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阿丹

                

去年圣诞前一个多月,我觉得应该去一下摩洛哥了,我相信,一个免签国家的旅游爆发,是分分钟的事。 

                                        

我给合作伙伴邮件说我们一起去下摩洛哥吧。他回复说没有问题,唯一担心就是在圣诞期间去摩洛哥可能会有恐怖袭击。 

                                        

我不想他带着这样的担忧去,于是一个人去了摩洛哥。 

                                        

1

                                        

我认识李老师是三年前了,李老师是汉办派出的老师,开始在马拉维的阿弥陀佛研究中心教汉语。 

                                        

马拉维在1990年代跟中国建交以后,台湾的大使馆拆了,星空大师的弟子慧礼法师所建立的阿弥陀佛研究中心仍然继续,他们还在马拉维收养孤儿。大陆的汉办开始派遣汉语老师到马拉维教学。

                                        

李老师说她现在到摩洛哥工作了,在首都拉巴特教中文。我说我们的旅游也正好做到了摩洛哥,给我介绍个熟人吧。 

                                        

李老师把一个旅游学校校长介绍给了我,这个校长又介绍了尤赛夫给我。尤赛夫成了我深入交往的第一个摩洛哥人。 


早上9点,在沙滩上玩足球的摩洛哥年轻人

                                        

摩洛哥人大多会说阿拉伯语和法语,但鲜有英文。尤赛夫会英文、西班牙语、意大利语、阿拉伯语、法语和柏柏尔语,可见他的特别之处。 

                                        

不仅如此,很多北非人并不喜欢说自己来自非洲,他们宁愿说来自中东。而尤赛夫做了个旅行公司,公司的名字就叫“VIP非洲”。不仅如此,他把自己叫作非洲尤赛夫,他的妈妈叫非洲妈妈。 

                                        

有了尤赛夫,我融入得很快。我从卡萨布兰卡下飞机来到了摩洛哥最北面的城市丹吉尔,尤赛夫的家和公司,非洲妈妈的家都在这里。尤赛夫把他的公寓让给了我,带我出入各种场所,去旅游局长的办公室,去银行行长的办公室,去上流社会人士才去的酒店,去非洲妈妈的家里吃饭,我每天被穆斯林祷告的扩音器叫醒,又每天去丹吉尔海港的沙漠晨练。 

                                        

尤赛夫虽然30多岁,但是从12岁就开始接触旅游了,他有两个硕士学位,正在读一个博士学位,他做过很多公司,买过几百个域名,都是跟摩洛哥旅游相关的,他的梦想超出了他现在赚的钱。他现在的公司不是一个大公司,我不需要花费太多时间就知道所有的成本。

 

我们一起设计整体方案和其中的每个细节:接机牌,买SIM卡,订酒店。

                                        

第一个月,尤赛夫把我们用现代车的团全部升级成了奔驰。我们的第一个团,尤赛夫亲自做了丹吉尔的本地导游,陪顾客参加音乐教室,参加烹饪课程。最后,顾客给了他34迪那姆(相当于 20 人民币)的小费。 

                                        

尤赛夫笑了笑,这可能是他拿到的最少的小费了,我说,别担心,不是顾客不满意,是中国人没有给小费的习惯。 

                                        

那个冬天是撒哈拉最冷的年份,撒哈拉下了 70 年来的第一场雪。从菲斯到撒哈拉,要穿过阿特拉斯山脉,山上皑皑白雪,路被封了,旅游车排成长龙,很多车已经放弃了撒哈拉,转道马拉喀什,到底去不去撒哈拉?去了,怕封在半路,不去,终生遗憾。 

                                        

顾客也想放弃了。 

                                        

尤赛夫打电话给他还在撒哈拉的童年伙伴穆巴拉克,穆巴拉克开着越野车碾过厚厚的雪层,从沙漠往菲斯,他探明了这条路是通的。之后,所有的旅行车,都跟着这辆车进了沙漠。 

                                        

尤赛夫喜欢做别人做不到的事。 

                                        

一个月后,我们的顾客越来越多,要解决的问题也多了,现在的团开始需要中文导游,我们拜访了一些专业的旅游学校,才知道这个国至今还没有颁发中文导游证书,在卡萨布兰卡和拉巴特的两所孔子学院是唯一的教授中文的机构。 

                                        

对于庞大的中国市场,这个国家还没有准备好。  


摩洛哥是《权力的游戏》拍摄地

 

中国人喜欢上网,顾客的安全感都来源于能够上网,能够看微信和发朋友圈,我们要在顾客下飞机的时候就给他们 SIM 卡,可是每张护照只能买两个 SIM 卡。我们开始想怎么解决这个问题。摩洛哥的网络还不错,3G 和 4G 网络几乎覆盖全国,即使在撒哈拉也是如此。我开始满大街买SIM卡,用包月10G流量的方式给顾客使用,到小店里买,到促销的人那里买。摩洛哥法律规定一次一个护照只有买2张卡,尤赛夫和我反复地买。 

                                        

塔吉锅料理是摩洛哥人的传统食物,却是很多中国顾客的噩梦。尤赛夫给他熟悉的菲斯老板电话,要提供中餐,找遍菲斯城,只有一个会做中餐的厨师,还是意大利人。 

                                        

找不到厨师,能不能让顾客自己做?我们开始尝试,在丹吉尔找了一家公寓式酒店。丹吉尔有世界上最好的金枪鱼、龙虾、鲨鱼和海胆等,而且都很常见。 

                                        

码头上刚刚上来的鱼,可卖给当地人的价格和游客的价格迥然不同,我带上了非洲妈妈,非洲妈妈到了鱼市开始砍价,她把一条苏梅鱼活生生的砍到了65迪那姆,还在为了 5 迪那姆锲而不舍。

 

整个码头男人们鸦雀无声,顾客看中了的,手指一指,非洲妈妈走到摊位前,摊位前的男人什么也不敢讲,他们连报个高价的勇气也没有,他们有着安德鲁西亚和阿拉伯人血统,他们却惧怕一个柏柏尔女人的眼神,男人们开始躲避非洲妈妈,可是鱼是逃不了的。 

                                        

在收获了海胆、鲨鱼、苏梅鱼、金枪鱼后我们还是觉得不能放弃那条龙虾,那是一条 3 公斤重的龙虾,非洲妈妈的女儿说,这个非常非常贵,不要买。 

                                        

“多少钱?”


“1200迪那姆”(合800人民币)。


“一定要买。”

 

最后,我们以 800 迪那姆的价格买下了这条龙虾,虾膏做成汤,虾肉做成冷盘,那是顾客一辈子吃到的最大一只龙虾。于是,我们在丹吉尔增加了一个旅游项目,鱼市购物,自助晚餐。 

 

后来我才知道,非洲妈妈是嫁过六个男人的柏柏尔女人。

                                

2

                                        

在现代的社会中,一个穆斯林有点难。不能抽烟,不能喝酒,甚至不能喝可乐。我也去过当地的酒吧,年轻人抽烟喝酒与非穆斯林并无二致,可是他们做这一切,是承受着压力的。 

 

我们的团越来越多,只一个月一天发十多个团,我们做的是小团定制,工作量一点也不少。一天接100多个电话是我从来没有过的经历,加上时差,我的工作时间是摩洛哥和中国的工作时间总和,一天只能睡四个小时。

 

我开始抽烟,尤赛夫也抽。每次抽完烟,尤赛夫会刷牙,洗脸,为了不让妈妈闻出烟草的味道。 

                                        

一次,尤赛夫决定戒烟,他把香烟拆开,放在桌子上让我看,香烟被拆成了烟丝,尤赛夫说,你看,这纸都被点烟抽进了肺里,看这烟丝,多恶心。 

  

时间长了,压力之下,我慢慢地不那么喜欢摩洛哥了,一个穆斯林国家,所有一切好像都是不公开不透明的,一切都要靠长期建立的隐蔽的关系,要靠潜规则,靠套路。 

                                        

摩洛哥旅游业很发达,不过都是给欧美和日本人准备的,他们知道他们的服务会得到小费。可是中国人不给小费。 

                                        

越来越多的服务员在给账单时加一句:这个账单是不包含小费的。一次在我听到一个服务员提醒我了三次后,实在忍无可忍,于是我在付款时故意用信用卡付款,假装不懂小费,我看到他的手在颤抖。 

                                        

一切不像最初的样子了。摩洛哥的旅游竞争非常激烈,很多合作方开始时为了跟我们合作,给我们一个超低价,现在开始提价了。摩洛哥人的习惯跟中国有些相似,他总是告诉你,我们不仅仅是商业关系,我们是兄弟,我的家人就是你的家人。这种感觉对于一个身处异乡,语言不通,没有宗教的人来说,十分有感召力,可是当你陷入其中后,我就发现简单的事情变得复杂了。 

                                        

摩洛哥有一套民生受惠的旅游制度,比中国好的地方在于,它的大多数景点都是免费的,这样顾客就不会因为门票的顾忌而不去某个景点。顾客旅游带动了这个地方的消费,大多数摩洛哥人,都处于这个旅游产业的一环,无论旅游车的司机、餐饮业招待、或者是手工艺人。但是回扣这个问题很严重。

                                        

譬如,摩洛哥规定在每个城市,旅行团都需要请一个城市导游进行这个地方的景点介绍,没有城市导游是非法的。而城市导游工作时,离不开介绍饭馆和购物场所给顾客,这样,从这些消费场所得到回扣就成了他们主要的收入来源,表面上一个城市导游热心推荐购物,吃饭,实际上却收受了回扣。这种行为中国人非常憎恶,大家发现最好的方式是不跟当地人接触。我们得有一个机制,去避免回扣的问题。 


摩洛哥的沙漠、骆驼和海

                                        

这是摩洛哥免签后的第一个春节,摩洛哥的中国人蜂拥而至,酒店本来都是有热水的,可所有的房间都住满人时热水就有问题了。

 

中国人也非常喜欢生气,生气的理由很多,接机时没有看到接机人员会生气,看不懂菜单会生气,吃饭时找不到酒会生气,看到酒店的毛巾破了会生气。

 

摩洛哥人不懂中国人为什么这么喜欢生气。

 

我会把顾客对我的气,发在尤赛夫身上。

 

尤赛夫一直以为我的顾客都是VIP。他现在明白了,我的顾客,要的是VIP的服务,但是价格却不是。

 

我跟尤赛夫解释说:中国的顾客不一样,中国人不喜欢 VIP。中国的社会阶层,每个阶层都有消费能力,顾客要的是体验,一个行程,他可以坐火车,可以徒步,但是,他们也能承受在沙漠中住 1500 元一位的奢华帐篷酒店的能力。 

                                                                  

摩洛哥的社会阶层不是如此,上层永远是上层,这个王朝已经几百年了。 

                                        

尤赛夫的梦想,就是做 VIP。他说我的目标跟他的梦想不符合。 

                                        

我不认同尤赛夫理解的 VIP:不差钱,不用进行成本预算,顾客满意就行,有这样的好事吗? 


3

                                        

尤赛夫受不了跟中国人合作的压力,他想去西班牙。的确,同中国人合作,钱少,压力大。 

                                        

那个夜里,尤赛夫到我的卧室。他第二天要去西班牙想要给非洲妈妈在西班牙买一份健康保险。非洲妈妈六十多岁了,他几次买保险都没有成功,没有保险公司愿意接受一个非洲老妇人,但他这次还想试一试。 

                                        

尤赛夫翻遍了保险柜,找到了厚厚的一撂信件,我才完整地知道了这个撒哈拉少年的成长。看到这些,尤赛夫跟我讲述了他的成长。 

                                        

尤赛夫6岁没有爸爸了,他12岁时就要赚钱养家,他在沙漠里长大,他每天带美国人,欧洲人在沙漠里旅游,带他们到店里购物,他得到了导游费和回扣。 

                                        

这是大多数住在撒哈拉边上的少年都会做的一件事,他们都是一边上学,一边工作。 

                                        

与其它撒哈拉少年不同的是,尤赛夫会留下他的所有顾客的联系方式,他会给每一个他的顾客写信,有欧洲的、日本的、美国的、加拿大的,他没有走出过沙漠,他的信却走遍了世界,他的眼界也穿过了撒哈拉。 

                                        

他的保险箱里只留了一小部分他的信,有六百多封,每封信都是顾客给他的回信,热情洋溢,顾客会告诉尤赛夫他的生活,尤赛夫会回信,顾客还会寄来衣服、钱物,也会回信告诉尤赛夫他们的生活。

                                        

因为通信很不发达,这个撒哈拉的村庄的邮件隔一个月来一次信,“有的时候,我从邮局会同时收到几十封信。”尤赛夫说到这个,骄傲写在脸上。 

                                        

摩洛哥的教育从小学到大学都几乎是免费的,尤赛夫读到了大学,他从撒哈拉到了摩洛哥最北面的城市丹吉尔。 

                                        

丹吉尔与西班牙只隔了一个海峡,船程只有一个多小时,这里有更多的欧洲顾客,尤赛夫在这里读大学。丹吉尔有灯塔、非洲洞,是全世界最古老的城市之一,这里出过一个名人伊本·白图泰,这个人是蒸汽时代之前全球旅行最长距离的人,曾经去过几十个国家,据他的游记记载,他也来过中国,但是,他记载的中国,跟中国的历史不一样,很多史学家认为,他根本没有来过中国。 

                                        

尤赛夫现在来到了丹吉尔。

 

尤赛夫开始做城市导游。

 

当然,这个城市导游是非法的。 


撒哈拉深处的酒店

 

在摩洛哥,导游必须要持证上岗,拿一个导游证书并不容易,既有名额的限制,拿到一张证书得 30 多岁了,有时候,你要贿赂。

 

尤赛夫做黑导游也被警察抓过,他给丹吉尔旅游局长写信,写了一封又一封,直到局长知道了这个撒哈拉少年。

 

尤赛夫没有钱贿赂,他说,他不想贿赂,他要让别人知道他的尊严在哪里。 

 

考导游证书时,一般人的陈述时间是 5 分钟,尤赛夫 说了 45 分钟。 

 

后来,他拿到了意大利语的导游证书。 

 

在介绍摩洛哥旅游的书籍中,尤赛夫排在了第一位。

                            

尤赛夫从赚小费变成了赚合法收入,他赚钱不是很难了。

 

一天,他给非洲妈妈打电话说,来丹吉尔吧,我养活你们。

 

尤赛夫租了三套房子,一套给妈妈和姐姐住,一套自己住,一套是办公室。这些房子,他一下租了五年,以很低的价格。

 

我来丹吉尔后,尤赛夫把他住的那套公寓让给了我,我们戏称为:Colonized apartment(殖民公寓),丹吉尔曾经被八个国家殖民过,现在,中国人来了,商人建工业园区,我来“殖民”他的公寓。 

 

对于尤赛夫在这个繁忙节骨眼上去西班牙,我很不开心。


4

                                        

大年夜,我要宴请我们所有的客人,今天有六个团,二十多名客人,我们去了丹吉尔排名第一的饭馆预订年夜饭,我的要求是,餐厅要有中国音乐。我想听大年夜的《难忘今宵》,这种想法为何如此激烈?我离家大约有1个月了,第一次在非洲过春节。

                                        

这家餐馆在装逼,说不能放中国音乐打扰到客人,沟通了很久还是不行。上次明明他们还请了一个西班牙乐队在这里表演,那种表演在我听来就是噪音。 

                                        

好说歹说,终于同意了,不过声音不要太大。半路上,又反悔了,说可以吃饭,不同意放音乐。

 

我说:我们不去了。

 

这个没骨气的,说,那可以放音乐,你们来吧。

 

我拒绝了。

 

那天晚上,我们又去了一个五星级的酒店,包下了整个餐厅,做成了中国红,我们把中国音乐放得声音很大。 

 

后来我才知道,这家五星级早就让一个中国商人买下来了,不仅在丹吉尔,在拉巴特,菲斯都有一家,连锁五星级,难怪如此通融。 


摩洛哥的风景

 

春节期间,导游的数量远远不够,李老师把她所有的学生都推荐给我,所有的学生都在我这里做导游,英文导游每天的价格是 800 迪那姆,中文导游每天要 1400 迪那姆。英文导游的年龄都很大,养家糊口,可是赚钱却比这些根本不懂导游知识,充其量只能算做一个翻译的“中文导游”要少。 

                                        

学习中文很吃香,摩洛哥的年轻人学习中文的热情,跟中国人 90 年代学习英文考托福的热情一样。中国的一流大学,北外,复旦,同济等每年都会有留学的机会给他们,并且提供全额奖学金,以前是考托福,现在是考HSK(汉语水平考试)。摩洛哥开的课只有 HSK4,可是一些学生为了得到学中文的机会,一遍一遍地学习同样的课本。 

                                        

虽然很多人是第一次做导游,他们的中文像是刚刚学说话的儿童。蓝曦告诉过我直到行程结束她才听懂顾客的杭州话,可是这并不妨碍她们的服务质量,玫婷第一次做导游,她就知道把顾客带去她的家里,这样大大拉近了与顾客的距离。 

                                        

拉巴特的十多个学生都给我们做导游了,李老师的课也没有学生上了,即使是周末也要加班,直至三月份,那天我发了个短信给李老师说:李老师,您的学生我送回来上课了。 

                                        

我自己也做导游,可我不懂法语也不懂阿拉伯语呀,我的司机只懂法语,我无法跟他交流,我也不能帮顾客点菜,可是,我还得做导游。

                                        

我也开始去建立我的关系,认识更多的当地人:大使馆的,旅游局的,酒店的,我大把大把给小费,每次 200迪纳姆。我在他们眼里是有钱人,我会打电话告诉酒店的服务员,请叫你们的老板,老板来了后,我告诉他们,我们的客人你要照顾好。我有了越来越多的朋友,尽管很多人我都没有见到过。 

                                        

摩洛哥的小城拉巴特,昔日的皇宫现在是鸟和猫的家


不能不提的是“阿里和萨拉”的老板娘,这是一个英国人,嫁了一个沙漠里的柏柏尔人,在沙漠开了一个在酒店预订网站缤客上排名第一的帐篷酒店。她教我摩洛哥人是什么样的人,应该怎么跟他们打交道,这个未曾谋面的非常好的女人,帮助我太多太多。 

                                        

我了解了更多关于伊斯兰教和这个国家。                 

                         

妇女是要遮面并且穿黑袍的,因为她们的丈夫并不想她们穿有任何展示异性吸引力的装束。在现代社会的影响下,宗教也在进化,头巾和长袍的颜色更丰富,即使在沙漠里的柏柏尔人也是如此。 

                                        

南部的马拉喀什经常会遇到男性对穿着短裙的女性骚扰的事件,也许他们控制不住身体的反应吧。 

                                        

小费是不仅仅是游客要付,当地人在接受服务后,也会付小费。在伊斯兰五条戒律中,施舍是其中的一条。而小费就代表了一种施舍。知道了这个以后,我彻底放弃了帮顾客付小费的做法,我们一遍一遍不厌其烦地教顾客付小费。 

 

摩洛哥是一个外汇管控的国家,人民币无法直接换成迪那姆,我同当地开餐馆的换钱,卖瓷器的换钱,卖手机的换钱,我拿着一撂撂的迪那姆。世界很奇妙,中国是世界工厂,生产了商品给摩洛哥人,赚了钱,又到摩洛哥旅游,把这些还给他们。摩洛哥人,请保护好你们 700 年的城墙,保护好 1000 年的古堡,保护好撒哈拉的每一粒沙,你们要和平,千万不要像埃及呀。 

 

5

                                 

即使尤赛夫从西班牙回来后,他也不太上心我的业务了,他一次一次出差西班牙,直至最后,他忍受不了我的报怨,直接退出了他的员工群,把两个员工交给我来管理。 

                                        

我也要证明给你看,我的业务,不是VIP,可是,我能养活你的员工!

 

但是,矛盾不可避免地来临了。一次,我们一个团的司机晚了半个小时,我不能忍受同样错误犯两次,我朝着尤赛夫大声吼起来。

                                        

那次冲突中,尤赛夫说,我们停止合作吧。

 

停止就停止!

 

尤赛夫冲到楼下,我们无法面对面交流。

 

我收到尤赛夫的信息:“我们可以努力工作,可是,我们不是你的奴隶。”

 

你为什么这么说?我说:“这仅仅是关于工作质量,为什么你要说奴隶?”

 

我已经付款了,你得保证这些团能够顺利结束。

 

我不会不管的,我不会告诉任何人,尤赛夫承诺说。

                                        

我放心了,尤赛夫是一个有着强烈自尊的穆斯林。

 

在这期间,我开始尝试招聘本地员工,苏珊是我们的第一位当地同事。

 

第一次见到苏珊的时候,她跟一般的摩洛哥人没有什么区别,戴着头巾,头巾是穆斯林女性的标志之一,传统的女性都戴头巾。

 

苏珊给我看她在孔子学院跳舞的视频,她唱中文歌比讲中文要动听得多。苏珊拿到过北京二外的奖学金,到过北京读过一年的汉语,她知道外面的世界。

 

苏珊工作很努力,一个女生,她带完一个团接着带另外一个团。

 

两个月后,苏珊已经取下头巾,她带了十多年头巾,取下头巾是一个很大的决定,她有很多中国女孩羡慕一头金色卷发,非常漂亮。

 

而蓝曦是另外的一种类型的穆斯林女孩,坚定地遵从着穆斯林信仰。

 

我们的一拨团带下来后,我问老板娘那个帐篷酒店老板娘萨拉,你觉得这些导游谁最好,老板娘说:蓝曦。于是,蓝曦就入职了。

 

蓝曦告诉过我,她从14岁开始就戴头巾,并且,她不会在室外露出自己的头发。

 

蓝曦是教给我最多的人。

 

蓝曦的每一条做人的准则,都可以从可兰经上找到答案。

 

蓝曦说,不该生气。

 

蓝曦说,不能一直工作,应该休息。

  

我不太敢讲太激烈的故事给蓝曦听,我跟他讲,在马拉维,黑人到了朋友院子里面,在半夜两点钟试图锯开铁门时被发现了,为什么狗没有叫呢,因为狗被毒死了。

 

蓝曦一下子流泪了,她太爱动物了,她根本不能接受听到狗死亡的故事。

 

穆斯林很爱猫,蓝曦不独爱猫,她也爱狗,因为可兰经上说,要爱所有动物。她告诉我,可兰经说,猫可以让它在家里,狗呢,也要爱他们,可是狗可以让他们在房子外面,也要爱它们。

 

穆斯林要一天五次祷告,蓝曦白天没有祷告的时间,她下班后要在晚上做完白天没有做的四次祷告。 

 

我说:太麻烦了。   

 

蓝曦说:不麻烦,我觉得做完祷告后很舒服。   

 

蓝曦说:她要一直戴着头巾。

 

取下头巾的苏珊和戴着头巾的蓝曦,怎么说,你们,我都爱。


慢慢地,我们的业务进入了正轨,我发现中文导游吃掉了我们的利润,于是,就在微信公众号上做了语音、视频、文字的“网络导游”也非常成功。 

                                        

我们给每组顾客建立一个微信群。教顾客怎么给小费,每天发布天气预报,教顾客应该穿什么衣服,怎么换零钱。 

                                        

为了杜绝回扣,我们又施行了一项制度,我们提供了双倍的日薪给本地导游,请顾客给导游小费,在导游完成服务后我们再进行调研问卷来决定公司额外给导游的小费数目。这样,我们有了一批不以收受回扣,而以服务为目的的导游队伍。 

                                        

在买了近千张 SIM 卡后,摩洛哥电信给我打电话了,他说我的护照下面已经有上千张 SIM 卡了,问我是做什么的。 

                                        

我们是做旅游的,给顾客用。

 

后来,摩洛哥电信免费给我们了 1 万张 SIM 卡。问我够用不。

 

可能暂时够用吧,预计今年会有二十万的中国人来摩洛哥。做廉价团的市场被一家土耳其公司垄断着,我们瞄准的不仅仅是小团定制游,我还要更大的自由行的市场。

 

再后来,我们让顾客把 SIM 卡带回中国,给后来的顾客使用。一张SIM卡循环使用。

 

饮食的问题也解决了,尤赛夫把菲斯的酒店也说服了,他们为我们的顾客开放了厨房。舍夫沙万的酒店开放了厨房,后来,萨拉的帐篷酒店的厨房也开放了。中国的客人,可以随意做中餐。 

                                        

中国有多少饕客,就有多少厨子。我每天审阅顾客的朋友圈,大家的朋友圈晒了自己做的美食。 


摩洛哥的蓝色梦幻之城,舍夫沙万

 

从蓝色小城舍夫沙万,到有着世界上最大麦地那古城的菲斯,我最喜欢的不是蓝城,也不是菲斯,而是它们沿途一片片的绿地,一片一片的橄榄树。

 

少时读三毛,读哭泣的骆驼,读撒哈拉的故事。

 

来到摩洛哥,才见到了三毛梦中的橄榄树。

 

橄榄树这么普遍,它一点也不稀有,它不是一棵,是成片成片。那梦中的橄榄树呀,它唾手可得,不在远方,不是诗。它是一种经济作物,公元伊始,古罗马人到达摩洛哥的时候,就用它来榨油,直至如今,还是一种重要的经济作物。

 

梦想在哪里呀,梦想死在远方,活在眼前。

 

三个月后,我回到了中国,我们的当地团队已经建立,蓝曦现在是我们的摩洛哥经理,这个吃素的女孩仍然戴着头巾,我把我的很多压力都给了她。我经常想,这么安静的,内心平和的女孩,却承担了这么压力。我们的业务拓展之快,完全超出了我们自己的预料。

                                        

我收到了萨拉热情洋溢的邮件,她说,她已经让女儿开始学中文。九月份她将来中国学习中文,回去后她希望女儿在沙漠工作。她的帐篷中的客人,现在都是中国人。 

                                       

在上海,出了熙熙攘攘的地铁站,五个月前,共享单车还是一个概念,五个月后,满大街的共享单车,五彩缤纷,恍若隔世。我给尤赛夫发WHATSAPP信息:请赶快准备签证材料,你让我了解了一个真实的伊斯兰世界,快,我要请你到中国来。


“世界药丸是三明治的一个新栏目,是一个讲述当下中国和世界之间发生的各种有趣故事的栏目。可能怪力乱神,可能匪夷所思,可能让你大开眼界。这些,不过是日光之下的一种存在,也是中国和全球化不断耦合,偶尔脱离的一种过程。


成立六年多来,三明治一直有众多身居海外的读者,他们身上的经历和故事,像蝴蝶翅膀一样扇动了时代的变化。这次我们想建一个三明治“海外党”的微信群,邀请有故事的海外三明治加入一起共建“世界药丸”这个栏目。


请扫码填写申请表,我们将通过“邮件”方式和你联系。









点击图片,即可查看相关内容详情


/ 家庭回忆写作课 / 

无论走出多远,最后还是回到家庭

和作家米亚一起打开家庭回忆的阀门

学习如何写下自己家庭的故事

既是一次写作技巧的学习,也是一次治愈的过程

点击图片,了解详情



「写字少女」「写字少年」黑色短袖T恤

“写字”,这个动作只能一个字一个字地写

有一点执拗,有一点笨拙,显得可爱多了

在复杂世界里,不妨就做一个简单的写字少女,写字少年吧

点击图片,了解详情


Writer帆布袋

A writer is by nature a dreamer

粉红色,少女心十足;蓝色,舒适,又带有一些酷

夏天来了,从买一款新的帆布袋开始

也从动笔开始

点击图片,了解详情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中国三明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