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点击「科学网」↑关注我们!


适逢JCR影响因子公布,科网上好不热闹了一番,看到海良童鞋写了篇博文:“为什么我们要用付费的JCR,而不用免费的CiteScore?”说实在的,早就发现海良童鞋对WOS、SCOPUS这些数据库相当熟悉,经常用数据库的数据对一些期刊进行分析,甚至远超过我这样搞图书情报的人。


其实图书馆的人除非用户有需求,或者想倒腾点数据写论文,一般是不会去做这些分析的。只是对海良给出的两个原因我实在不敢苟同:(1)现在学校图书馆人员乐见这种状况,如果大家要评职称、报项目,都要找他们开一个JCR影响因子、他引证明,动不动5000元就没有了。如果学校有一天说报项目不再需要JCR影响因子了,或者说,教师们评职称不需要JCR影响因子证明了,图书馆人员不知道要减少多少经济来源。(2)对于理工学科,现在基金委、教育部现在认可的只有SCI引用。回国后天天在琢磨报项目,发现所有项目申请书里面都有一个SCI影响因子、SCI他引次数。国家政策部门一天不修改这样的格式,势必JCR在国内仍旧是一家独大。

其实海良童鞋看到的只是表面现象,甚至对表面现象也未必看清楚了。就说第一条,说图书馆人员乐见这种状况,实在是按自己的想象和推测得出的结论。自从数据库有了网络版并向全校用户开放后,我就一直觉得类似论文被数据库收录和引用的情况要图书馆来开证明是毫无意义的,既浪费了教师的经费也无谓增加了图书馆人的工作量。因为数据库是人人都能检索的,这个数据老师们自己完全可以去查。


问题是,老师们参加那些评奖、升职、报项目等等事项的时候,相关部门却不相信老师自己检索的数据,一定要看图书馆出具的证明。网络数据库与以前用的专线连接的DIALOG系统不同,完全没必要通过图书馆这个中介了,需要证明其实是相关部门对老师们自己检索提供的数据不信任,又不愿意自己去做抽查核对工作,便把图书馆推出来了。


至于收费,要说因为老师们出了这些检索的钱而增加了图书馆人的收入,则更是想当然的事情了。以我们学校为例,因为图书馆有这些服务性的收入,学校每年发年终奖的时候便要给图书馆打一个大大的折扣,说是图书馆自己有创收。


而据我所知,有兄弟院校图书馆把所有收入上交学校,年终奖完全与机关相同,图书馆老师拿到的钱远远超过我们。我们也想学样呢,可学校不同意。所以实际上图书馆这种收费更像是学校通过图书馆从老师们的口袋里把钱掏出来,但这钱与图书馆人的收入并无必然联系,甚至可能是恰恰相反。


图书馆的传统应该是提供免费的服务,比如老师自己检索相关数据有不清楚不会的,来咨询图书馆的老师,我们提供相关培训和帮助,老师们一定对图书馆感激有加,但你一旦收费了,再好的服务老师们都未必领情。

再看海良童鞋提出的第二条,就是一个表面现象,因为看到所有项目申请书里面都有一个SCI影响因子、SCI他引次数,而且认为国家政策部门一天不修改这样的格式,势必JCR在国内仍旧是一家独大。这难道仅仅是一个格式的设置问题吗?我们更应该问一问:为什么基金委、教育部只认可SCI引用呢?


其实自从SCI数据被用到科研评价进而成为评职称、报项目、算工分等等的依据后,它除了用作评价之外还有一个功能就是用来卡人的,便如一个门槛,你如果没有SCI论文,你连申报条件都没有,既然作为门槛,当然不能期刊太多,否则便你有我有大家有,卡不了人门槛就失去了意义。


这就如同中文论文作为成果,以前只要公开出版的期刊上发表的论文都算,但后来便开始要求必须是核心期刊等等,门槛咔擦一拦,至少可以因此把达不到这样要求的一大批申报者先档在门外。


而作为卡人的门槛,SCI是相当好用的,首先它收录的期刊据说是经过严格筛选的,只有12000多种,而SCOPUS却以标榜自己收录更多更全为卖点,所收期刊从开始的22000多种,据说现在已经增加到25000多种了。虽然作为数据库来说,收录全面肯定是一个优点,但用来卡人绝对不合适。


而SCI提供的影响因子等数据则更能把进入门槛内的论文再分个三六九等,所以,我们用付费的JCR而不用免费的CiteScore,这一点也不奇怪。也因此,我看到海良童鞋在博文最后呼吁国内学术界采用免费的CiteScore数据库,并认为免费的才应该是更有前途的,也就只能呵呵了。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赵美娣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9474-1062339.html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科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