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东大会现场


6月30日下午,万科股东大会进入尾声,66岁的王石正式宣告离开万科,郁亮哽咽,眼含泪光。郁亮傍晚发朋友圈,展示一张神采飞扬的合影,写了八个字:大道当然,合伙传承。


晚间,万科新一届董事会宣布聘请万科创始人王石为万董事会名誉主席,选举郁亮为董事会主席、林茂德为董事会副主席,聘任郁亮为公司总裁及首席执行官。



(点击阅读原文,可查看股东大会直播)


大鹏新年马拉松,郁亮披挂1号码牌


这一刻,郁亮等了十年。这一刻,他们都心情复杂。有快意恩仇,交班前他们联手干成了中国企业最惨烈的保位战!有内心尴尬,是万科的入侵者姚振华乃至傅育宁、许家印加快了这一天的到来。


这是最漫长的交班。




  


交班或者接班,是中国制度与文化的一大难题,对于企业同样如此。任正非如此受推崇,但在这方面也遮遮掩掩。柳传志已经反悔了一次,现在看可能还会有第二次。王石的可爱在于,他很早之前就试图挑战这个难题,但却发现陷入一个自设的泥潭……


十多年前,王石过早说了一段话:


一个人无论有怎样神通广大的能力和用之不竭的精力,总有一天要离开,这是谁都不能违背的自然规律。我不希望等到我做不下去了、眼睛看不到了才离开;越早放手,对我和万科就越有利。只有当我不在,公司仍然运转得很好,才更能显示出我的成功。


王石的“觉悟”,与他的性情和个人理想有关。或许,做企业并不能满足其全部雄心,从1997年开始,他爱上了登山这类极限运动,享受人生快意。最早从这时起,王石就开始考虑接班问题了。


郁亮为什么能够接班?


他并非王石的第一人选。1999年,王石48岁辞任总经理,主管万科房地产业务的姚牧民接任,没有房地产实战经验的郁亮担任常务副总经理,这符合万科减法战略后只做住宅业务的组织逻辑。一正职、一常务的选项,表明王石此时并未明确接班人。


两年后,王石弃姚牧民,郁亮取而代之,并被视为万科王储。郁亮何以入选? 


王石郁亮早年合影,两人初识之时


其一,郁亮让王石“放心”。


除了姚牧民,在王石赏识的诸多爱将中,莫军、丁长峰、林少洲等都有可能当接班人,郁亮似乎并不具备绝对优势。


王石曾点评陈劲松用人之道,透露出他的用人心法。陈劲松回顾这一幕:


“王石特有意思,他跟我说,劲松用女人用的好,是世联的核心竞争力。女员工一是忠诚,二是没有野心,三是重稳定,四是擅长销售。”王石还对陈劲松私相授与:“一个人的籍贯很重要。潮州人是当老板的;湖南人胆子大,出革命家。该用哪儿的人呢?江浙也有不同。为什么浙江民营企业多,江苏少呢?因为江苏人是最好的职业经理人。这跟历朝历代的文化有关,江苏人是出秀才、状元最多的地方,没有土匪、守规矩,不出乱子。”


由此观之,忠诚、守规矩是王石选人的重要标准。姚牧民被拿下,就是因为犯了忌讳,他跟王石的风格太像了,一个公司怎容得下两个张扬外露的头儿? 生于江苏、长于苏州,性格内敛低调的郁亮让王石放了心。


王石为什么选你?这个问题,我向郁亮打听过。郁亮说,自己也曾经纳闷,想了很久,慢慢明白了,一个字——“平”。我琢磨良久,觉得“平”字的含义,其实不平。


其二,是王石设定的机制选择了郁亮。


王石多次说:“我从不培养接班人。文化制度建设比培养接班人更稳妥。”他还举毛泽东培养林彪作为接班人的例子,说明把组织的传承建立在某一个人身上,会有很大风险。


陈劲松证实了这一点:“我跟王石在一起时,没感觉到他有树立郁亮为接班人的意思。他是想委托一个机制,然后诞生出一个接班人。郁亮不是选出来的,是在这个机制中成功跑出来的。”


郁亮能当总经理,在于他在万科股权投资、金融运作方面显赫的业绩,这一成绩之突出足以掩饰他在房地产业务上没有实战经验的短板,何况,这一短板后来还成了优势。因此,选择郁亮,即有王石相中的因素,也有“骑驴看唱本——走着瞧”的过程。郁亮主政后的业绩表现,让王石不能再放弃他。




  


王石郁亮这对搭档,堪称奇葩,经历各种折腾,坚持十几年没散伙,在腐朽的房地产行业,做出了一个业绩卓越、品牌良好的万科。他们之间的共性一定不会少于差异之处,而他们的差异又足以令双方发挥各自优势。


这十几年中,他俩的关系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充满故事性。一开始,王石主导这一关系,郁亮的每一次进,都和王石的退有关。后来,郁亮逐渐成为主导方。再后来,爆发重大意外事件,才一下子解决了交班问题。


王石第一次“退”,从辞去总经理开始,到2003年首次登上珠峰。


这正是郁亮发力之时。这两年,破天荒发布千亿计划,引进美国榜样帕尔迪的精细化管理体系,改造万科的考核体系,放权到一线公司,制定资金高周转模式——郁亮的过人能力,一度令王石意外。


王石登顶珠峰后,与前来祝贺的郁亮合影


第二次“退”,发生在2006年,王石投身公益,继续远离万科。


彼时,企业社会责任的理念在媒体和学者的推动下进入中国,“企业公民”正对王石胃口,以代言人自居,既不用管公司业务,又体现其社会影响力,让他乐在其中。这个阶段也就是2006年和2007年,郁亮创造了万科史上增幅最大的业绩表现。


2008年,是王石第三次“退”。


与过往相比,这次是被动之退。汶川地震“捐款门”事件爆发,王石失语,全民共讨,郁亮不得不走向前台灭火。加上随后市场大幅震荡的考验,郁亮提出与王石不同的的经营管理思想:下半场、冬天模式、为普通人建好房子,全面调整产品结构……



在万科的时间表中,2008年原本是一个重大的时刻——王石宣告退休的时间到了。记得早在2005年,王石第一次表达出完全退休的愿望,并将时间定在58岁,也就是2008年。听到这个消息的人无不心生敬意,如果实现,他简直就是中国企业界的华盛顿。郁亮似乎也做好了接班的准备,至少在能力、业绩上已经证明了。


但出乎预料的是,正是2008年发生的“捐款门事件”,让王石食言了:他不愿在遭遇尴尬的时候离场,这种灰溜溜的感觉是无法忍受的;2008年全球经济和中国楼市急剧震荡,也让他无法选择离去,在企业生死存亡的时刻,创始人和董事长怎能退却呢?


王石犹豫了,不再提及退休一事,他找到了一个新词给自己下台阶,硬说自己在万科,不是退休,只是淡化。


2011年赴海外游学后,王石又发现了万科董事局主席这一身份的重要性。他需要这个标签,外国友人也是很势力的呀,没有实力,怎么游走国际社交圈?于是,王石又给自己找了个理由:万科国际化需要自己。如果以春秋笔法来写,王石不愿退休的另一个原因,是他和田朴珺的恋情,这段红烧肉恋爱故事于2012年底曝光。


游学和恋爱,让已过花甲之年的王石,对于人生和工作,激情重燃。 2013年,王石特意到深圳市民政局办理了工作到70岁的证明。


2014年,王石在演讲中表示,将在70岁后开始继企业家、登山家、学者之后的“第四人生”:到戈壁滩种树。如果王石70岁退休,已是2020年,郁亮已经55岁了。



  


王石反悔了?郁亮还能忍吗?


万科内部人士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有万科高管跟我念叨:“坦白说,郁亮心里有失望和焦虑,怎么说他都是二把手。老王推迟了退休的时间,原来说是58岁退,后来说60岁、65岁,现在又说70了。王石能干到70岁,郁亮未必能啊。”


毛大庆离开万科前,接受我采访时说:“如果王石再干7年,郁亮都55岁了,让他再迸放出一个新的郁亮,已经很难了。”


外人也看不下去了。大概在2012年间,与万科亲近的好事者建议:王石让位给郁亮,担任万科永远荣誉董事长,鉴于王石的创始人地位和特殊贡献,董事会向王石赠送一笔股份。


2015年底,宝万大战血淋淋的时刻,秦朔撰文重提类似方案,但此时即使想这样也没有机会了。对2012年的这一提案,王石并无表态。据说,有董事非正式提议郁亮担任副董事长,王石亦没有积极态度。


郁亮只能选择沉默。王石与他毕竟有知遇之恩、师生之情。何况,他是江苏才子,懂规矩,不使乱子。


不过, 2008年之后,郁亮在万科内部越来越强势,几位不服气的王石爱将被制服,基本上可以按照自己的思路和意志领导万科。只不过,在王石光环下长期谨慎小心的他,对外依旧保持低调。


2010年夏天开始,郁亮突然由被动变得主动起来。背景原因是,万科即将实现他2004年大胆提出的“千亿目标”,当时没有人相信会是真的。他可能意识到了这是一个不同寻常的时刻,不再畏手畏脚,采取了一个令人惊讶的方式来证明自己——减肥瘦身,组建菜鸟登山队攀登珠峰。用王石的方式挑战王石或者继承王石,这是郁亮的智慧。


通过体育运动,郁亮在交班问题上,“进”了一大步。王石也喜欢运动,但更多是自己玩。郁亮则带动甚至苛刻地要求全员运动,把运动当作考核指标,从而控制员工特别是主要干部的精神状态。


通过号召万科全体员工骑自行车、跑步,郁亮夺取了万科的文化主导权,以前王石凭借个人英雄主义和偶像方式,把员工当粉丝的企业文化,被消解了。当然,万科文化的基本理念,仍然得到了继承。



通过动员体育运动,郁亮获得万科文化主导权


郁亮最大的一次“进”,是研发了事业合伙人制度。这个制度是掌握公司控制权和业绩刺激的需要,也是万科业务转型的需要,在客观上却颠覆了王石引以为傲的职业经理人制度。自此,万科2000多骨干员工,均以合伙人自居,职业经理人成了基层员工。


通过文化和制度上的两次“进” 攻,郁亮实际已经获得万科的主导权。这个阶段,在海外游学的王石,很少来深圳总部上班,高管们都见不着他,除了重大人事安排需要打招呼,大小事都是郁亮说了算。


在这种情况下,郁亮雄心勃勃地启动转型计划,计划用3到5年时间,形成多个上市公司、万亿市值的大万科。


万科B转H股上市当天,王石郁亮合影


甚至,万科有高管认为,现在董事长这个形式已经不重要了。的确,王石的长期不作为,万科董事长已名存实亡。某种程度上,王石、郁亮已经适应了这种董事长虚位、总裁实权的状况。


然而,这恰恰埋下了重大的制度隐患,股东关系疏远了,控制权成了幻象不被当回事。骄傲的王石和精明的郁亮都没有意识到,万科董事会的根基已空,是能够被抽走的。


事业合伙人制度推出仅一年,姚振华用郁亮的方式大举买入万科股票……强敌当前,王石、郁亮16年“进”、“退”游戏终结,两人抛弃交班问题,联手迎战强敌。此时,恐怕是郁亮十多年来最需要王石的时刻,在股权设置上,万科管理层无法与宝能、华润对抗,只好搭上王石的名气、功力。没有王石,郁亮恐怕只能缴枪投降,当然,按他的个性,更可能一走了之。


王石以血肉之躯迎战,不惜以尖刻甚至错误言论引爆舆论,给对手制造麻烦,郁亮则暗中筹划重组A、B甚至C计划,关键时刻,这对搭档还是很对脾气的……这是更加曲折的故事,只能按下不表。


对于王石、郁亮漫长而纠结的交班来说,吊诡之处在于:宝万大战是王石、郁亮和万科管理层的灾难,却彻底改变了王石和郁亮的交班焦虑,郁亮接班这件事,突然不再成为一个问题。


不知不觉间,一个共识在形成——郁亮担任万科董事长几乎成为宝万大战的一个必然走向,除非被宝能废黜或出走。恒大意欲抢夺万科控制权时,许家印提出的方案,就是由郁亮担任董事长。但郁亮并不买账,这个时候,郁亮和王石,除了互相信任外,就只敢相信政府了。


果然,最终政府挽救了他们,持续十多年的交班场景清晰起来:王石、郁亮苦战绝望之际,天象反转,强虏灰飞烟灭,王石用尽了最后的精血……万科股权大战硝烟散去,新铺上的猩红地毯尽头,郁亮端坐于万科一号的座位上,旁边站满了陌生人。


没有王石的万科,不会再有故事了。


点击“阅读原文”可查看今天万科股东大会直播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Q房地产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