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刘歆益

《东方历史评论》微信公号:ohistory


16世纪到达美洲的旅行者曾惊讶于“新世界”居民在语言、饮食、社会习惯上与欧洲人有着不可逾越的鸿沟。同时期来到亚洲的欧洲人,虽也感慨差异巨大,但毕竟没有两个世界之感。


在欧洲人发现美洲大陆之前的几千年里,旧大陆的不同地区已经通过贸易、移民、冲突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了。生活在欧亚大陆东、西两端的人群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生联系的呢?这个问题本身,可以追溯到18世纪早期,是一个比人类学(作为一个学科)更古老的问题。


考古学家和文化人类学家分别从物质和意识两个方面回答这个问题。例如,英国考古学家安德鲁·谢拉特(Andrew Sherratt)认为,一个重要的时间点是公元前20世纪。在此之前,旧大陆被帕米尔高原和塔吉克斯坦山区一分为二,存在着东、西两种颜色不同物质传统。古代中国推崇白色和绿色的‘玉’,西亚和欧洲崇拜蓝色的‘青金石’与黄金 。这个东、西物质形式与审美的隔离,甚至可以追溯到旧石器时代。在公元前20世纪以后,这一格局被冶铜术的东传打破了。


另一位英国学者,人类学家杰克·古迪(Jack Goody)则认为,自公元前第3千纪以来,处于旧大陆不同地区的社会开始拥有了相同的发展步伐。发生在西方的事,总能在东方找到映照。这种欧、亚趋同的脚步,在公元前8-3世纪达到了顶点。不同地区的人们开始用“怀疑”的眼光审视原有的信仰传统。“怀疑主义”在中国、印度、波斯、以色列与希腊几乎是同时起源的。“怀疑”将原本由魔法、权力、物质铰接在一起的世界分成两个层次:物质的现实生活和意识的精神世界。在更早的关于这个问题的论述中,卡尔·雅斯贝尔斯(Karl Jaspers)将这个现象称为“历史的起源”。


刚刚提到的两位英国学者都于近年下世。他们给史前史研究留下了一个全球视野,告诉我们,历史的因果不仅限于一时一地,长时段的决定因素,常常在本地社会之外。 一定程度上,战后这一代知识分子对“全球史”的关注,他们与对二十世纪本身的反思有关。在冷战的背景下,发生在任何一个角落的事情都可能对世界另一端产生影响。而对战争的反思,使许多人站到了“欧洲中心”主义的对立面上,从而强调另一种历史的重要性。历史有时候会是研究者生活经验的延续。


越来越多的考古学证据表明,旧大陆不同地区联系开始于更古老的年代(农业技术形成之后不久),覆盖范围更广阔(囊括整个亚洲、欧洲和北非)。 


1


食物全球化


很多新的证据都来源于考古遗址中出土的植物遗存。 


我们的每一顿晚餐都是一部世界史。玉米、土豆、花生和辣椒来自中南美洲,葵花籽和南瓜来自北美,大麦、小麦、燕麦与鹰嘴豆来自中东,高粱来自非洲,葡萄与橄榄来自地中海,水稻原产于中国江南, 谷子、糜子起源于中国北方, 不一而足。这些食物的故事是上千年来人口和技术交流的结果,我们的味觉一次次地被重新“发明”。


两次长距离的食物交换对世界产生了重要的影响。第一次跨越大片陆地,第二次跨越海洋。1492年后,随着美洲大陆的发现,原产于美洲的作物(如玉米与土豆)被引入旧大陆。于此同时,来自旧大陆的人口、食物和疾病传播到美洲。历史学家柯沃斯比(A. W. Crosby)将这个过程描述成“哥伦布交换”(Columbian Exchange)。很大程度上,我们至今仍沉浸在“哥伦布交换”的结果之中。过去400年间,资本主义的兴衰成败,东西方的此消彼长,都以新大陆的发现为起点。


更早的一次交换发生在史前时代。始于大约公元前5000年左右, 完成的时间不迟于公元前1500年。起源于西亚的大麦、小麦等“近东”作物来到了中国东部地区,原产中国的粟和黍传至西欧,水稻种植的范围由东亚扩张至南亚和东南亚州。北非的高粱和珍珠粟出现在印度,印度的瘤牛传播到中东。公元前1500年,小麦和黍(分别产于西亚和东亚)的分布范围已经覆盖了整片欧亚大陆:东至太平洋、西到大西洋、北至欧洲各国和中亚山地,南到印度洋。史前时代农作物传播到广度,可见一斑。


在对地理范围的讨论之外,我们得到一个有趣的时间轴: 首先移动的是农作物,随后是驯化动物、有致幻功能的植物(如大麻与麻黄)、新的饮食方式(例如东方的蒸煮传统和西方的面粉技术),之后是畜力牵引工具(例如马车)、冶金术、布匹、宝石,最后是丝绸、玻璃、香水与香料。这个时间表会当然会随着新的考古证据而发生改变。但似乎有看到这样一个线索:果腹的粮食移动的时间早于有身份象征意义的动植物制品,农业制品早于手工业制品。也许最初的推动力来自社会底层,农业生产者,不拥有太多物质的人 。


2


两个季节系统


让我们回到问题本身:旧大陆东、西两边的生活方式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趋同的?讨论这个问题要接受一个基本前提:本来的差异很大。


本来的差异的确很大。欧亚大陆存在至少4个动植物驯化中心(西亚、中国、印度和北非)。以西亚和东亚为例:西亚人种植小麦、大麦、 燕麦、豌豆、鹰嘴豆、胡麻等作物,驯化了牛和羊,比较依赖动物制品;东亚人种植水稻、粟、黍、麻与大豆等,驯化了猪和鸡,比较依赖植物制品。与此相对,东、西饮食传统迥异。东方饮食的粒食-蒸煮系统对应着西方的粉食-烘烤的传统。这些差异的形成,在年代上很可能早于农业本身。似乎有一个非常古老的, 前农业时代的,结构上的东、西差别。


另一个重要的差别是季节性,西方的农作物大都是冬季作物,而东方的农时是夏季的。我们可以把欧亚大陆按照降水的季节性分为三个区域,东边受夏季风影响的夏季种植区(包括中国东部和印度),西边受西风影响的冬季种植区(包括西亚和欧洲),中间是本地蒸腾作用强,比较干旱的中亚地区。前两个区域在大约公元前9000-5000年间各自形成了成熟的农业系统、人口密集、定居生活。中亚地区形成了季节性移动的游牧经济、人口稀少、逐水草而居。这三个区域之间的交互作用,是旧大陆历史的一个基本地理格局,这个格局在不迟于公元前5000年形成,在公元前2000年前左右被打破。


首先打破这个地理格局的是东、西方农作物传入游牧经济为主导的中亚地区。时间大约是公元前2500年前后。一个显著的例子是哈萨克斯坦东部,位于西天山西侧的的‘柏伽什’(Begash)遗址。在这个游牧人群墓葬中,原产于西亚的小麦与原产与东亚的黍出土于同一个地层。直接的碳十四年代是公元前2500-2200年。


西天山柏伽什(Begash)遗址周边地貌


这是规模更大,范围更广泛的东西交流的先声。公元前2000年前后,原本的季节性边界被打破了。西亚的冬季作物出现在亚洲季风区,东亚的夏季作物被种植于中东以及地中海地区。仍以小麦和和黍为例,公元前2000年后,小麦(大麦的年代略晚)出现于中国东部地区的考古遗址中,于此同时,起源于中国的黍出现在地中海沿岸的考古遗存中。 


一个直接结果是(同时发生在东、西方),原有的单季节耕种习惯转化成为多季节轮种系统。随之而来的是新的水管理技术,可被耕种土地扩大,以及可能的新型的土地所有制度。这些变化所产生的后果可能远比我们想象的更深远。在此时间段,黄河 、印度河流域、美索不达米亚平原、地中海地区都产生了城市和更富等级的社会。发生在这些地区的现象也许不该被至于独立的地理单元内讨论。它们的产生的背景是一个联系十分紧密的欧亚大陆。


3


谁是最初的推动力?


我们正在讨论的时代早于文献记载,所以无从知道当时人对外来食品的态度。然而可以从后世对外来食物的记载中得到一些信息。1694年的马赛,从埃及亚历山大港开来船只上装满了欧洲人不熟悉的大米,用以分给没有粮食的穷人。1709年威尼斯政府向穷人分发大米和小米粉作成的面包。18世纪,大米、小米、荞麦和玉米这些外来物种被欧洲穷人作为充饥主食,富人们只吃小麦面包。在西非,玉米(美洲作物)的最初推广是为了喂养黄金海岸的矿工。在爱尔兰,穷苦的农民首先种植土豆。故事总不脱离贫穷与饥饿这两条线索。


公元前2000年,小麦种植的技术已经传遍中原大地。然而,当时人口比较集中的中原地区,人们只以粟与黍为食。只有在人口相对稀少的河西走廊,小麦成为古人的主食。这与16世纪玉米引入中国的情况类似。富裕的江南地区拒绝美洲作物,玉米、土豆、山药等美洲作物首先在当时比较贫困的西南山地得到推广。


比较完整的关于饮食的记载出现在“食物全球化”完成后的几百年间。在公元前8-3世纪的相关记载中,有两种截然相反的态度值得我们注意。一种强调富足、享乐、精致而多样的生活,另一种崇尚简朴、紧缩、对享乐主义持批判态度。杰克·古迪告诉我们这两种态度同时存在于古代中国、印度、波斯和希腊 。一边是富人们在炫耀他们的奴隶、美好的生活、丰富而多样的美食 。另一边是对食不果腹的同情、批判过分消费 。


如果这两种态度是史前的食物全球化带来的一个间接结果的话,我们仍然生活在这个结束于公元前20世纪过程的影响之下。地理学家Danny Dorling说:“当你看地图久了,你就会看见在一些线的一边,人们富裕、健康、活得长久;而线的另一边,人们贫困、多病、短命。就会开始接近本质的问题。”在旅行中,我常常想起这句话来。






点击下方 蓝色文字 查看往期精选内容

人物李鸿章鲁迅聂绀弩俾斯麦列宁胡志明昂山素季裕仁天皇维特根斯坦希拉里特朗普性学大师时间1215189419151968197919914338地点北京曾是水乡滇缅公路莫高窟香港缅甸苏联土耳其熊本城事件走出帝制革命一战北伐战争南京大屠杀整风朝鲜战争|反右纳粹反腐|影像朝鲜古巴苏联航天海报首钢消失新疆足球少年你不认识的汉字学人余英时高华秦晖黄仁宇王汎森严耕望罗志田赵鼎新高全喜史景迁安德森拉纳・米特福山尼尔・弗格森巴巴拉・塔奇曼榜单|2015年度历史书2014年度历史书2015最受欢迎文章2016年最受欢迎文章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东方历史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