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于王石的万科时代过去了。


34年前,王石只身南下深圳,第二年创立了万科;34年后,66岁,他从万科退休。


2017年6月21日,这天一早,王石在自己的朋友圈发了一段长文:


“我在酝酿董事会换届时,已决定不再作为万科董事被提名。从当初我们放弃股权的那一刻起,万科就走上了混合所有制道路,成为一个集体的作品,成为我们共同的骄傲。”


▲ 网传王石朋友圈截图,配图是王石2003年攀登珠峰时郁亮专程来探望的合影,寓意深远。


“这次是王石主动让贤”,一位万科集团的人士称,在此前的近半年,他周转于世界各地,忙于慈善与赛艇。


从1988年出任改制后的万科董事长兼总经理,30年间万科已经成为中国房地产市场毫无争议的龙头公司,而王石也已经成为标杆性的企业家,正如他的好友秦朔讲的那样,在中国房地产业王石赢得了“他说第二,无人称首”的大哥大地位。


王石退位万科,但他的运动生涯才刚刚开始。

对于王石的“让贤”,万科第一大股东深圳地铁表示:“30多年来,万科在王石先生的带领下,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深圳地铁集团对此深表敬意并尊重王石先生的决定。同时,希望万科团队在郁亮先生的带领下,按照既定的战略和运营机制,持续领跑房地产行业,创造优秀业绩回报股东,回馈社会。”


谢幕:王石交棒郁亮


6月21日一早,万科公告新一届董事会候选名单,王石主动退出交棒郁亮。


公告称,公司于6月19日收到深圳地铁关于万科2016年度股东大会增加临时提案的函,提议增加董事会、监事会换届临时提案,拟提名郁亮、林茂德、肖民、陈贤军、孙盛典、王文金、张旭为第十八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候选人,提名康典、刘姝威、吴嘉宁、李强为第十八届董事会独立董事候选人,提名解冻、郑英为万科第九届监事会非职工代表监事候选人。     




从换届名单可以看出,非独立董事席位中,郁亮、王文金、张旭均为万科原董事或高管,林茂德、肖民、陈贤军来自深圳地铁集团。原万科人士、深圳地铁各占3席,监事会的2名候选人也是双方各占1席。


而在独立董事提名方面,深圳地铁增加的临时提案中的康典、刘姝威、吴嘉宁、李强全部为新面孔,如无其他股东提名,之前的张利平、罗君美、华生、海闻有可能全部卸任,万科独立董事或全部“换血”。


还剩最后一个悬念


有意思的是,通过这一提名名单可以看出,在非独立董事的提名人选中无宝能人选,无安邦人选。


宝能系能否进入万科新一届董事会颇具悬念,但根据此次换届提案名单看来,宝能系全部缺席,而根据相关规定,单独或者合计持有公司百分之三以上股份的股东,可以在股东大会召开十日前提出临时提案并书面提交董事会,董事会应当在收到提案后二日内通知其他股东;万科此次年度股东大会将于6月30日召开,这意味着,至今尚未提交提案的宝能系可能已放弃提名。


宝能何去何从,这应该也是最后的悬念。


没有提名董事的宝能何去何从?安信证券分析师对记者表示,宝能持有万科25.4%的股权,持股成本约16元,目前尚处于浮盈状态。此前恒大转让股权无论从价格和模式上都设立了隐形的标准,若以恒大的交易价格,宝能则有机会盈利退出。


当前,在万科的股东中,深圳地铁持股29.38%位列第一大股东,宝能持股25.40%退居老二,安邦以6.18%位居第三大股东,国信金鹏资管计划、招商德赢计划分别持有4.14%、2.98%,万科工会持股0.61%。


回首30年:王石的崛起和放弃


万科是中国地产行业的一个标杆,也是恒大和万达用尽全力所要追赶和超越的目标,现在这个距离在逐渐缩小。但是王健林和许家印成为不了王石,因为王石在过往岁月中某些人们很难理解的选择,导致他身上出现了一些特殊的印痕,这都是很难被复制的。


王石是在八十年代的深圳崛起的,他赶上了那个风起云涌的时代。而深圳是那场经济变革风暴中的中心漩涡城市,这是天时和地利的优势,这样的场景在后来的很多年里几乎没有被复制的可能。



在中国地产界,人们对“万科”二字耳熟能详,但对万科的前身,大家的记忆或许有些模糊了。


1984年9月,在深圳建设路1号,深圳现代科教仪器展销中心建立开张,王石任经理。这也是万科的前身,主要业务是从香港进货,向内地倒卖摄像机、投影机等教学器材。但是,王石创立并担任一把手的这家贸易企业几乎全部业务都要倚仗于名义上的母公司、当时在深圳的最大国有企业“深圳特区发展公司”。


通过一些杂七杂八的产品在一段时间内获得原始积累之后,万科开始做减法并专注于地产——这个选择决定了万科和王石共同的命运。


1987年12月1日,一场在深圳会堂举行的国土有偿使用权拍卖会进入了王石的视野,一家房地产公司以525万元的最高价获得了一块8588平方米土地的使用权。这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土地使用权的“第一拍”。


第二年,王石即亲自到场举牌,万科以当时2000万元的天价在深圳拍得威登别墅地块,正式进入房地产行业。


王石一直是做贸易起家的,他似乎从未涉及过工业制造。从他贩卖粮食和摄像器材的那一刻就决定了他注定要走和柳传志和张瑞敏不同的道路。幸运的是,这一群理想主义老青年最后殊途同归,都成为这个国家经济发展的推动力量和时代标杆。


王石的幸运之处在于,他生在了一个崛起的年代,并且选对了他的道路。


今天,王石主动让贤的举动,不禁让人回想起1988年,他主动放弃万科股权时的情形。在自传中王石回忆:


万科股票是在1988年12月28日公开发行的。1989年3月28日上午9点,深圳会堂,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第一届股东例会召开。


座无虚席。回答股东提问。一位股东站起来,手握话筒:“请问王石先生,您个人自己买了多少股票?”


我从西装内侧口袋里掏出一张认股权证,“我个人存款一共25000块钱,取出2万块钱买了万科股票。”台下一片热烈掌声和叫好声。


当晚第一届董事会上,我被推选为万科第一任董事长,董事会由王石、蔡顺成、刘元生等11人组成。


4100万股的股份中,万科职工股应得的股票约500万出头。这部分股票怎么分配呢?按照市府办公厅下发的股改文件,这部分股票只能有10%允许量化到个人名下,其余的由集体持有。


我明确了想法,放弃其中我应得的个人股份。


我放弃的想法基于三点:


一、社会价值取向。


“不患寡,患不均”是中国社会根深蒂固的传统观念,社会也向来有种仇富心态。个人突然有了钱,会把自己摆在一个极其不利的地位,尤其是像我如此爱出风头,天马行空独来独往,如果很有钱,弄不好会惹来杀身之祸。名利之间只能选择一项,或默不出声地赚钱,或两袖清风实现一番事业。我选择了后者。


二、讨嫌暴发户形象。


少年时代阅读了雨果、巴尔扎克、狄更斯、莎士比亚的作品,反感暴发户。当发现自己可能成为这一类人时,自然采取回避。


三、家族没有掌管财富的DNA。


我祖籍安徽,但从来没有回去过,股改过程中,专门翻阅了家乡堂弟邮寄来的族谱,上溯20代,农民世家,没有一代成为地主的,我没有信心对钱财妥善处置,传统农民有了钱做什么呢?修祠堂,娶小老婆,赌博。


我放弃个人股份的想法也征求了家人的意见。太太没有反对,她本来就没有指望王石发大财,半开玩笑地问我:“什么时候能住上别墅?”


我回答:“别墅会有的,别墅太早住进去会不得安宁。”


我放弃了,管理层也放弃。而且,管理层提议:将职工股成立一个基金,只要在万科的职员,新老都有享用权;由职工代表会产生出管理委员会的成员。资金用途:职员的福利,重点照顾1988年以前进入万科的职员的福利;另外的用于回馈社会,做公益活动。



开挂的人生!王石66年以来的人生经验


图片来源:DT财经(DTcaijign)


央视财经《遇见大咖》:跟拍王石半年 纪录中国企业家最真实的一面





21财闻汇综合自:每日经济新闻(nbdnews)、央视财经(cctvyscj)、腾讯财经(ID:financeapp)、DT财经(DTcaijign)、证券时报网(wwwstcncom)、DT财经(DTcaijign)、中欧商业评论等



©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编辑处理,图文皆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经理人分享”,一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智库。)

作者:佚名
来源:市场营销案例分析