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对阿布扎比王储穆罕默德•本•扎耶德1月份访问印度的回应,3月6日,印度外交秘书阿玛•辛哈表示,印度与阿联酋正拟定计划,致力于打造一个名为「农场到港口」(farm to port)的项目。该项目将采用公司化农场的形式,生产的作物将专门面向阿联酋市场,并将建设专门的物流基础设施将这些农作物运往阿联酋的港口。


对阿联酋而言,进口农产品、开辟海外农场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这次与印度的合作同样也是阿联酋保障其食品安全战略中的一部分。这种离岸式的农业政策究竟是怎样的一种定制?阿联酋真的能成功实现其海外版的「自给自足」么?

 

成也资源 困也资源

 

阿联酋全称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是一个由以阿布扎比酋长国为首的七个酋长国组成的年轻国度。发现石油前的阿联酋还是一片荒漠,8.2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仅有4.6万的人口。


1958年石油的发现给闭塞的阿联酋带来了生机。在大量「黑金」的支撑下,领导人扎耶德大兴基础设施建设,完善福利制度,刺激经济多元化发展,全面推进阿联酋的现代化进程。


如今,阿联酋已成为中东国际化程度最高的国家,建立了地区最完善的交通系统、最繁忙的国际机场、最良好的社会治安、最繁华的商业城区。曾经人烟稀少的国度目前人口数量已达960万人,在全球十大移民城市中,迪拜更是高居榜首。


阿联酋首都阿布扎比(Abu Dhabi)

来源:AsiaCCS 2017


黄沙之下是丰富的「黑金」,但黄沙之上依旧是贫瘠的自然。阿联酋因地处热带沙漠气候带,常年炎热干燥,夏季平均温度高达46℃,水分蒸发率高,但年降水量不超过160毫米。


地形上,阿联酋沿海平原以荒凉的沙漠为主,内部则以沙丘、山地为主,地表渗水率高,存水能力差,水汽含量低,土壤养分少。恶劣的自然环境决定了阿联酋农业发展的现实。据统计,阿联酋国内可耕地面积仅有32万公顷,农林业和畜牧业总产值仅占国内生产总值的2.4%。


阿联酋境内的沙漠

来源:Flickr


尽管早在上世纪80年代阿联酋政府就意识到农业落后的严重性,并出台了一系列优惠政策,在相关项目与技术上投入大量资金发展本国农业。但有限的自然环境和急速增长的人口现实严重不匹配,阿联酋的粮食供应严重依赖进口,比例高达89%。


和其他海合会国家(GCC countries)一样,这个在油气资源上成长起来的国家,如今也受限于粮食资源的短缺。据预测,2030年阿联酋人口将增长至1300万,能否保障充足的粮食供给,已成为这个年轻国家未来发展中面临的重大挑战。


正如阿联酋环境与水利大臣拉希德•法赫德所说的:「目前我们的首要任务,就是尽一切可能保障阿联酋的粮食安全。」

 

粮食危机催生农业「飞地」

 

2006年,受欧美发展生物乙醇燃料的影响,全球粮价上涨一倍,到2008年4月全球大米价格一度飙升至每吨907美元。伴随着粮价的上升,喀麦隆、塞内加尔、科特迪瓦等多个非洲国家相继发生「粮食骚乱」。


而印度、泰国、越南等主要的粮食出口国,在危机面前纷纷自保,严格控制粮食的对外出口。加上全球范围内的环境变化和干旱、洪水等自然灾害频发,粮食高度依赖进口的海合会国家对本国的粮食供应有着深深的不安全感。


在此背景下,沙特、阿联酋、科威特等国开始正式酝酿在海外租购土地种植粮食的农业发展战略。据国际粮食政策研究机构(IFPRI)统计,为应对粮食危机,2006年至2009年期间,阿联酋在海外的农业投资额增长了45%,海外租购的农业用地面积跃居世界第三,仅次于中国和韩国。


2009年年初,阿联酋政府正式提出海外农业投资计划,确定了25个国家作为重点农业投资对象国,鼓励阿联酋私营企业和投资者在上述国家租购农田,投资大米、小麦、大麦、玉米、糖、绿色饲料、牲畜和鱼类等农业产品的种植和养殖,并将产品直接运输至国内,确保阿联酋的战略粮食储备。


目前,阿联酋境外农业项目主要分布在苏丹、巴基斯坦、印度尼西亚、埃塞俄比亚,在缅甸和越南也有水稻种植项目。截至2015年年底的统计,阿联酋在海外的农业投资额占到了其海外投资总额的25%,高达168亿美元。


签署落实的大型农业项目超过28个,租购的农业用地总面积接近100万公顷,其中苏丹占32万公顷,巴基斯坦18.5万公顷,印度尼西亚10万公顷,罗马尼亚5万公顷,埃及4.2万公顷,阿尔及利亚3.1万公顷,其余国家总共18.3万公顷。从比例上来看,非洲国家占到了66.1%,亚洲国家占21.6%,北美占10.8%,欧洲只占1.5%。


无独有偶,面临相同困境的其他海合会国家,也竞相采取了类似的政策。沙特、卡塔尔已成功在非洲与南亚多国投资农业,并曾先后与塞内加尔、阿根廷、乌克兰等国探讨过租购农田种植水稻、大米、水果、蔬菜的问题。科威特也计划与土耳其加强谷物种植、动物饲养和食品加工等领域的合作。


为应对粮食供应压力,迪拜在越南等地投资农业

来源:the national business


实际上,早在1973年的石油禁运中,美国就曾把粮食禁运作为与欧佩克(OPEC)博弈的筹码,苏丹随即被海合会国家给予高度的重视,开始成为后者的「粮仓」之一。据统计,苏丹农业可耕地面积达8400万公顷,占到了整个阿拉伯世界农业可耕地总面积的45%。


新世纪的粮食危机再一次给海合会各国政府敲响了警钟,促成后者将海外农场模式正式提升为农业发展战略的一部分。短期来看,海合会国家凭借丰厚的石油收入承担更高的粮食价格完全不成问题,真正推动其作出改变的,其实是对粮食供应稳定性的担忧。

 

海外农场=粮食安全?

 

在现代商业资本的运作中,在海外租地购地从来不是什么新鲜事。但复杂的现实因素往往将这种商业活动裹挟进公共舆论与现实政治,引发民间的不满与政治上的反对,让投资者无功而返。


2008年爆发的马达加斯加政变,据称导火索就是前总统拉瓦卢马纳纳将国内近一半的农业可耕地租赁给了韩国大宇集团,从而引发民众的恐慌与不满;2010年中国从苏丹政府处租赁农田,也被西方媒体指责为在达尔富尔危机中的站队表态,成为西方国家渲染所谓的中国「新殖民主义论」与「资源掠夺论」的口实。


作为海外农业置地大户的海合会国家自然也毫不例外地面临相同的境况。2015年11月,沙特与阿联酋大幅提高在苏丹的农业投资,被埃及职责为「他们的水费由埃及买单」,意指处于尼罗河下游的埃及将因此面临农业用水的不足。


UAE企业在苏丹进行巨额农业投资

来源:FarmlandGrab


当然,也有评论认为,沙特和阿联酋的举动实际上是一举两得,既扩大了两国的粮食来源,又向这位与其关系日益趋紧的小弟释放了警告的信号。同样,2016年4月,沙特与阿联酋因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与亚利桑那州租地种植苜蓿,也被当地企业与农民指控为对水资源的盗窃。


巴基斯坦的例子或许更具有代表性。2007年,以阿布拉吉资本集团(Abraaj Capital)为首的阿联酋企业在巴基斯坦获得了64万公顷的农田,外商直接投资(FDI)额高达80亿美元,但到了2014年,这一数字降到了7.5亿美元,租购的农田面积减少至18.5万公顷,其中阿联酋政府投资的土地占到了15万公顷,私营企业只经营剩余的3.5万公顷。


阿联酋资本无法顺利在巴基斯坦的农田上积蓄运转,除了危机后国际粮食市场与价格趋稳的因素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巴基斯坦本身。2012至2015年间,巴基斯坦的粮食安全指数一直在全球第75位到80位之间徘徊,处于世界的尾端。


当地的贫困饥荒现象、恐怖主义势力与弱政府状态,都是让阿联酋投资者望而却步的现实阻碍。对此,国际农业发展基金(IFAD)在海湾地区的协调经理塔希尔•加尼姆解释称:「企业投资意味着企业责任,如果投资者都无法预见他能对当地居民产生怎样的影响,大规模项目也就无法运转。毕竟马达加斯加的例子依旧历历在目。」


在非洲,还有许多和巴基斯坦面临着相同处境的国家,都对阿联酋所希冀的稳定粮食供应构成了潜在的威胁。据阿联酋经济大臣苏尔坦•曼苏里介绍,为实现粮食来源的稳定与多元,阿联酋计划未来把在非洲的部分农业投资进行转移,阿根廷、巴西、澳大利亚和加拿大等国因政局较为稳定、法律法规相对健全,已成为其考虑未来投资的首选。


此外,阿联酋政府也在推动与全球著名的粮食企业合作,以期利用这些公司的资源和经验获得农田、最终产品和技术方面的支持。


事实上,阿联酋所期望的,正如阿布扎比经济发展委员会顾问提贾尼•阿卜杜拉在2017年「世界农业论坛」上所说的,「不仅是阿联酋的粮食安全,更是整个地区的粮食安全。」他指出,阿联酋在海外农业投资及其在国内发展中小型现代科技农业的模式,对其他海合会国家乃至整个地区都有着重要的示范意义。



2017在柏林召开的世界粮食和农业论坛(Global Forum for Food and Agriculture 2017)

来源:www.gffa-berlin.de


要让海外农场转化为稳定的粮食供给,关键需要投资国掐准投资双方的利益红线,在双赢的基础上建立一个长期可持续的良性合作模式。近年来,在利用海外农业资源的同时,阿联酋也十分关注投资产生的社会效益以及对被投资国的回报。


在按一定比例将农产品运回国后,阿联酋还为相关国家提供先进的技术、经验与设备,创造更多的就业岗位,完善道路、学校、诊所等配套基础设施建设,力求以此提高被投资国的整体农业生产水平和当地居民的生活水平。


正如印度外交秘书阿玛•辛哈所指出的,印度推动「农场到港口」的项目,是为了回报阿联酋在解决印度能源安全需求方面所做出的努力。


今日主笔 \ 李睿恒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中东研究通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