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内容为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定风波》,著名鸡汤宋词,千古流传,苏词放达深旷风格的标志:



再说《游兰溪》,其中的“休将白发唱黄鸡”也是频繁被用做大小作文的励志论据:



这两首词的气势,确实是苏大学士的风格,千年不换,万年不改,至少我从来没有怀疑过。完整来看呢?


《定风波》前面的说明: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雨具先去,同行皆狼狈,余独不觉... ...注意,这说的是一个下雨天的故事,发生在元丰五年三月七日。


《游兰溪》前面的说明:黄州东南三十里为沙湖,亦曰螺师店。予买田其间,因往相田得疾... ...这说的是一个看病的故事,发生在元丰五年三月。


上面说的大概就是离黄州东南三十里是沙湖,又叫螺狮店,他在那个地方买了地,前两天看地,得病了,然后找了个聋哑人看病如何如何,这个聋哑人如何聪明之类的,然后,我们有没有发现苏轼先生只顾着和神医相见恨晚了,木有想想他的病是不是得的非常喜感。”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还“雨具先去”,加上“料峭春风吹酒醒”。这都还好,偏偏笑人“皆狼狈”,然后就被啪啪打脸“游兰溪”啦。


让网友的描述来帮我们情景再现一下:


苏轼这个逗比在三月七号去沙湖看地的时候碰上下雨了,避雨的工具之前已经舍弃了,人家都躲雨,只有他“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我们脑补一下东坡一个人淋着雨,“竹杖芒鞋”,边吟边走,悠哉游哉,看着“同行皆狼狈”,还“余独不觉”的潇洒如意,装的一手好X。

然而装X是要遭雷劈的,淋着雨看起来挺潇洒,回去之后就感冒了。


这时候再回头看看词的下片,“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那天不光淋了雨,还喝了酒,淋完雨还吹了冷风,不得病才怪呢。


集文学家、书法家、画家、美食家、政治家于一体的全能的天才苏东坡这一刻离我们如此之近,成功地化成了一个鲜活苏青年的形象。相地看病的事情发生在公元1082年,而咱们的小苏同学出生在1037年,在古代马上要知天命的年纪还童心未泯也是非常可爱滴。苏妈妈那时候应该不在了,妻子应该是发妻王弗的堂妹王闰之,不知道苏太太是不是一边帮着换衣服一边嗔怪地嘲讽?

想想大概是吧,王闰之是贤妻良母,但是年轻侍妾王朝云“在精神和艺术感受上,又比王闰之更能进入苏轼的精神世界”,与富有浪漫气质的苏轼相贴近。估计那时候王闰之负责嗔怪,王朝云负责规划下次行程,声情并茂地演绎学友大哥的“想和你一起吹吹风”,啊,不对,是淋淋雨... ...

自此,再也无法严肃看待这两首精典宋词。


(部分素材来自知乎网友王洞明,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



作者简介:梧桐,工科女。单身不贵族,喜静也爱动。典型1号性格+天蝎座+A型血,既忠于投桃报李,也不反对睚眦必报。感谢关注。




如果你觉得不错,欢迎长按二维码关注、分享、推广。

↓↓↓点个赞,表示“朕已阅”。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凤栖梧桐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