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 + 明星创业公司,3000 + 行业人士齐聚全球人工智能与机器人峰会 GAIR 2017,一 同见证 AI 浪潮之巅!峰会抢票火热进行中。读者有专属送票活动哦,详情见文末!

阿里iDST又收获一名大将:亚马逊资深主任科学家任小枫。

在陆续囊入漆远、金榕、涂子沛、华先胜、任小枫等大牛后,从纸面上来看,iDST的人员配置已非常完整。

但随着内部变动,漆远已成为蚂蚁金服首席科学家;现iDST院长金榕也曾一度被调到天猫搜索部门;涂子沛在高调加入iDST不久后,退出了第一阵线,很少以阿里的身份对外发声。

在经历一系列波折后,现在的iDST虽然和马云、王坚最初的设想有些出入,但已经走上了属于自己独有的道路。

1

2014年,阿里巴巴在硅谷成立 iDST(数据科学与技术研究院),打那儿之后,马云在各个场合的演讲主题便从“互联网”改为“DT”。当所有人还沉浸在O2O时,马云却谈起了大数据,很是时髦。

在马云眼里,iDST于阿里,就像微软亚研和IDL,定位是侧重底层技术研究机构。如果把各业务部比喻成拼杀于战场上的江湖派,那么iDST则更像是学院风。

大数据一词,在那会儿还没有明确的定论,iDST的使命之一就是定义这个不确定性。

阿里巴巴集团CTO张建锋说到:过去18年来,阿里巴巴的商业做得太成功,掩盖了技术的光芒。而iDST的建立,则是让外界意识到阿里在技术上也有很强的竞争力。自此,iDST被戴上一顶要确立阿里未来数十年技术领先地位的帽子。

由王坚钦点的两大负责人的背景也奠定了iDST的基调:漆远和金榕。

漆远是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博士后,普渡大学计算机系和统计系终身教授,全球机器学习顶级会议ICML 2014 和 ICML2015主席,有着将近20年的机器学习研究经验。早在2005年就已在MIT开发大规模机器学习系统使,使用CPU集群并行分析人类基因组数据,解码生物基因组与基因调控网络。

王坚博士找到了还在实验室跑数据的漆远“阿里拥有海量的购物和支付数据,这些数据都是围绕“钱”产生,价值远高于其他数据。你如果来的话,建立超大规模机器学习平台这个伟大任务,就交给你”。

套路像极了乔布斯招募斯卡利的那句话,“你是想卖一辈子糖水,还是跟着我们改变世界?”

iDST的另一位负责人金榕,是美国密歇根州立大学终身教授。曾担任NIPS、SIGIR等顶级国际会议领域主席以及KDD、AAAI、IJCAI等顶级会议高级程序委员会委员,重点研究包括分布式信息检索、机器学习、多媒体数据处理与挖掘等。

其实王坚等人也有一些顾虑,让两个刚从高校出来的教授去带队,似乎还不是时候。

于是在2014年引入涂子沛,统筹整个iDST部门。iDST隶属于阿里云,涂子沛直接向王坚汇报。

CMU博士出身的涂子沛,赴美前曾在武警边防部队、政府部门工作10年,期间开发全国第一个反偷渡遣返信息管理系统,赴美后,先后担任美软件公司数据中心主任、亚太事务总监、首席研究员等职务。

涂子沛在阿里的经历跟吴军有些许相似,同是海归技术大牛、同是畅销书作者、同是副总裁职位,而且两者在阿里和腾讯的最终走向也颇有几分相像。有意思的是,涂子沛名片上的职位只写了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从未有过任何与iDST有关的职务。

三架马车体系成立后,在强大的号召力下,多位高级科学家陆续加盟,并在美国西雅图、硅谷、北京、杭州等地组建科学团队,推进前瞻性研究。

涂子沛曾回忆到,当时漆远带中国团队,金榕负责美国团队,而他主要负责商业和数据经济方面的研究。

然而,“确立阿里巴巴集团在未来数十年的领先地位”这一使命,在极其看重投资回报比的阿里团队中,发展轨迹逐渐开始偏离。

脱离业务线只做纯粹的基础技术研究,使得iDST上下的研究缺乏目的性,很多人也不知道自己的算法、模型要解决哪些具体问题。漆远向王坚提交的几千台服务器申请建立超大规模机器学习平台的方案也在讨论之后被公司否决。要知道,“建立超大规模机器学习平台”这一重大项目最初是王坚在吸引漆远加盟iDST的重要条件。

2

在这个尴尬的节点上,阿里进行了一次重大人事调整,原蚂蚁金服首席风险官胡晓明开始出任阿里云总裁。

胡晓明的来头与上述几位的画风颇为不同,虽然也是技术出身,但从中国建行和光大银行出来的胡晓明,商业嗅觉更加敏锐。在两家银行工作期间,其在个人金融业务、微小企业融资、网络信用体系等业务方面拥有丰富的经验。加入阿里后创建了阿里金融(基于大数据为小微企业提供信贷服务),被视为国内“互联网+”金融的早期雏形。

阿里云内部员工如此评价胡晓明,其中很重要的一个标签是“他是一个商人。”

商人领头,意味着隶属于阿里云的iDST的调性可能很难继续保持王坚的技术范儿初心。

果不其然,2015年7月,iDST的人马便进行调动,几位领导者相继被调入业务部门:漆远被调入蚂蚁金服;金榕调入淘宝天猫搜索部门;语音团队继续留在阿里云;而涂子沛在15年以后也很少以阿里的身份对外发声,个人介绍也默默改为前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和观数科技创始人。

这次重大调整的目的很有针对性,让这批研究和学术属性强的研究者去深入场景、接触业务线,而非只专注于积累未来的前沿技术。

调整时期,外界甚至一度流传出iDST解散的传闻。

3

余凯曾在雷锋网的一次专访中说到这样一句话“科学家一定要对商业和实际需求抱有充分的敬畏之心。”

可喜的是,被发配到金融和电商业务第一线的漆远和金榕,似乎并没有遇到很多科学家都会面临的“技术商业化”水土不服问题。

漆远去了蚂蚁金服后,包揽了6项阿里巴巴集团算法大奖(共16项),其中包括他曾在iDST一直想做但没能批准的超大规模机器学习平台。

金榕在技术落地中的表现也非常出色,他打趣到,自己和团队在天猫搜索部门的经历,犹如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虽然很苦,但真正体会到用技术去解决业务问题,比想象中复杂很多。2015年,金榕的团队拿到了集团CEO大奖,团队也扩展到了120人左右。

在经历了无数历练,以及建立起业务研究团队后,所有人打心底依旧惦记着曾经的iDST。

之后,集团CTO张建锋把此前拆分到各个业务部门的iDST,重新拼装起来,新任iDST负责人就是金榕。2016年阿里巴巴组织部大会中,王坚也不禁感慨到“iDST又回来了。”

当时阿里“重组”iDST的重要目标就是,让这些已经有了一定业务经验的研究员,一边搞研究,一边自己开创新业务,去赚钱。

不过另外一个问题也摆在了iDST面前,他们是继续隶属于阿里云还是独立?

在iDST核心骨干分散到各个业务部门时,留在阿里云的AI团队在闵万里的带领下开发了一些新的项目,包括广为人知的小Ai机器人。小Ai机器人在2016年3月份击败全球速记亚军,一个月后又成功预测出《我是歌手》的结果,马云也多次为其站台,名声大噪。

小Ai机器人在阿里云扮演的角色更像是一个吉祥物,让外界通过小Ai来了解他们的AI技术已经趋于成熟。在打响阿里云AI的名声之后,小Ai机器人也全面升级为ET机器人和面向企业的ET大脑,在医疗、工业、生产等领域输出AI方案。阿里ET更像是一个定制化的大数据平台,产品形态和IBM沃森有几分相似,而ET大脑的负责人闵万里此前也正是供职于IBM。

眼看阿里云已经建立起了属于自己的AI团队,这时候iDST的位置略显尴尬。

雷锋网曾发现,此前对外称作“阿里云iDST“在近一年统一改为“阿里iDST”。知情人士告诉雷锋网,iDST虽然表面上仍属于阿里云体系,但实际上已经属于独立状态,有着自己独立的技术团队和商业化业务体系。

选择切入哪些业务?便成了iDST从过往只考虑算法到现在也需思考商业化变现面临的问题。

于iDST而言,击破技术和商业之间的这堵厚墙,才能以另外一种方式“重生”。

4

2016年7月,微软亚洲研究院华先胜加入iDST,华先胜在业内名气不小:IEEE Fellow、ACM2015年度杰出科学家、MIT TR全球35位35岁以下的杰出青年创新人物。

在加入阿里初期,华先胜也并没有从事基础技术研究,而是直接去做基于电商业务的以图搜商品功能“拍立淘”,积累好业务经验后,在王坚的引导下,华先胜全权负责全新的城市大脑“城市之眼”项目。

与此同时,iDST也会对外接触企业,为后者定制一些视觉方案,进行商业化探索,并重力布局医疗影像等业务。

上个月,雷锋网记者在与华先胜的交谈中问到iDST未来将会在哪些前沿技术上做重点布局时,华先胜笑着说到“我先想想哪些技术能对外讲。智能交通中一些复杂问题将是我们未来重点攻克的难题,同时也会布局一些前沿的基础视觉技术,但目前一大问题是我们人手不够。”

华先胜这里透露了两个关键点,一是智能交通项目会是iDST未来的重头戏,二是他们急需要招人。

而就在昨日,亚马逊前资深主任科学家任小枫重磅加盟阿里巴巴iDST一事,正式对外公布,担任首席科学家和副院长,负责西雅图团队的搭建。

任小枫于2006年获得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博士学位,导师是计算机视觉领域内大名鼎鼎的Jitendra Malik教授。毕业后的任小枫便进入了芝加哥丰田汽车研究院,主要进行目标跟踪与人体跟踪、人脸检测与跟踪、图像分割、人体姿态分析、运动与光流研究。

2008年,进入英特尔西雅图实验室,从事做传感项目,以及计算机视觉在活动识别和监控、机器人技术和人机交互上的应用。在研究期间,和他人共同开创了计算机视觉的两个新方向:RGB-D感知和以自我为中心视觉,将目标识别,场景理解,目标位姿估计,边界检测做到了业界最好。并且构建了实时目标识别、场景理解、三维建模、增强现实和机器人传感的演示。

2013年进入亚马逊担任Amazon主任科学家,并负责无人零售店Amazon Go的项目。

这里会发现,任小枫过往的研究经验,与华先胜谈到的智慧交通项目非常匹配。而任小枫的加入,也会对iDST招揽人才起到很大作用。

同时作为Amazon Go的负责人,后续任小枫搭建阿里无人零售项目也不无可能。

任小枫在西雅图设厂的手段,跟俞栋在微软门口建立实验室如出一辙,都是冲着人才。亚马逊曾在2015年收购了华人留学生创办的CV公司Orbeus,两年后的今天,前Orbeus首席科学家夏威等人依然在亚马逊计算机视觉团队中,并且培养了一批优秀华人研究员。而这批华人研究员,无疑是任小枫的重点招募对象。

业务起势,人才招募有盼头。

对比过去三年的iDST,现在的他们是最好的iDST,技术、商业体系更加完整、成熟。

但与此同时,也是“最坏”时代的iDST。

iDST正在面临一场空前强烈的内部竞争,近期,阿里低调成立了人工智能实验室,由王刚带队。同期,马云也对外宣布了全新的NASA计划,NASA计划的设立与当时成立iDST的初衷有几分相似;而闵万里带领的ET大脑已展现出它强大的AI技术和商业能力;与此同时,各个业务部门也配备了AI团队。

兄弟之间短兵相接,作为最年长的iDST最终走向何方,就看金榕、华先胜、任小枫三人联手后能打出什么牌。

读者福利


6 月 26 日 5 张直减 650 优惠券免费领取,仅限「参会门票」


点击「阅读原文」立即领取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雷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