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子非鱼说劳动法

案情简介

辱骂公司领导,单位解除合同是否合法?


冯志才于2009年7月22日入职强新公司工作,刚开始担任一线操作工,后转为叉车工,共签订过三份劳动合同,最后签订的劳动合同期限自2013年7月24日至2019年7月23日止,工作内容为冯志才从事精抽课(2)岗位工作。


2014年8月15日晚,冯志才向总经理反映石灰盘元洗太多且物品堆放不规范,后情绪激动,有辱骂总经理和主管及摔安全帽的行为。


8月18日上午,强新公司召开第一次工会会议,依据《奖惩办法管理》5.6.2.2的规定,对冯志才辱骂及摔安全帽的行为应辞退,鉴于冯志才在公司工作较久,加之总经理有挽留之意,给予记大过一次,并从叉车工调为一线操作工。会后强新公司口头告知冯志才,冯志才对该处理结果表示不接受。当天下午,冯志才在原车间拒绝接受新的工作安排。随后强新公司召开第二次工会会议,依据《奖惩管理办法》决定对于冯志才拒绝岗位调整的行为给予辞退。同日,强新公司发布公告并送达《辞退通知书》,对冯志才辱骂公司领导,无正当理由拒绝工作分配与调整的行为,给予辞退处理。


强新公司、冯志才于2014年8月19日解除劳动关系。后冯志才至苏州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认为强新公司违法解除与其劳动合同,要求强新公司支付其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赔偿金52921元并协助办理社会保险转移手续。该委作出苏劳人仲案字(2014)第150号仲裁裁决书,裁决强新公司一次性支付冯志才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赔偿金50028元并为冯志才办理社会保险关系转移手续。强新公司对此不服,遂诉至原审法院。


案例点评

一审认为:冯志才在2014年8月15日向总经理反映工作上有关物品堆放不规范问题,后因情绪激动辱骂总经理和主管及摔安全帽。强新公司根据《奖惩管理办法》5.6.2.2及5.6.2.4的规定作出辞退决定,系违法解除与冯志才的劳动合同。


其理由如下:

其一、虽强新公司称冯志才辱骂的语言恶劣,构成对公司主管或同事的重大侮辱,但冯志才认为对公司总经理及主管只辱骂了一句话,且属情绪激动导致,根据强新公司提供且冯志才认可的视频及文字整理资料显示,冯志才与公司领导之间的谈话因工作而起且偶有言语过激行为,并未达到重大侮辱之情形,不符合《奖惩办法管理》5.6.2.2之规定。


其二、冯志才的辱骂行为强新公司方已对此作出记大过一次的处分,强新公司在没有证据证明冯志才不能胜任叉车工作也未与冯志才进行协商沟通的前提下,就同一违纪行为给予调职处理没有依据。第一次工会会议记录里明确记载从叉车降为一般操作员,原审庭审中强新公司也明确冯志才刚进公司时就是一线操作工,后因表现良好,且取得叉车证才于两年前调至叉车岗位。叉车是储备干部,一般操作工如果想提拔为干部必须从叉车干起,故强新公司将冯志才从叉车工调整为一般操作工是一种降职行为,在没有证据证明冯志才行为达到降职情形而强新公司直接给予降职处分,并以劳动者拒绝工作为由予以辞退的行为,原审法院认定强新公司的辞退决定依据不足,系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现冯志才不要求继续履行劳动合同,应当由强新公司支付经济赔偿金。冯志才自2009年7月22日进入强新公司工作,至2014年8月19日双方解除劳动合同,满五年不足五年零六个月,故强新公司应支付冯志才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赔偿金50028元(4548元/月×5.5个月×2)。


一审判决:苏州强新合金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冯志才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赔偿金50028元。


二审法院认为:劳动者的合法权益受法律保护,用人单位违法解除劳动关系的,应当向劳动者支付赔偿金。本案中,根据强新公司提供且经冯志才认可的视频及文字整理材料,冯志才系因反映仓库物品堆放问题而与公司总经理发生争执,在交涉过程中冯志才情绪激动,并偶有言语过激的行为。冯志才辱骂领导及同事固然不当,但其向公司反映问题是出于公心,主观上并无恶意,也未产生恶劣影响或造成严重后果,尚不足以达到重大侮辱之情形,不符合《奖惩办法管理》5.6.2.2之规定。强新公司针对冯志才的辱骂行为对其做出记大过处分,同时又将冯志才从叉车工调整为一般操作工。针对调职行为,二审期间强新公司提供薪资异动单证明冯志才的薪资水平及工作等级并未发生变化,但在原审庭审中,强新公司明确叉车工是储备干部,一般操作工如果要提拔为干部必须从叉车干起,而二审期间强新公司亦认可叉车工资亦高于一般操作工,故强新公司将冯志才从叉车工调整为一般操作工应属降职行为。根据强新公司《奖惩办法管理》的规定,冯志才的行为也并不符合降职的情形。


据此,二审法院认为,强新公司对冯志才的辱骂行为同时给予记大过和调职处理属于一事二罚,显属不当。强新公司认为其调整冯志才的职位不属于降职行为,而是企业用工自主权范畴的正常调岗,二审法院认为,即使强新公司所述属实,强新公司在没有证据证明冯志才不能胜任叉车工作也未与冯志才进行协商沟通的前提下对其工作进行调整,亦属不当。基于以上分析,强新公司单方解除与冯志才之间的劳动关系属于违法解除,应当支付赔偿金,原审法院判令强新公司向冯志才支付赔偿金50028元并无不当,二审法院予以确认。强新公司二审期间提供公告、照片及员工病历,证明冯志才有失道德水准,但上述证据反映的事实均发生在本案纠纷产生之前或之后,不能作为审查强新公司解除行为是否合法的依据,二审法院对以上证据均不予认可。


二审法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声明:发布图文,来源于网络,为了研习法律、传递信息、宣传法治,与商业利益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及时联系。


每晚睡前,你都会给自己充电吗?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人力资源法律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