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子坐在对面面前堆起一小碟吃空的铁盘。我咽下喉口最后一块粉丝包,互相道了别离开。


路过保俶路公交车站的时候,灯箱“噗”得一声熄灭了,就像黑夜里突然断了头的烟。



我低头看了看时间,机械表的分针刚走过数字4:50。熄灭的灯箱和重叠的指针,此时才发现这个城市还有太多我没有留意过的细节。我忽然意识到,原来,时间已经过去了两年。


胖子是我的同学。两年前,他刚入美食这行没多久。有一晚,胖子带着我披星戴月地奔赴了3个夜宵地,但它们不是关了门,就是搬到了别处。




这个倔强的胖子终于决定再去那晚的最后一个地方。老天一定是不让胖子减肥的目的得逞,我们来到了保淑路的这家包子店。


店内的喧闹和店外寂静无人的街道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的记忆里,永远抹不去的,是那晚我们俩穷凶极恶地吃了100只小包子,2碗白粥和2只咸鸭蛋。



两年,24个月,720天。自打毕业后,时间就开始变得模糊而快速。


两年,足以让一个懵懂迷茫的少年变成一个世故老成的青年。两年里,胖子也从200斤发展到了250斤的巨大身形。


而两年前我跟胖子一起吃过的这家包子铺,今晚,已经被蓝色贴塑板重重包围了起来,挂出了“即将拆除”的招牌。



那么多年了,我从来只知道它叫昊海小吃,直到它关了门,才知道原来它真正的名字其实是,“红帽子小吃店”。


“红帽子小吃店”的新店就在距离老址150米的地方。躲在一块公交车站牌的背后。



新的店面比以前的要大一些,更干净,明亮。老汪依然带着那顶小红帽,包子的味道和价格,都和从前一样。


老汪说,刚搬来这边2天,老地方被拆了,据说要造公园。他朝店外望了望,说,还好及时找到了新地方,不然,不知道多少加班的小伙子会吃不到我做的小包子了。



老汪一家是安徽安庆人,据说祖传三代都是做小包子的,独门配方,从不外传。包子铺的后厨全是自家人,所有的食材也都是自家人采购和制作。


老汪一家曾在上海卖过3年的包子,后来也是因为店面拆迁,他们来到了杭州。这一过,就过了10多年。



夜深了,老汪的店铺逐渐开始忙碌。即便是新门面,依然还是有不少老顾客寻味而来。


每个人见到老汪的第一句话就是,原来你们搬到了这里,我以为再也吃不到你们的包子了。



深夜坐在这家包子铺里的人,有身价上亿的大老板,有每天忙碌至深夜的年轻人,有刚约完会的小情侣,白发苍苍的老夫妻,或者开着BMW的长腿美女。


他们神情各异,服饰迥然,唯一的共同点就是此时此刻,他们的手里都握着老汪的包子。



厨房里的何阿姨是老汪的媳妇,她告诉我,换成还是老店面的时候,这个点,已经开始排队了。那时候每晚要卖出去80多笼小包子,平均一笼90个。



我问何阿姨,假如哪一天你和老汪熬不动了,这门手艺谁来继承。何阿姨好像想了一想,说,女婿吧,我儿子考上了大学,去年刚刚毕业,在大城市工作,不想卖包子,我们也希望他能过自己喜欢的生活。




肉包子还是以前的味道,白粥喝的还是那么的让人暖心。这里的一切都还是原来的味道,变的只有我们自己。


就如同当年我只是一个食客,而今天已经是采访者。两年可以改变很多。但是,它其实又转瞬即逝。



@ 红帽小吃馆


地址:保俶路116号。

营业时间:晚上10点~早上6点




史上最酷蓝带主厨低调入杭!海淘、代购原材料为你手作最“下血本”的甜品!



五折实惠!杭州这家十分诚意的日本料理店,50元就能吃饱!



Youtube和微博热搜上疯传的3D小厨师在杭州也能玩到了,全国仅限六家餐厅。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我们都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