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曙摄影散文之569




雨中荷塘

 

 



      武义荷塘是我每年必去拍摄荷花的地方,有一种说不清的情结。

数十日的暴雨将今年的荷塘浇淋得一片狼藉,所有绽放的花朵在长期雨水的浸泡之下,有的蔫萎,有的凋零,更多的失去往年的那种艳丽与炫耀。让人打心底里感到惋惜和伤感,更着急的是当地的荷农,只见他们打着伞久久地站立在荷塘旁,一语不发,望着他们的背影便可以读出他们此时此刻的心境,那种揪心感和赌咒。

我伫立在荷塘畔,凝视着这片被暴雨摧残的荷花,感觉到每一朵的花都在落泪,泪珠顺着花瓣滴下,在宽大的荷叶上跳跃着滚动着滑落进荷塘之中,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

住在老百姓家中,期盼明天有个好天气,能够进入荷塘拍摄。凌晨三时被一声炸雷惊醒,瓢泼大雨如注,窗外那片荷花,被偌大的雨滴敲打得如同爆豆一般。趴在窗前望去,一片漆黑。我想起李商隐有名的诗句:“留得残荷听雨声”,此时此刻并非在秋殇之中残荷听雨,而应该的荷花含苞待放的旺季,却让人有如此感触,更加令人寂静、寥落、不带活气。

我记得《红楼梦》中黛玉说过,李商隐的诗她都不喜欢,只爱这一句“留得残荷听雨声”。身临其境便能体味林黛玉和李商隐的心境,那娇荷在风雨中的抗衡,就在眼前,就在耳畔。

天渐渐地亮了,一连下了四个时辰的大雨,依然没有一丝欲罢的兆头。透过莽莽的雨丝望去,西江水涨漫堤,江水遄急,浩浩荡荡,夹带在一堆堆的荷叶,败花,大量的水葫芦向下游滚滚而去,在那座村口的石拱桥下的拱洞中拥挤而过,发出令人寒战的轰鸣声。大水顷刻间漫进所有的荷塘,那荷花如同游泳一般,探着脑袋在激流中挣扎着,漂浮着,消殒着……

雨依然下着。


 

   2017/6/25






荷花之殇




暴雨敲窗





遥送荷花仙子而归





西江水涨





洪水中的漂浮




肆虐的雨水





被淹没的荷塘





雨打荷叶






一叶洒去千滴泪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王曙摄影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