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杨再平(亚洲金融合作协会秘书长)






去杠杆,是201512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确定的经济工作五大任务之一。在那之前,一边倒片面强调金融支持实体经济,敢说去杠杆者聊聊无几,本人算是。

有2013年7月30日发表的《“优化金融资源配置”解读》文字为证:

 

近年来,我国金融业一直承受两相矛盾诉求与忧虑的困扰:一方面,要求其加大对实体经济支持力度的诉求越来越强烈;另一方面,又对银行信贷投放、社会融资规模增长过快、M2与GDP之比过高或所谓“货币超发”、企业、政府负债率过高以及相应的金融风险表示越来越强烈的忧虑。

 

就银行信贷投放、社会融资规模增长、M2与GDP之比、企业、政府负债率以及相应的金融风险而言,也确实无不令人忧虑。

 

其一,众所周知,为应对国际金融危机,银行信贷便超常规投放,目前70多万亿的银行贷款余额中超半是2009年以来投放的。其二,据人民银行初步统计,2013年上半年社会融资规模为10.15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多2.38万亿元,全年预估超16万亿,将是2002年2万多亿的8倍,2008年近7万亿的2倍多,10年来年增超25%。其三,截至6月末,我国广义货币供应量M2余额105.45万亿元,较10年前翻了5倍多,年化M2与GDP之比近190%,远高于美国的67%、欧元区的95%、日本的174%和英国的133%。其四,据统计,2008年我国企业的平均负债率约为58%,如今已攀升至70%-75%,超过国际公认的65%的警戒线,其中半数以上中央企业平均资产负债率超过65%。另据年初302家上市公司公布的2012年报,其平均负债率为61.193%,其中38家公司资产负债率超过70%,更有4家ST公司资产负债率超过100%。按OECD(经合组织)标准,企业负债占GDP比重到90%就很危险,而中国2011年这一统计指标就达到了107%。其五,虽然我国总体政府债务30多万亿元,债务率略高于40%,IMF认为中国的公共债务总量已经超过了GDP的50%,仍在国际公认的60%的警戒线之下,但地方政府债务无不令人忧虑。据国家国家审计署统计,地方债已超过12万亿,虽然36个地方政府本级中,有24个地区2012年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率比2010年下降,但仍有10个地区2012年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率超过100%。一些省会城市本级债务率和偿债率指标偏高,2012年,有9个省会城市本级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率超过100%,最高的达188.95%,如加上政府负有担保责任的债务,债务率最高的达219.57%。也就是说,该地方政府本级的城市债务余额是当地综合财力的两倍多。由于偿债能力不足,一些省会城市本级只能通过举借新债偿还旧债。其六,虽然迄今为止乃至可预见的未来几年我国银行业总体稳健,不至于发生系统性危机,但已经暴露或发现的风险隐患,不能不引起我们的警觉。据公开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3月末,商业银行的不良贷款余额达到5243亿元,同比增长20.7%,比年初增加339亿元;不良贷款率0.99%,比年初上升0.02个百分点,这已是自2011年第四季度以来,不良贷款余额连续六个季度反弹。6月发生的流动性紧张,也给我们敲了警钟。同样值得警觉的是,国家审计署审计发现有14个省会城市本级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已逾期181 .70亿元,其中2个省会城市本级逾期债务率超过10%,最高的为16.36%。

 

新华社次日即以《杨再平:基于市场机制优化金融资源配置正当其时》为题作了报道。

 

更有2014年7月1日在《中国银行业发展报告(2014)》发布暨中国银行业发展研究优秀成果评选(2014)通报大会上的致辞为证:

 

大约是前年某月某日在某大学与一全国政协常委共同参加一金融论坛,那政协常委上来就炮轰银行业支持实体经济不积极,他引用毛主席当年批评邓子恢的话,说银行业在支持实体经济上“像个小脚女人,东摇西摆,就是不积极”。他的炮轰引起哄堂大笑,我作为银行业协会专职副会长,脸上当然挂不住,如坐针毡。且不说毛主席当年批评邓子恢而搞大跃进已被历史证明为错,银行业支持实体经济能搞大跃进吗?

 

所以我就报告中资产业务这部分内容借题发挥,重点阐述一个观点,即:“从粗放资产业务到精准资产业务”,要点如下:


银行业资产从2008年62.4万亿增加到2013年的151.4万亿,其中信贷资产从32万亿增加到71.9万亿,5年翻了一倍还多。这与金融危机后欧美国家去杠杆化信贷收缩形成鲜明对照。银行资产另一面即实体经济负债或杠杆率,即银行业对实体经济的支持。从实体经济的资产负债或杠杆率看,人民银行的测算结果是:2012年我国非金融类企业率为106%,2013年进一步增至109.6%,中国社科院的数据为139%,都大大超出OECD国家90%的阈值,远高于德国的49%、美国的72%、日本的99%。据中国社科院的数据显示,国家债务余额总额在2012年末为111.6万亿元,杠杆率达到215%。不久前6月24日,国家审计署发布了2013年度全国政府性债务审计结果,至2013年6月底,全国各级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20.7万亿元、负有担保责任的债务2.9万亿元、可能承担一定救助责任的债务6.65万亿元。审计结果同时显示,2013年6月底至2014年3月底,9个省本级为偿还到期债务举借新债579.31亿元,但仍有8.21亿元逾期未还。

 

上述数据表明,银行业这5年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就总量而言,不是不足,而是过量了,以至于去杠杆化势在必行。如果说支持不够,应该是结构性的。因此,很有必要强调从粗放资产业务到精准资产业务转型升级。

 

怎样从粗放资产业务到精准资产业务转型升级?一是信贷投放坚持商业、信用、审慎三原则;二是信贷投放以有效贷款需求为起线,或以有效贷款需求为必要条件,即贷款人必须具有足够的还款意愿与能力,后者即其运用信贷资金产生的现金流足以按约定的时间还本付息;三是对有效贷款需求也要按边际收益最大化原则有选择地去满足,或在众多有效需求中有选择地配置稀缺有限的信贷资源,以求信贷资源配置的帕累托最优境界;四是执行银监会有关贷款的“三个办法一个指引”,坚持“实贷实付”,以确保其流入实体经济;五是坚持全流程风险管控;六是运用大数据、云计算或互联网金融于前五点。

 

以上观点,在一边倒片面强调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的时段,是有压力有风险的,新华社当时报道我的观点就有保留。现在举国上下都在说在做“去杠杆”,实践证明我自2013年呼吁去杠杆有先见之明,所以要自我表扬一下!


(文章来源:挖财研究院)


开放型财金智库  经济观察报智力支持机构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经济观察研究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