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姆比尔死在下午2点20的辛辛那提医院中,死时没有任何表情。他已口不能言手不能抬,植物人的状态伴随他度过了生命的最后十二个月。他22岁,原本高大、英俊、健壮、精力充沛,是弗吉尼亚大学经济系的高材生。2015年末,他来到西安旅行,在当地看到旅行社的朝鲜游广告,于是报名前往朝鲜。美国旅行社一般不会提供这样的机会,因为去朝鲜的美国人很可能被扣为政治人质。瓦姆比尔很不幸的成为朝鲜政权的下一个猎物:他被指控盗窃酒店内的一张政治宣传海报。在一场按照剧本表演的公审后,瓦姆比尔被判处15年监禁。但朝鲜地狱式集中营的残酷折磨没有给他活着服完刑期的机会,根据医生分析,瓦姆比尔在判刑不久就受到了严重的脑损伤,在那之后就陷入长期昏迷。在看到瓦姆比尔将很快死去并失去人质的价值后,朝鲜把他交给了美国。


瓦姆比尔的父母不肯原谅奥巴马政府,他们认为奥巴马在营救自己儿子这件事上没有尽力,奥巴马政府让他们保持低调以免激怒朝鲜,他们遵从了建议但完全无济于事。特朗普上台后,他们开始公开在社会呼吁奔走,特朗普也比他的前任在这件事上投入了更高的关注。在几次交涉后,瓦姆比尔的父母终于见到了自己的儿子。尽管瓦姆比尔的生命只剩下一星期,但他终于回到了自己的故土。他的父母告诉人们,“一天之内,他的脸色变化了,他变得平和了,他回家了,我们相信他能感觉到这一点。”


“这个温暖、令人愉快的、聪明的年轻人,好奇心和对生活的热情没有止境,而我们再也不能跟他在一起了。”瓦姆比尔的父母在对外声明中告诉我们。但他们依旧很坚强,“此刻,我们宁愿怀念曾经跟他共度的时光。他接触过的社区对他无比怀念,你可以感受到,比如怀俄明州、俄亥俄州和弗吉尼亚大学的人们,他们对奥托的热爱远超出了他的直系亲属。”


看来美国人没有把太多指责扔到这位可怜的年轻人头上。比如认为瓦姆比尔是“自作自受”,或者挑起民族主义情绪把矛头指向中国。如写出《美国年轻人朝鲜遇害,果然是中国人害的!》这样的文章。


和瓦姆比尔类似,美国传教士裴俊浩亦是在朝鲜被扣留,并经过作秀式审判后被判处15年监禁,同样是在健康急剧恶化后得以离开朝鲜。幸运的是,他活了下来。


在某些人看来,瓦姆比尔和裴俊浩都是不顾美国政府的警告,坚持去朝鲜送死。美国政府是不需要为此负责的,该负责的是中国人和韩国人。正是他们的鼓动下,这两人才去以身试险。不仅如此,美国政府应该和朝鲜政府配合,追究这二人“非法旅游”和“非法传教”的责任。


但美国政府没有这么做,尽管过程中有波折有麻烦,但最终美国还是把自己的公民接回了家。或许,衡量一个国家是否真正强大,在于它如何对待自己的每一个普通公民。当自己的公民在他国涉险时,尽自己的最大努力去营救。而不是以“自作自受”“非法传教”的理由把他们弃若敝屣。


在对待身陷险境的在外公民时,不同国家的处理态度也能窥见他们的价值观。如果涉险公民是一大群人并且营救很安全时,那么某些国家不会放过这个对外形象宣传的机会。如果受困对象是少数几个人且营救较为困难时,那某些国家则会立刻找出理由冷眼以对。有些国家看重的是集体的认同感和荣耀感,而有些国家看重的是对细小到每一个个体的尊重。


不知道哪一种国家的公民更幸运,但瓦姆比尔的遗体静静的躺在病床上。他用自己的遭遇告诉我们,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无比邪恶的政权,用意识形态和核武器的血盆大口,威胁着世界每一个爱好和平的人的安全。而这个反人类的政权,一定要用我们所有的信念与力量去铲除。



来源:郁风之声(ID:shishidongjian)

作者:郁风

免责声明:我们致力于保护作者版权,注重分享,被刊用文章因无法核实真实出处,未能及时与作者取得联系,或有版权异议的,请联系后台,我们会立即处理,谢谢!




点击“阅读原文”,送你一季清凉!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海外风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