肃顺(1816—1861)清末满洲镶蓝旗人,宗室贵族,爱新觉罗氏,字雨亭,郑献亲王济尔哈朗七世孙,郑亲王乌尔恭阿子。历任御前大臣、总管内务府大臣、户部尚书、协办大学士等职。深为咸丰帝信用,与其兄郑亲王端华及怡亲王载垣相互倚重,煊赫一时。慈禧在六天内扳倒权倾朝野的肃顺集团,这就是震惊中外、历时仅六天的“辛酉政变”。


咸丰十一年七月,皇帝驾崩,临死前将大清江山托付给肃顺等八人,请他们好好照顾幼帝同治。孰知还不到三个月,慈禧便联合恭亲王发动了祺祥政变,收拾掉先皇钦命的顾命八大臣,开始了长达四十余年的垂帘听政。作为这对叔嫂头号政敌的肃顺,在官方的史书上,自然是专横跋扈的权奸,就算在百年后的电影《垂帘听政》里,他也有着白脸奸臣的形象,民间的野史笔记,更是编排出了各种段子来寒碜他。

 

往事不堪回首

 

《奴才小史》肃顺是大清郑亲王乌尔恭阿的六少爷。《近代名人小传》把肃顺描绘成一个典型的八旗子弟:肃顺少年时不学无术, 整天只知道斗鸡遛鸟,骗吃混喝,他的亲戚朋友都鄙视他为人无赖,少有和他来往的。

 

其实肃顺生于嘉庆二十一年(1816), 身为郑亲王乌尔恭阿第六子,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他又怎么可能会穷困潦倒连官都做不上呢,可见以上故事纯属无稽之谈。然而, 反向理解的话,我们大概可以得知肃顺的形象在晚清人心中是极其不堪的。咸丰皇帝居然会选这么个不堪的人来托孤,是不是头壳坏了?

 

其实很有才

 

非也非也。实际上,肃顺思想开明, 博闻强记,是晚清宗室大臣中少有的改革派,虽是贵族出身,却是凭借自身过硬的政治能力一步步从基层做起,才最终成为咸丰皇帝宠任的大臣。

 

肃顺在担任户部尚书时使用铁腕整顿户部(相当于今日财政部)的贪污腐败, 不留情不受托,杀了一批大贪,关了一批小贪;他敢于打破清代两百年来不信任汉人的陈规,鼓励咸丰放手任用汉人将领。曾国藩等众多湘淮军将领就是经他在咸丰皇帝面前力保才得以掌握东南军政大权, 进而镇压了太平天国这一古代中国农民运动的最高峰;他具有现代政治家的风度, 唯才是举,不论左派(“清流”)右派(“洋务派”),只要是具有“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知识分子,都被纳入他的智囊团, 肃顺对他们关怀备至。其幕府中人才济济, 杰出人物“肃门五君子”中的高心夔、王闿运、龙汝霖、李榕和黄锡焘个个都是晚清数得着的大才子、大学问家。他关心洋务, 强烈要求咸丰皇帝将在两次鸦片战争中欺上瞒下、丧权辱国的耆英斩首。第二次鸦片战争期间,肃顺与俄使伊格那提也夫谈判,严词拒绝沙俄对中国乌苏里江以东地区的侵略要求,把未经批准互换的《瑷珲条约》文本掷于桌上,宣布这是“一纸空文, 毫无意义”。祺祥政变后,以恭亲王奕欣为首的洋务派政策实际上大部分是肃顺洋务思想的延续。在那个时代,具有如此眼光和能力的肃顺,实在令人佩服。

 

咱们旗人混蛋多

 

肃顺之所以在朝廷和民间落了里外不是人的下场,关键在于他性太刚,太刚就易折,更易得罪人。肃顺在秉政时,对待各部官吏态度极其恶劣,简直像对待家奴一样。然而,他粗暴的对象仅限于满族旗人, 对待汉员他的态度则转了一百八十度的圈。

 

肃顺就经常跟人说:“咱们旗人浑蛋多,懂得什么!汉人是得罪不得的,他那支笔厉害得很!”这种轻满重汉的“满奸” 行为甚至发展到肃大人受贿,也只受旗人的,不受汉人的不说,还经常自掏腰包资助汉人中有才者。鉴于当时的八旗子弟已经完全堕落为一个吸取民脂民膏的废物集团,肃顺建议皇上削减国家对旗人的福利, 打破旗人的铁饭碗一事,是他被广大八旗子弟切齿痛恨的导火线。

 

视太后如无物

 

得罪光自己的同族人还不算,肃顺又把两宫皇太后得罪了。

 

这事得从咸丰十年皇帝带领臣下去承德“扫墓”说起。九月二十二日,英法联军兵临北京城下,咸丰皇帝匆匆布置恭亲王奕欣和洋人周旋,自己快马加鞭逃往“避难山庄”。不过皇家规矩多,逃难太难听, 得换个说法,就说是去扫墓。

 

此次扫墓,路上花了8 天时间。对亲身经历的慈安、慈禧两宫皇后来说,这简直是一场噩梦。皇家排场大,逃难也不例外, 帝后以外,宗室、宫女、太监、大臣加上卫队, 足足几千号人。由于没想到英法联军这么快打到北京,更没想过万名联军竟能突破十几万八旗精锐的防线,因此,这次扫墓的准备工作做得很不到位,途中所需的食物储备尤为不足。当然,再苦不能苦皇帝, 肯定得让咸丰吃饱,不但吃饱还要吃好。照常理,其次得让两位娘娘也吃饱吃好, 可是,身为此次扫墓活动后勤部长的肃顺毫无怜香惜玉之心,他只向皇帝一人的肚子负责。于是,出现了慈安、慈禧“不得食, 唯以豆乳充饭”的局面,这个局面整整持续了192 个小时。更可气的是,肃顺借着给万岁爷汇报战况的机会,与咸丰同进御膳,自己酒足饭饱,却对饿得奄奄一息的两位娘娘视若无睹。娘娘们哪受得了这个罪,立马向他下达改善伙食(“传取应用物件”)的懿旨,肃顺“抗违不遵”,硬是不给娘娘们改善生活。

 

拒不上菜的恶行严重损害了两位太后的身心健康,直令她们永生铭记,尤其是没什么心机的慈安,一瞅到肃大人的影子就怒形于色。眼见一向温和的正宫慈安都动了真怒,早已和肃顺在权力争夺上明争暗斗的慈禧马上和大姐组成了反肃党联合阵线,随后,慈禧加紧联系上已被咸丰猜忌而被踢出权力中心,孤零零留在京师的奕欣,一场政变在咸丰皇帝病重未死前就开始策划。

 

轻敌者的惨败

 

据满清皇族后裔溥雪斋自述,当时其祖父,亲近肃顺的老五淳亲王已经暗示有人要杀他。可是,肃顺竟说:“请杀、请杀!” 天大的事当成笑话听。

 

肃顺之所以如此轻敌,是因为在他看来,八大臣手中已经掌握了大权,最厉害的一点就是咸丰曾经说过经八大臣议定的事可以不经两宫太后批准。孰不知,那时的大清从朝廷到民间,所有人的焦点和希望是灵活、聪明、圆滑的“鬼子六”奕欣, 而不是他这个把人都得罪光了的“肃老六” 肃顺。

 

思想已被麻痹的肃顺昏招迭出,他大概认为湘军的曾国藩、淮军的李鸿章等人是自己提拔的,自己在兵权方面又拥有优势。可是,他竟忘记了“远水解不了近火” 的古训,结果被后党误导,以邀宠和解为目的卸任了上虞备用处和粘杆处这两个最重要的宫中差使,这两差使是管理内廷贴身侍卫的重要角色,其地位丝毫不逊于领侍卫内大臣!这样,肃顺等人在慈禧发动政变时,手中更无抵抗力量。

 

在回京途中,应变能力强的肃顺又被后党命令和另外七个顾命大臣分开走,中了分而制之的圈套。结果,特意被留在后列奉命护送咸丰灵柩的肃顺在密云与先到北京的肃党同时被捕。其他“肃党”,心虚的两宫太后没有大范围“捕治”,草草处理了十余人而已。比如,陈孚恩发配伊犁充军,穆荫发往军台效力,景寿、匡源等人被革职。两宫太后有旨,对其他与“肃党”有染人员,“宽大为念,不咎既往”, 朝臣也“毋须再以查办奸党等事纷纷陈请, 致启讦告诬陷之风”。

 

肃党的头子肃顺、载垣、端华(肃顺四哥)就没这么幸运了,两宫皇太后向天下发布了先帝顾命三大臣的暧昧罪名:“擅政阻皇太后垂帘,三人同罪,而肃顺擅坐御位,进内廷出入自由,擅用行宫御用器物, 传收应用物件,抗违不遵,并自请分见两宫皇太后,词气抑扬,意在构衅,其悖逆狂谬,较载垣、端华罪尤重。”怡亲王载垣、郑亲王端华都被迫自杀(在那个年代,不杀你,让你自杀,是一种优待、一种恩典, 叫做“加恩赐令自尽”)。中国人不喜欢死的时候身首异处,所以不砍头,而要你自杀是一种恩典。但从速死的效果上看, 砍头的痛苦却比较轻。

 

至于肃顺,慈禧和奕欣都痛恨他。万事开头难,反正已经破坏了“太后不得临朝听政”的祖宗家法,再破坏一次都无妨, 在北京菜市口刑场上,他们又一次违背大清宗室不得砍头处决的祖制,将肃顺斩首示众以泄愤。


 

改革家的下场

 

咸丰十一年九月,前顾命大臣之首肃顺被绑在牛车上押赴刑场,因为大家都为咸丰皇帝穿孝,肃顺也穿着一身白衣,脚穿布鞋,气氛凄凉。途中愤怒而狂喜的旗民一边高呼“肃老六,你也有今天”,一边捡起板砖泥巴扔向囚车,不一会儿,肃顺就“面目模糊不可辨”。但肃顺好汉到底, 死前一直大骂,直到临刑都不肯下跪,刽子手用铁锤打断他的腿后,才把这位国人皆曰可杀的改革家的头砍下来。

 

可巧的是,肃顺临死前大骂西太后必亡大清天下的恶毒诅咒,成为晚清最后四十年屈辱光景的预言。




ZVEN 精 选




本文摘自 《战争事典004》



维多利亚的秘密——英国王室一战秘史  

进击海洋——沙皇俄国海上力量发展史  

被遗忘的战争——记一战中的意大利战场  

晚清将帅志  

大唐西域之高昌绝唱(战争文学)


↓↓↓点击原文链接快速购买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战争事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