在内;

三、边区改行政区,人员、地境不动;四、黄河以南部队北移,目前只做准备,不能实行移动。

此乃完全为事实所限制,绝对无法移动。


林彪、周恩来接到毛泽东的电报后,立即作了研究,并于12月24日在张公馆与张治中举行了约1个小时的会谈。“四条要求”遭到国民党方面拒绝,会谈仍未取得任何结果。


毛泽东考虑林彪到重庆谈判颇不易,如果双方一点也不让步,此次谈判将毫无结果。为了显示中国共产党的诚意,中共中央以退为进,再作进一步的让步。



1943年3月28日,林彪、周恩来与国民党的参谋长何应钦会面。双方一坐下,何应钦就讲国共摩擦问题,并将摩擦的责任都推到共产党一方,对国共谈判的问题基本未提。


林彪看出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现时根本没有谈判的诚意,便向何应钦提出要回延安去,并希望在离开重庆前与蒋介石再见一次面。


蒋介石觉得,林彪来重庆的时间不短了,虽然两党此次未谈出什么结果,还是应该见面。6月7日,蒋介石在曾家岩德安里103号宋美龄住所见了林彪、周恩来。

蒋介石装出一副既同情而又无奈的样子说:“其实,政府是真心实意地想与你们合作以争取抗战的胜利,但有些事情又不能如愿。这次我们的意见未统一,下次再谈吧。”



林彪深知蒋介石的为人与用心,而且他心里更清楚,此次未与国民党达成任何协议,症结也在蒋介石身上。他对蒋介石说:“我来重庆这段时间,感觉我们两党的分歧其实并不大,如果双方真有诚意,是能达成一个协议的。问题是国民党方面缺乏诚意,不能坐下来对条款进行认真的讨论。直到今天,我们还未见到国民党方面的任何方案,只是在口头上提出要我们放弃军队、边区,致使谈判难以顺利进行。我们的意见是,下次谈判时,双方应有诚意,否则,就不好谈了。”


蒋介石听了林彪的这番话,心中很不高兴,脸色也变了。由于是告别性的会面,他忍着没有发火,说:“回去后,代我向润之先生问好。”


这样,蒋介石与林彪的第三次会谈结束了。


林彪、周恩来离开后,蒋介石为自己以前的设想未能实现也感到惋惜:林彪是个军事奇才,国民党阵营的黄埔弟子,没有这样的将才。对林彪这样的人,还应该继 续施加“影响”,使林彪能与政府更接近,对他有感情。他立即叫人去通知戴笠、唐纵、唐泽、腾杰等黄埔出身的特务头子,要他们赶在林彪回延安之前,再宴请林几次,并与他好好谈谈。




此时,毛泽东对林彪回延安的事情十分牵挂。他怕夜长梦多,发生意外,希望林彪早日回去。


1943年6月28日,林彪与周恩来及邓颖超、方方、孔原、伍云甫等百余人,分乘5辆大卡车,从重庆八路军办事处出发,登上了回延安的征途。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掌上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