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财长刚上任就表白自己听话,导致该国信用评级被降至垃圾级。对于企业来说,这有何启示?

 

“我不会问问题。我只服从命令,”南非新任财政部长马卢西•吉加巴(Malusi Gigaba)是这么说的。前一阵子,南非总统雅各布布祖马(Jacob Zuma)在炒掉普拉温戈登(Pravin Gordhan)后,任命他接任财长。

此前戈登没有服从祖马的命令,他问了一个接一个问题,内容涉及腐败以及他所认为的不合理的政府开支。对于戈登被解职以及吉加巴被任命,评级机构的回应是把南非的信用评级降至垃圾级。数万名南非人走上街头抗议祖马。

抗议者和评级机构都明白,如果一个国家的高官们在面对可疑行为时不闻不问,这个国家注定要毁灭。公司也是如此。安达信(Arthur Andersen)、安然(Enron)和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破产的原因,都是内部人士看到公司做出错误之举后没有询问他们的上级: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相比之下,当巴克莱(Barclays)首席执行官杰斯斯特利(Jes Staley)命令员工追查是谁寄出了两封批评一位新聘员工的信件时,他们没有积极执行他的命令。他们进行了抵制。巴克莱合规部门此前已把这些信件列为举报,并告诉斯特利,追查写信者的任何企图都是受到禁止的。

当斯特利第二次试图追查写信者,还请来美国的一个执法部门时,该公司内部人士把他告上了董事会。斯特利现在正在接受美国和英国监管机构的调查。巴克莱董事会已正式对他提出批评,并计划大幅削减他的奖金。

不管这个诡异的故事结果如何(尚不清楚这是真实的举报还是匿名的恶意行为),巴克莱的制度似乎发生了作用。老板试图漠视规定的企图失败了。

在经历了一系列丑闻后(最严重的是伦敦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Libor)操纵丑闻),巴克莱员工敢于说:不管你的级别多么高,如果你要求我做的事情是错的,我就不会照做。这种正义的违抗命令很少有利于事业的晋升,但它有助于确保公司的健康,甚至生存。

多数员工很少会遇到老板发出这类让人为难的命令。但很多人会遭遇日常的管理愚蠢——僵硬得毫无必要的指令,对公司及其客户和声誉都有损害。

最近联合大陆(United Continental)机组人员接到命令,要求让4名乘客离开一架即将从芝加哥起飞的飞机,这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航空公司未能找到自愿下机的乘客为执行另一个航班的员工让座,于是随机挑选了4名乘客下机。在全世界都看到的视频中,他们叫来了机场保安,把最不听话的一位越南裔美籍医生强行拖离飞机并致其受伤。

在乘客登机后说服乘客下机,要比在他们办理登记手续或者在登机口等待时更难。但与美联航向乘客提出的800美元下机补偿相比,航空公司应该有更多的办法。他们本可以告诉乘客他们的下次航班将升级为商务舱,或者除了搭乘第二天的航班,他们还可以获得一张免费机票。如果仍然没有自愿下机的乘客,他们可以提供到巴黎或曼谷的免费返程机票(反正他们可以限制志愿者在本来就肯定有空座的旅行淡季才能使用这种机票)。

如果价格合适,就会有足够多的乘客,甚至那些已经登机的乘客(或者就像美联航首席执行官奥斯卡•穆尼奥斯(Oscar Munoz)所说的那样,已登机、放好行李和就座的乘客)愿意放弃座位。

穆尼奥斯发布了一系列反响糟糕的声明,他现在表示,他认识到,他的空乘人员需要更多的自由去采取理智行动。他表示:“我们确实给予我们的一线员工一定权限,但我们需要扩大并调整这些政策,为常理稍微多留一些空间。”

要在该公司营造这种文化,需要坚持不懈的努力和很长时间。员工需要的不仅是授权。他们需要知道自己有权利说不,就像南非前财长戈登和巴克莱的一些员工所做的那样。盲目服从或许会取悦上司。但要求这么做的人不配担任管理职位。

来源:FT中文网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中外管理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