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0日是一年一次的世界难民日,一些组织及公知趁此机会鼓吹“中国应接收难民”。


联合国难民署就发了这么一条微博。



微博内容却很怪,向所有支持和关注难民的人们致敬没啥问题,可向难民致敬啥?难民缺吃少穿,最需要的不是致敬而是生活保障,向难民献爱心是对的,这致敬致得是哪门子?当难民难道是件很光彩的事吗?简直莫名其妙,不知所云。


微博中还顺手@了姚晨,姚晨难民又是何种联系呢?有网友拉出了早期南周采访姚晨的一篇报道,读者一看便知。



难民家毁国亡、流离失所,很可怜,也很值得同情。作为一个生活在和平国家的中国人,我们当然应该要体量难民的苦,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也应予以关注和支持,这都无可厚非。在这方面,过去些年中国政府做了很多工作,为正在遭受苦难的国家提供了大量人道主义援助。作为一个不侵略他国、不制造难民、不输出难民的“三不”国家,中国在自己还是发展中国家的情况下,中国政府及中国人民热心向国际难民提供的援助已属不易。别忘了,中国还有4300万贫困人口呢!解铃还须系铃人,美国发动战争制造出的几百万各国难民,本就应该美国去接收解决,这些鼓吹“中国应大量接受难民”的组织、个人居心何在?


也有网友对此事给出了比较详细的看法:


事实上我国在处理类似问题上的表现极其出色,但是还是希望大家能仔细读一下,毕竟堡垒都是从内部攻破的。


首先我们要清晰的知道接纳难民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难民根据《难民地位公约》有三个大的权利。禁止驱回,也就是说就算难民祖国停止了对他的迫害,接纳难民的国家也不能遣返他们。相同福利权,在社会福利和救济上难民可以享受和接收国国民一摸一样的待遇。便利入籍,接收国要给难民提供便利,方便他们加入接收国国籍成为国民。还有一个延伸的权利影响也很大,就是家庭团聚。在欧洲最常见的就是一个人获得难民权后政府出钱把他的几个老婆和孩子都接来,全民一起供养他们。


这里面最棘手的不是叙利亚难民,而是我们的近邻,缅甸的罗兴亚穆斯林。因为这批人是无国家者,一旦被他们登陆,就根本不存在驱回的可能。对外联系东突等多个暴恐组织,对内残杀本地佛教徒的罗兴亚人有多危险今天也都不需要科普了。但是你站在罗兴亚人的角度想一想,他们最希望去的地方是哪里?肯定是平均福利最高的地方,那在缅甸附近自然就是新加坡。几乎每年都会罗兴亚船民冲击新加坡希望靠岸的新闻。但是他们从来没有成功过,这些罗兴亚人最后多数被转移安置到了马来西亚和印尼。


有了马来西亚吃进这些罗兴亚人,新加坡自然就安全了。当然新家坡能够做到这些是因为背后有美国。同样的,罗兴亚人无法进入中国香港,是因为香港背后有中国在。


把所有的风险都强压给马来西亚人去承担,这对高度发达的新加坡来说是最好的选择。同样的,那些试图通过陆路前往美国的难民,也被哥斯达黎加沿途扣留。


这就是我们常说的外部防线,但是最关键的是其实是内部防线。


收留难民,最关键的问题就是谁出钱,谁来承担风险。在这个问题上联合国难民署其实在中国还是吃了大亏的。我们国家虽然在保留条款的基础下签订了难民地位公约,但是一直没有出台难民法。所以比如在中国的叙利亚难民只能向联合国难民署递交申请,由联合国难民署出钱安置,然后送到第三国,比如加拿大。这也就决定了联合国难民署受限经费问题无法在中国大量安置难民。对于那些需要我们帮助的受难者,我们国家也会及时伸出援手。比如时常就会有居住在中缅边境的人士进入中国临时避难,在战火结束后我国也会及时把他们送回。但是注意:罗兴亚穆斯林从未集体进入过中国避难,因为他们是无国籍者,一旦进入根本无法送回。虽然我国一直有民间团体在网上呼吁要接纳他们的“罗兴亚兄弟”,但是我国边防在这个问题上从未妥协过。


虽然联合国难民署联系明星和部分媒体时常进行大规模的宣传,但是在这个问题上我国主体方针从没有过任何改变,只是近期做了一个小的妥协,部分承担了临时安置在中国难民的教育费用。


那为什么我国有那么多的名人还在宣传要求中国正式去接纳难民呢?在这里我给大家看一个例子,这个马来女孩柯玉莉因为在18岁时建立民间组织帮助难民而在本月获得了英国女王颁发的“年轻领袖奖”。她是马来西亚唯一位获奖者。为什么她18岁时就有这样的觉悟和能力呢?其实我们国家也有,那些16,7岁暑假去德国难民营里帮助难民的中国高中生,当然不是因为国内已经没人需要帮助了,而是为了将来能够在美国能够申请上更好的大学。在马来西亚当然也有许多年轻时就热衷于帮助本地贫苦民众的少年,可是只有这一位帮助难民的少女获奖了,只有她,才是英女王认可的“青年领袖”。



大家认真看一看图二,记住这堵英国政府为了防止难民从法国偷渡前往英国申请难民而建起的高墙(Great Wall of Calais)。因为这是英国政府对自己本国人民的答案。



再来聊聊中国的难民他们是投奔联合国难民署,并不是中国。而且难民身份是联合国给的。都是想去西方富裕的第三国。或许因为地理原因,在中国的难民数量很少,大部分是本来就在中国,自己国家完了就不想回去了。联合国难民署给予难民身份的在200人以下,等待审核的还有几百人。



中国近几年来国力所有上升,联合国希望中国接收难民,一些在中国等待第三国接收的难民心思也开始向往留在中国飘。但有一点,中国在难民方面立法颇为“滞后”,这也是联合国难民署一直“着急的地方,中国没有难民法给予难民身份,意味着这些人只能去第三国或者回国。这些难民在找下家过程中不允许工作,在中国期间的费用由联合国承担,所以经济上联合国负担不起,客观上控制了在中国滞留的难民数量。


我们现在管理这些人用的是《出入境管理法》,也就是说当成普通外国人一样管理,虽然在联合国那身份是难民。


最后,希望某些无知的人,去给难民署做做公益也就算了,实在觉得难民可怜个人就多捐点钱给难民,这些也都说的过去。而有些人为一己虚名给那些国际组织当托,试图向中国“贩卖”难民的小心思,大家又不是不知道↓





(资料来源:占豪、平民王小石、新浪微博 sven_shi、 paingod)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海疆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