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前面

   我是一个在红尘中摸爬滚打讨生活的小草根,最初在生活的洪流中寻找快乐与幸福,辗转周折,跌跌撞撞,经历了无知、迷惘、痛苦,然后看到了希望。我从原来的无神论、现代科学主义追随者,变成一铁杆中医粉,又稀里糊涂成为一个修行的人。也终于找到了自己想找的东西:人人本该具足的心安宁和身平和。为了利益更多的读者朋友,我把自己前面三年多养生、及最近三年多修心经过大略写出,与有缘的各位分享。

 

   为了说清楚自己的心路历程,且一些养生知识于人还是比较有益的,本文的前半部分会把本人自学中医的养生心得简单给大家分享下。曾经因为我行我素的追求物质享受,年纪轻轻即把好端端的身体搞得到处是毛病,身心疲惫,然后“不肯认命”,花了数年时间用祖国传统医学调养身体,终于把最怕面对的健康问题基本解决,变成了一个对自己的健康绝对自信的人。读者中如果有“怕黑怕冷怕鬼”乃至觉得倒霉自卑,本文都能给您一些参考建议,希望对您有所帮助。我当年的情况可以用“糟透了、不堪回首,不想活了”来形容,当然,既然我能做到完全走出,你也一定可以。

 

   后半部分着重讲一些修行的心得体会和给打算走修行路线的读者的一些忠告,文中也会提及一些本人亲身经历的一些“非主流、超自然”的小现象,其实也只是一些修行中的常见小问题,在有经验的师兄面前实在不值一提。但无神论者对这些“封建迷信”可能会觉得不靠谱,那就请您大人大量,一笑置之,或者把这些当聊斋看看亦可。我只是把自己的亲身经历如实写出,本人也深信因果,不敢妄语误人。

 

一、略说糊涂前半生

     我出生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小时候很喜欢思索几个问题:“时间的起点在哪儿?”“宇宙有多大?边缘是什么样?”“这个世界除了人类还有其他智慧生命吗?”诸如此类貌似吃饱了撑出来的问题,但这些问题确确实实地困扰了我很多年,绝非没事装逼。那时问大人,大人都懒得回答。当时有两本很流行的期刊《飞碟探索》、《奥秘》,专门讲这类“乱七八糟”,所以每期必追。然后又遭遇了气功热,大讲特异什么能,心动而学之,但一个小孩子家家的,心如脱兔,又无人指点,自然毫无所得。后来的事情地球人都知道了:zf封杀,媒体泼水,闹剧收场。收了也好,否则,一小部分贪心无德之人牵着一大群心有所求又不明真相的群众,长期下去,估计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我年少时酷爱文艺,偏科严重。文科尚过得去,数理化一塌糊涂。在当年的应试教育下,我这种孩子高中都很难考到,只能混职中之类。好在当时的中专类学校都是包分配的,进国企干没多久,又被亲属介绍到一家经济效益蛮不错的单位上班。九十年代中期,已经拿十万的年薪,应该还算过得去吧。

 

   刚工作时自己个性轻狂张扬,不知天高地厚,十分相信“人定胜天”。喜欢看科技类和心理学之类的书,并认定中医是“骗人的东西”。经络?扯淡,看不见摸不着,这些都是“糟粕”;气功是“欺骗人民群众”的伪科学;宗教是“落后的迷信的,是心灰意冷、厌世之人逃避现实的,是封建统治阶级维持政权的”……对了,我家人都是坚定的唯物主义者,但有两个远亲是轮子的学员,还有一个远亲是修道家功夫的。前者逢人“劝退d”,多次“被教育”。后者应该有些修为,据说曾辟谷一个月,还能看见别人看不见的东西。但练偏了,卒于意外,不得善终。所以家父一提到这类“唯心主义”都来火,我更是满脸不屑。

   现代社会是个大染缸,讲求物欲的花花世界,笑贫不笑失足,我兜里有两个钱,当然也不例外,最初喜欢买大量的碳酸饮品和冷饮享用,然后又慢慢在“前辈和朋友”的带领下学会了打牌、麻将、抽烟、喝酒、电子游戏、桑拿浴足,继而发展到长期熬夜。我印象中,大概有十年八年时间都是在酒吧、网吧混,混完继续去吃夜宵或烧烤,要么在家上网,打游戏,看片,凌晨两点才去睡觉。对我而言,凌晨一点上床就算早睡,三四点算晚睡,日日如是。上班困了睡觉还被逮住过一次,以及延误工作被主管狠训一次,但仍不思悔改,他骂他的我逍遥我的。而且还喜欢上黄网,因为一直没有女朋友,又听信了砖家们的“sy无害论”,长年sy成性。讲到这里,对养生有研究的筒子们,估计也知道本人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了。对,这叫逆天而行,自寻死路。 

 

   首先,常年鼻炎,阳气日耗,寒气不停进入体内,采取的是西医的吃药、喷药、冷冻疗法等等,但没有效果。又长大量的青春痘(寒入经络),胃出毛病了,食欲不佳,隐隐作痛(大量喝酒,特别是冰冻啤酒以及烧烤食品、生冷寒凉造成),然后咽喉长期发炎、口腔溃疡(抽烟和熬夜的虚火惹的祸)和眼干眼痛(肝阳上亢)。牙齿也出问题,经常牙痛,我也很“潇洒”,哪颗痛拔哪颗。每年都会多次感冒发烧,然后我就吃西药(肝肾继续受损),或者去医院挂水(寒凉深入五脏六腑)。其他一些身体变化也显露出来:我头皮变得超多,不是夸张,跟下雪似的。十个手指头都没有小太阳了(阳气衰落),而且比周围的人都畏寒(阳虚),别人穿两件衣服,我大概就要加件毛衣甚至四件。平时不爱运动,极偶尔参加运动也不出汗(经络堵塞),但偶尔晚上会盗汗(阴虚)。我一边在和这些“小毛病”作斗争,一边继续灯红酒绿寻欢作乐,一点也不知道自己将会大难临头。 

   慢慢的,我长了一个“啤酒肚”,血压临界高,跑两步就气喘吁吁,又开始失眠,即使早上床,不到凌晨两三点睡不着觉,恶梦连连(长期梦见女鬼,被人追杀,或者遭遇车祸,或者杀了人要跑路等等,而且梦境背景都是黑压压的晚上),严重耳鸣(肾虚),比较怕黑(肾主恐),心脏也偶尔出现奇怪的不舒服感觉(心乃君主,摊上大事了)。那时我才三十岁不到啊!难道就拖着这样的身体过一辈子吗?

 

   更麻烦的事还在后面。在此之前,我的身体虽然风雨欲来,四面报警,但毕竟还勉强可以正常运作,内心偶尔有些郁闷和怀才不遇的想法,心智方面也还基本正常。

   某次受了业务对象的邀请,和同事们去到某旅游城市游玩,说白了就是白天逛逛景点,晚上海吃海喝,喝完酒还去邪淫了。完事后回到客房,当时同住一间房的同事就说房间很臭,有股怪味,我也觉得有些腥味,但天色已晚,就睡了。躺下没多久,我就忽然不由自主的陷入了巨大的恐慌,莫名其妙地就担心自己会患上绝症而死。然后当晚彻夜未眠,想来想去就是在想“我要死了!怎么办?”听着同事整晚在打呼噜,我真是后悔死了,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经历了这一夜,我内心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非常怕鬼,以至于白天都不愿意自己一人呆在家里,每天都会有一小段时间忽然陷入巨大的恐惧之中,一方面担心自己会患上绝症而死,另一方面又经常暗示自己“把自己终结了”,以免受苦。

   当然我也知道自己已经比较不正常了,但没有办法自救。我非常信赖的心理学的书说了:这是“抑郁症”、“强迫症”、“恐惧症”,处理方法:终身服药!有副作用!定期心理辅导!容易复发!现在看来,我当时应该是阳气极度衰弱,招惹上什么脏东西了吧。在此我也奉劝那些乱搞男女关系的人,小心点,黑路走多了,总会碰上鬼的。

   你看,自以为是的及时行乐的我,终于把自己造得快报废了。怪不得老祖宗们说,人总是要见过棺材才会懂事些的。从物欲寻找快乐真是一条死路。熬夜伤身,生冷伤寒,邪淫伤肾,放纵伤命,列位看官,千万请以区区在下的这番经历为戒。

 

二、浪子变宅男 调整路漫漫

   在饱受折磨的后期,或许是还有些极少许的福气,我读到了吴清忠先生写的《人体使用手册》,里面以计算机比喻人体来诠释中医的观念,这种比喻让我很快接受了中医学,让我以一个全新的角度来看待人体。作者吴先生是工程师出身,当年是一名工作狂,因为全身心投入事业,导致健康搁浅,然后遇到了陈玉琴老师,并以中医方法重新得到了健康。书中推荐的养生方法主要是敲胆经、按摩心包经、以及早睡。我当时也真的受够病魔的折磨,身心极度疲惫,决定洗心革面,打算开始学习中医并准备力行养生。

   没多久,我结婚了,告别了从前那些不健康的生活习惯,调整生活规律:熬夜、抽烟、嗜酒。以“为了下一代”理由,大半年完全滴酒不沾,后来也喝,频率很少,并尽量减少生冷寒凉的日常摄入,禁绝西药,停止夜间娱乐活动,并每晚十点就把自己赶上床睡觉。最初床是上了,但是睡不着,习惯了凌晨两点睡觉。结果在床上滚来滚去,十分清醒,非得要到两点才勉强睡去,中间还持续受到心魔和耳鸣的折磨(出来混,要还的)。我印象中大概用了大半年的时间,才把身体调整到上床后可以在半个到一个小时左右睡着。但中间常常醒来。如果跑去做经络按摩、拔罐、泡脚后也会超困(虚火暂时卸掉了)。半夜醒来这个现象到现在还有,不过我不太在乎了,换个姿势继续睡。  

   开始早睡后,发了一次高烧,和以前的发烧主要是头痛不同,这次很痛苦,全身好像被鞭打一样痛(身体得到充分休息后有能量开始自动排寒),我忍住了,没有去医院也没有吃西药,挨了几天好了。其实现在回头看来是可以用经方简单搞定的,典型的麻黄汤证。

 

   第一年后,出现强烈的肌肉酸痛,很钝的那种痛感,全身都有,但膀胱经最明显,从小腿开始,慢慢往上移动,在环跳和尾椎处持续很长一段时间(约大半年),然后慢慢向上并消失,在此期间,很容易腰酸背痛。自己也在痛处做拔罐,但收效甚微,或许是深度不够。这个过程养生第二第三年也有,但没有第一年明显。很难出汗的我,慢慢的在后背尾椎部分能够开始出汗了,渐渐整个背都可以出汗,直到全身都可以出汗,并且感觉晒太阳很舒服(吸收阳气)。

   发质慢慢从干性变得非常油,然后慢慢变正常发质,现在很少很少头皮了。所以从发质如何也可以知道体质如何,各位ggmm想要头发好,早点睡觉!广告卖用这个那个产品改善发质,那是忽悠的,树根有毛病,树叶还能好到哪里去呢?

   渐渐地喜欢上了运动,没事就去晒晒太阳出身汗,又排毒又提升阳气。渐渐的一直微微驼的背也变得直了。

 

   作息规律之后,身体进入一个自动调整的过程,出现种种排病反应。大家养生过程中,不要太把这样那样的小症状太当回事,《人体使用手册》上讲得很清楚了,你的身体比你聪明,你不需要干预,顺其自然就好了。我们偶尔拉肚子、打喷嚏、咳嗽、发烧等都是我们自己的身体修复系统在工作,不要一出现这些症状就滥用药物。当然对于一个有宿疾的人来说,只有气血充足了,病情才会显现出来。所以练功的人在功夫达到一定水平后都会出现一些“有病”的现象。这个时候要沉住气,定下心来多做些静功来增加自己的气血,以尽快度过这个时期。当然,你愿意的话,可以用砭针灸药等治疗手段加快人体的排毒康复过程。我个人看法和吴先生一样,尽量不要用西医药的方式去介入人体的修复工作,那是帮倒忙。

   在此特别向大家推荐《人体使用手册》(共3集),希望大家开卷有益,排毒顺利。

    特注:排病记录这段文字纯粹本人个人经历和意见,在现代医学的角度看来并不科学,甚至可能愚昧。各位读者,如果您觉得我以上的话都是胡说八道,请您大人大量包容我的无知。又或者您觉得我说得有些过分,有病还是需要看医生,那您觉得哪样做法能让自己或者家人安心,就该怎么办还是怎么办。对,你认为该吃药时吃药,该看医生时看医生,您自己和家人心安才是最重要的。


                                         (未完待续)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心上莲花次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