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务合作QQ:780422505 

看过电视剧央视版《西游记》的观众,大都对西梁女儿国一集印象深刻。在这一集里,女儿国国王被描绘成一个对唐僧痴情不改,但又只好默默看他离去的伤情女子,唐僧也在里面显得有点躲躲闪闪,颇有些想爱而又不能的感觉。再配上插曲中“悄悄问圣僧,女儿美不美”,这样情意绵绵的歌词,电视剧版的女儿国故事已经基本上可以等同于一场“此情可待成追忆”的爱情故事了。

 

但是仔细读一读《西游记》书中第五十四回“法性西来逢女国,心猿定计脱烟花”,可以发现书中故事和电视剧的改编并不十分相符。

 


先说女儿国国王。她对唐僧的觊觎,以及整个女儿国的国民对唐僧窃窃私语的态度,都可以用她们见到师徒四众时的一句话来归纳,即:“人种来了!”,在这样一个男人稀缺的国度,女人们连生孩子都要借助子母河的河水来完成。所以一旦有男人驾到,她们简直达到了举国欢庆的盛况。

 

这样的盛况,首先是她们对陌生事物的好奇心作祟,但更多因为她们对男人的需求——是需求,而不是爱慕,不是仰慕,不是所有的缠绵的词汇。这种需求,从生理角度说,是阴阳交合的需求;从伦理角度说,是婚配的需求。而她们大呼“人种来了”,概括了生理和伦理两方面的需求结果——怀孕,这既是生理行为的必然结果,又是伦理婚配行为的客观目的(即传宗接代)。而且,令人忍不住要揶揄的是,其中还存有一点女人的小心思。当猪八戒对女儿国太师说:“打发他往西去,留我在此招赘”时,太师满脸不乐意说:“你虽是个男身,但只形容丑陋,不中我王之意。”可见,除了生理和伦理的需求外,女王对外形也是有要求的,这大概是女人多少都有的虚荣心吧。不论是生理需求,或是伦理需求,又或是人的虚荣心,没有一点是和所谓“爱情”沾边的。

 

再来看唐僧。按说曾被女妖精劫持要求交合,唐僧这样的经历在女儿国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是和以往相比,唐僧这次显得尤其唯唯诺诺,并不像以前那样奋力反抗。当女儿国驿丞第一次对唐僧说起女王想“招赘御弟爷爷为夫”时,唐僧的反应只是“低头不语”。太师见状,又添油加醋,用女儿国的财富来诱惑唐僧:“似此招赘之事,天下虽有;托国之富,世上实稀。"唐僧的反应是“越加痴哑”。这“不语”和“痴哑”中,唐僧究竟在想什么呢?

   

他同三个徒弟商量对策,徒弟们劝他干脆和女王成婚,他严辞拒绝。这拒绝算起来大约分三步走。先是说:“徒弟,我们在这里贪图富贵,谁却去西天取经?那不望坏了我大唐之帝主也?”这话说得非常冠冕堂皇,表示自己粪土富贵,以大唐帝主为唯一支柱。大概首先因为女儿国的驿丞、太师都在场,所以要找一个足够撑门面的理由。此外,这话说得也足够诚恳——富贵是唐僧最不屑的东西,最舍得抛弃的东西。这一点大概凡是看过《西游记》的人都认可。


 


第二步,唐僧的拒绝理由是:“教我在此招婚,你们西天拜佛,我就死也不敢如此!”这一步里,唐僧提到的关键词是“招婚”,也就是说,凡人生活中需要遵循的伦理行为中非常重要的一条——婚姻,唐僧也是可以轻易舍弃的。

 

第三步,也就是最后一步,当悟空劝他说成婚只是假意,只不过是将计就计,让女王放徒弟三人西行而已,成功后必然救走师父,唐僧的拒绝理由是:“但恐女主招我进去,要行夫妇之礼,我怎肯丧元阳,败坏了佛家德行;走真精,坠落了本教人身!”直到这最后一步,唐僧才说出了自己心里最隐秘的想法,即关于“夫妻之礼”。尤其再联系到后面一处细节:当女王展放樱桃小口,呼道“大唐御弟,还不来占凤乘鸾也”时,唐僧顿时“耳红面赤,羞答答不敢抬头。”

 

还见到一个版本把这处细节写得更加露骨,即:“只见那女王走近前来,一把扯住三藏,俏语娇声,叫道:‘御弟哥哥,请上龙车,和我同上金銮宝殿,匹配夫妇去来。’这长老战战兢兢立站不住,似醉如痴。”不管是前面含蓄的描写,还是后面露骨的描写,无疑都是在说,面对男女之事,唐僧多少都有点把持不住;而这种隐秘的想法,他是绝不敢轻易说出口的,只有在到了被逼成婚的最后一道防线时,他才把自己这种掺杂着恐惧和隐约的难以自已的想法说了出来。

 

为何之前他对勾引他的女妖精们那么决绝,而此次颇为软弱呢?想来毕竟那些都是妖精,不是人身,而这次的女儿国国王,不仅是活生生香艳艳的女儿身,还有着荣耀的女王背景。任何一个男子,一旦被推挤到这样的境地,恐怕都多少难以自持吧。这是人之天性,并没有什么好遮掩回避的。这样的描写,也没有太多的讽刺意味,完全是自然而然。但如果说唐僧对女儿国国王的“脸红”和“羞答答”包含了性冲动之外的一些含义,诸如爱情,似乎又不太有说服力,至少没有从文中看到一丝一毫“爱情”的痕迹。


 


所以说,唐僧和女儿国国王的故事,根本不是电视剧里那样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而是一个非常简单的男女相遇引发性冲动的故事。这样的冲动,不论是对女儿国国王还是对唐僧,都非常自然。对于女儿国国王来说,在一个稀缺男子的国度里,猛然见到男子产生冲动太正常不过,所以女王在故事里丝毫没有被描绘成一个恶魔的形象,最后的结果也只是失了自己中意的国王,而没有受到任何其他报应;对于唐僧来说,这样的冲动,更可以体现出他有血有肉的人身——除了“圣僧”的身份以外,他首先是一个人。

 

唐僧最后终于还是阉割了自己蠢蠢欲动的性冲动。他通过这样的方式走上“圣僧”之路,远远比那些生来六根清净的人要艰难得多,但这种艰难反而让他最终的神性愈发得以彰显。这不禁令人联想到在子母河饮水时的一个细节。作者选择让猪八戒和唐僧两人怀孕——师徒四人中六根最不清净的和六根最清净的。猪八戒想的,一是哪里开产门,二是哪里找手脚灵活的助产婆;而唐僧想的是哪里可以寻得方子打胎。这个细节想来很有隐喻的意味。唐僧本是个凡人身,会对女人有冲动,喝了子母河的水也一样会怀孕,但他的伟大之处在于他把这些冲动还有怀着的孩子都毅然决然地“打掉”,从而成就了他的“圣”。

 

(选自竺洪波主编《趣说西游人物》,上海人民出版社)


版权说明:感谢原作者的辛苦创作,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或支付稿酬,谢谢!商务合作QQ:2079967795

推荐一个值得一读的公众号


媒体不敢说的秘密

推荐理由 ✉:关注民生国家大事是我们每个人应该做的。在这里,你可以自由讨论。


长按识别图中二维码 > 添加关注>你一定会有收获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天天探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