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舍得听的一首  音量小些  感觉更好


人散后,一钩淡月天如水。

这是丰子恺一幅漫画的意境。画上,一间亭子,桌面一把茶壶,三两茶盏,亭上疏帘半卷,亭下草木丛生。天上淡月弦钩,桌旁人去椅空。

此情此景,让我想起之前读到的一句话:明月清风是一个人的事。我借用这句话作为QQ空间某个相册名字,已经好几年。

画龙点睛的那一句,并非丰老先生原创,而是出自北宋词人谢逸的一首词作:

千秋岁· 咏夏夜

(谢逸)

楝花飘砌。蔌蔌清香细。

梅雨过,萍风起。

情随湘水远,梦绕吴峰翠。

琴书倦,鹧鸪唤起南窗睡。

密意无人寄。幽恨凭谁洗?

修竹畔,疏帘里。

歌余尘拂扇,舞罢风掀袂。

人散后,一钩淡月天如水。

楝花、梅雨、浮萍点点、鹧鸪声声,这些自然意象,对于常居江南的人们来说,是再熟悉不过的。因此,当我按图索骥,搜到这首词,读下来,心里很有一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亲切感。

在我们这里,淮河以南,长江以北,苦楝树的种植非常普遍,房前屋后、垄头河畔都可见,它就像一位寡言淳朴的农妇。有时,你乘坐在一趟行驶于高速公路上的长途车中,透过车窗,也能看到它们默然静立的倩影。

入夏。

苦楝树开花,细细密密的小碎花,优雅的淡紫色,坠了满枝满丫。人立树下,萍风拂过,你会闻到淡雅娟秀的清香,有种乡村棉布的柔和、妥帖、舒适,伴随着清香一同而来的是数粒楝花,悄无声息地落在发间,粘在衣裳上。

苦楝树容易让人回想起小时候的夏日时光。

六月艳阳逼近透明,疯长拔节的玉米就像农人写在自留地的几行情书,字拙心诚。白粉蝶只要飞出一只,也就没完没了地开始造访,三三两两,成群结队。

老人,或者调皮的男孩会择一清凉地钓龙虾,河边的苦楝树也就成为天然遮阳伞。风吹过,楝花飘落于河面,一粒,二粒,三粒,四粒,五六七八粒。激起一圈圈极小的涟漪,并不会打破河面原有平静。谁说的来着:花来衫里,影如池中。

彼时,苦楝树是天牛的聚集处,我记得,自己也曾和小伙伴一起捕捉过一两回。它的咀嚼器看起来就很牛,据说触角代表了岁数,就像年轮之于树木。光阴似水,当年的小伙伴已经成了爹,他家的小伙伴想必已经不知天牛为何物,再说,如今的苦楝树上再难以找寻到天牛。

每一年阳历六月,栀子花开,苦楝花开,合欢花开,伴随而来的就是梅雨。梅雨季节的雨,总是下得慢条斯理、拖泥带水,每一年,都要优哉游哉地下它十天半个月。

对于日常生活起居,这种气候带给人们带来诸多不便,内衣都要多备几套。但是,对于性情淡然、心思简敏的一些人而言,绵绵梅雨天自有一番意趣。比如,南宋诗人赵师秀,他写:“黄梅时节家家雨,青草池塘处处蛙。有约不来过夜半,闲敲棋子落灯花。”闲愁中夹杂寂寥,百无聊赖中自寻乐趣。于是有了这首脍炙人口的七言绝句。

又比如谢逸,他应当是于浩瀚历史的中某年某月某一日,闲立乡村居所一隅,用眼耳鼻舌声意,用一颗灵敏之心,细细感知着天地自然里的种种美妙——楝花的清香、梅雨的绵长、夏风的清凉、又由此遥想江水源远流长,山峦横叠成翠。琴拨厌了,书翻累了,索性将俗务与雅事一并抛下,睡他一觉,直至被窗外悠远鹧鸪啼鸣催醒。

佛学讲求断除欲念,清净六根,只不过,依借六根,才可品赏尘世中的声色影像、春花秋月。

不执于放下,也不执于不放下,是为放下。

寄游尘世,一时兴起,与志同道合者聚会一场,欢欣一霎。最终呢?最终,盛宴还是离散。词作结尾一句,犹若江南的一艘乌篷船,寂寂行驶于冷清的夜,从桥底划过,欸乃一声,向远处、向深处宕出波纹。

——人散后,一钩淡月天如水。

月似钩,天如水,歌舞尽,归于一个人的明月清风,任其心有猛虎也罢,泪流满面也罢。

谢逸,名如其文,文又如其人。

五代花间词派的传人,江西诗派临川四大才子之一。词作风格既传承了花间词的浓艳绮丽,又有欧阳修等北宋文人的婉柔飘逸。

江西诗派开山鼻祖黄庭坚,对谢逸诗文颇为赞赏,认为他若跻身馆阁,不会逊色于晁补之、张耒、李商隐等人。可惜,人各有命,谢逸一生当中两次应试,均不第,加上秉性高洁,不喜攀权富贵,继而转向安贫乐道、粗衣粝食的乡居生活。他在一首表明人生志向的诗作中这样写道:家藏玉唾几千卷,手校韦编三十秋。

不难看出,谢逸还是一个富有生活情趣的人。曾经因为写过三百首咏蝶诗,被后人称为“谢蝴蝶”。

每个月,他召集乡野贤人志士士聚集召开一次宽厚会,评议古人厚德之事,并且抄录成册,相当于现在的文化沙龙,一期一会。生活虽清苦,却凭借诗词歌赋苦中作乐,不染世俗,才有了楝花蔌蔌清香细的田园好风景,也才有了一钩淡月天如水的人间好时节。




80后老少女,自由写作者

煮字疗饥,借笔画心


江 徐 的 自 留 地

ID :  jiangxv08





苹果手机读者打赏入口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江徐的自留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