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归学者发起的公益学术平台

分享信息,整合资源

交流学术,偶尔风月

今年,法国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情况,年轻的马克龙凭借自己在一年前初创的政党,挑战传统左右翼大党而出乎众人预料地当上总统,人们将之称为“马克龙现象”。他组建的共和国前进党获得了国民议会577个席位中的308个席位,其中近半数都是女性,而且对政治从未如此积极。


在科研层面,马克龙已经承诺,会将法国的科研经费从GDP的2.2%提高到3%,并给予高校更多的自主权。他还计划将法国打造成为气候和环境科学领域的全球引领者,这与特朗普政府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未来,马克龙将投入3000万欧元吸引外国科学家,并打出口号:“Make Our Planet Great Again.”


著名法国数学家赛德里克·维拉尼(Cédric Villani)在巴黎南部选区中获得了69%的投票,成为马克龙新国会成员。身为菲尔兹奖得主的他对于法国新政府以及科研走向是如何看待的呢?请看《科学》对他的专访。


赛德里克·维拉尼(Cédric Villani)


《科学》:你为什么要参加竞选,为什么会支持马克龙?

维拉尼:我从来不觉得自己适合任何的国家政治活动。但是马克龙的政党是极具热情的亲欧洲式的,这在法国的政党中非常罕见。它与以往政党在总统竞选中有组织地攻击对手这种旧有的政治传统也非常不同。相反,它更提倡仁爱、实用主义和进步。该政党也欢迎具备专业知识的非政客加入。


《科学》:你希望在国会中实现什么目标?从总统上讲,以及从科学角度讲?

维拉尼:我希望能够参与进来,让法国重拾信心——无论对政府,对自身能力,还是在未来层面。至于科学,这是一个复杂的生态系统,法国的问题也众所周知。科研资金竞争激烈,负责机构的效率就是一个问题;如何奖励那些取得重要成就的研究人员也是一个问题;如何组织管理各个高校;大学入学甄选;在研发投资方面公有和私有的比例;科研发现的专利化以及产品市场化……等等。我并没有一个特别会关注并参与的问题,我希望对整个科学系统起到推动作用。


《科学》:你现在有什么具体措施了吗?

维拉尼:其实并没有简单的解决方案。我会提倡国家研究机构发挥更好的科学指导作用。我支持在国际评估的基础上,赋予一些学者特殊的地位,能够减轻其教学负担。在大学的管理方面,我认为应该将制度放宽并简化。各高校应该能更好地向学生说明,他们所取得学位的职业前景。


通过这些事情,我不仅要服务科学。我的目标在于让社会能够以科学的专业洞见为工具。目前,法国政治圈中的科学知识几乎是零。在国会中引入一些科学专家是非常重要的。



《科学》:学术界的部分人士并不认为马克龙是真的对科学感兴趣。

维拉尼:我们会看到的。他曾任命颇具能力的Frédérique Vidal为内阁大臣,并赋予她宽广的职权。这是一个与其科研方针相一致的强有力信号。她的提名得到了所有人的欢迎,包括科研群体中最激进的人群。马克龙对于外国气候科学家的欢迎也非常重要。可以说他是一位相信科学是全球政治组成部分的总统。科学家进入并成为政治过程的一部分至关重要。现在,如果体系内拥有充足的资金,那么基础研究和应用型研究将得到良好的平衡。如果管理系统顺利运转,学术界将皆大欢喜。


《科学》:这是否意味着你数学生涯的结束呢?

维拉尼:我的研究工作实际上在2009年我成为研究所所长的时候就停止了。从那时起,我也越来越多地接触媒体。现在,我将离开那个位置。在生活中,当我们想要获得一些新的经历时,常常需要放弃一些其他东西。法国现在的政治形势非常特别,令人惊喜。付出这些代价都是值得的。


原文链接

http://www.sciencemag.org/news/2017/06/qa-why-top-mathematician-has-joined-emmanuel-macron-s-revolution

扩展阅读
 

特朗普2018完整预算正式出炉, 美国学界悲鸣

NIH经费平均计划搁浅,大佬蛋糕不容侵犯?

特朗普再砍科学预算, 立即执行, NSF也未幸免, 中国机会?

川普提交首份预算计划,美国科研经费面临大幅削减

媒体转载或者合作请看下方↓↓↓

投稿、授权、合作事宜请联系

service@scholarset.com 或微信ID: scholarset

回复“目录”或“”,浏览知社更多精华。长按二维码识别,可以关注/进入公众号进行回复。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知社学术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